当前位置: 首页 >> 2019年第六期 >> 正文

酒 驾

日期:2019-12-19 11:34

汤文华

从紫云庄园出来,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天上一轮斜月,几颗疏星。凉风习习,还挺舒服。王校长打了个饱嗝,一股酒味窜了出来。他抬手扇扇,吸了一下鼻子,有一点点酒味。紫云庄园在北原上,四周全是庄稼地,此时阒无人声。从这里往南到家,过两条街,大约七八公里路,原上从来没遇见过交警查酒驾,今天喝的也不多,不会遇见的吧。

打着车,缓缓驶出停车场。怎么这么黑呢?刚才在外面没觉着黑呀。王校长想了想,才恍然大悟:刚才停车场有灯光,现在行驶在两边都是玉米地的路上,没有路灯,而自己还没开车灯呢。开了车灯,王校长感叹了一句:老不中用喽。是啊,以前大学同学聚会,吃饭,唱歌,打牌,哪一次不是玩个通宵?可是年龄一上五十,就感觉熬不成夜了。这不,同学的孩子考上大学,今天搞庆祝,十几个人从下午六点吃饭一直吃到十点多,大家还没有散的意思。唱歌呢,年龄都上来了,经不起闹了,就直接开房打牌。王校长白天在学校忙了一天,为个开除学生的事和家长周旋扯皮,饭局时间也长,实在撑不住了,就想赶快回家安安静静睡觉。同学们劝他就在客房睡,散散酒气再回,他说没事,就喝了两杯啤酒。大家忙着打牌,他就溜了。

拐过一条街就快到家了,突然,王校长看见前方五十多米处的公路上设置了障碍,宽阔的四车道变成了两车道,公路上站着四五个交警。好意外好倒霉啊!王校长减慢车速,打量道路两边,没有岔路,也来不及掉头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开。喝得不多,测不出来吧。王校长的心怦怦直跳。要是测出来酒精含量超标,那麻烦可就大了。丢人、罚款、拘留不说,儿子研究生毕业正找工作呢,会不会连累儿子?

还没等王校长想出什么应对的辙,车已经到了交警跟前。一个年轻的警察做手势示意他停车。王校长停住车,按下车窗。

“您好,老师!”警察立正敬了一个礼。

“哦哦,你好。”他怎么知道我是老师?

“老师,请出示您的证件。”

“哦哦。”既然认识我,还看什么证件呢?

“老师,您不记得我了?我是郭涛。”

“哦哦。”郭涛是谁?

“老师,我是2015级七班的。那个……”郭涛不好意思再往下说了。

“哦哦……七班……”王校长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警察,突然想起来了,天啊,怎么是他?完了完了!这可是自己开除过的学生啊。前几天不是有个学生报复老师,把老师暴打一顿,还把视频发到网上羞辱老师吗?而那个老师只是曾经打过那个学生,自己可是把上到高二的郭涛赶出了学校。

“郭涛,你妈说你当兵去了,现在复员回来当警察了?”

“嗯。老师……您还是吹一下吧……”

看看,报复来了。王校长无奈,只好对着测试仪快速地吹了一下。

“还好。不过,老师以后喝了酒可千万别开车了。老师再见!”郭涛立正又给他敬了一个礼。

“好好好!再见!”王校长松了刹车,赶紧开车离开。

第二天到校,那个要被开除的学生的妈妈已经早早等在校门口了,王校长看见她眼睛浮肿,一脸愁容,没精打采。她一见王校长,就说:“王校长,我儿子不是歪草,他还有救……”王校长不说话,往办公室走,她就跟着进了办公室。王校长一改前一天的强硬,客气地让她坐,沏了一杯热茶递给她,沉默了一下,说:“您放心回家去吧,孩子我们暂时不开除了,再给他个机会。”

他看见学生的妈妈低下头,一滴泪滴在了杯中。

学生家长离开后,王校长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郭涛,在校时打架斗殴,逃学旷课,被他认定为一棵歪草,不会有好的未来。可是,他现在是一名警察。而自己作为老师,却酒后驾车,知法违法,不是一棵歪草又是什么?惭愧啊。王校长在心里默默发誓:今后,不再轻易开除一个学生。酒后,也再不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