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9年第四期 >> 正文

画乡古韵

日期:2019-09-10 14:36

画乡古韵

丽水是个充满活力又较低调的城市,在莲都区有个距今1500年的古镇,名曰古堰,人们把那里叫画乡。

由于地理环境相对闭塞,也因历史上较少受到战乱侵袭,未受到经济发展的冲击,村落原始形态保存完好,至今保持着历史发展的真实性和完整性,神秘的以宗族血缘关系为纽带的聚族而居的古村落鲜为人知。艺术家偏爱这种偏僻得如一幅尘封古画的古意、独特与自然,它融合了古代遗风和现代气息的地方,如墨色般的古韵,在那片大美之古地上像一块从一千年前放至今日的墨,弥漫至今,似乎还未完全化开……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一种远离城市喧嚣的秋韵、水韵、墨韵、气韵和古韵,还意外地欣赏到了瓷韵。

江南最惬意的季节是春、秋,十月的古堰留下了秋季最后的温柔,这里的秋风吹在身上,有种春天的感觉,每一抹都温暖而迷人,让景色在秋日里更显得静谧,似乎上天把最柔美的秋天给了这里。无论在哪儿,秋天的味道总是直指人心。这里风景柔美宁静,可让人尽情亲近大自然,真切感受生命的存在;一种既浪漫又清新自然的感觉,调和成此地独特的气息。

古镇依山傍水,阳光充足,河水温暖。没有公路,没有汽车,只有纵横密布的河网,仿佛与世隔绝的童话世界。来到古堰画乡,才知它并不是出过很多画家的地方,而是值得画家来这里画一画的地方。安静而舒服地走一走之后,坐下来写生,真是一种享受。眼前,随手一拍,都是风景,不用你刻意构图,只需实地取材。

一个人的人生,能做到少欲、勿贪、自足,的确很难,但是,这里的人很久以前就做到了。放到宇宙间去看,对静于一隅的村镇来说,就是舞台般的存在,它们原本就是美的,无需拿它们表现什么,也不需和什么地方去做比较,只需要留住这种美的存在。从理论上来说,万物都可变成黑洞,而且黑洞会因为辐射而逐渐萎缩变小,直至消失。但这个村镇一千多年依然在这里,保持着自己的安静原始,从未随波逐流而否定自己或改变自己。在这里,我在看到水墨画意境的同时,看到了古人的境界。我们所说的境界,实际上不就是一个系统的思想集成最终的表现吗?

乘船往河对岸走,风光依然旖旎,更有股浓重的中国水墨风格扑面而来,一幅浑然天成的立体水墨古画做了我们的背景,仿佛是董源的《龙宿郊民图》。石墨画成于五代,董源则是五代时期著名画家,尤擅长山水,他的作品多取材于江南实地,意境注重乡野间的生活气息,饶有情趣。来看过江南的山水和植被,感叹怎能不入董源的作品啊。后人称赞董源神品格高,无与比也。北宋沈括《图画歌》云:江南董源传巨然,淡墨轻岚为一体。既能作水墨意笔又长于青绿山水的董源,是情不自禁地要画出居人的生活图景,将此中透出的生命活力感染给无言的山水。

我眯起眼睛来,想象着那画动了起来,右边画面是山峦相叠,当视线往左移动时,空间顿时豁然开朗,沿着河水低平的流域,将视野带往既广且深的境界。细看另一方,可远眺村民的活动,河岸左边有二艘小船,船上的人正望向这边。且多湿笔,墨色的浓淡变化产生层次感。平峦缓坡,坡上高木成林,坡下溪流成河,渔者、渡客等星星点点,饶有生机。往更深处走,如入古画深景。千年前保留至今的古建筑群,老樟树,老房子,老桥头,构成了最有魅力的街景,村落空间变幻韵味有致,巷道、溪流、建筑,参差起伏,布局相宜。桥头有个古廊庭为木结构,砖墙维护。溪流从村北、村东经过村落在村南桥口汇聚。木雕、石雕、砖雕,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体现了古村落人居环境营造方面的杰出才能和成就。建筑色调朴素淡雅,古树老屋都以黑白灰为主色调,泼墨般的飘逸感不经意间透露出独特的古典写意之美,那古树、古桥头、古民居、古祠堂和留下无限神秘的贞节牌坊,都是画笔想到的地方,也极像一幅幅水墨画,层楼叠院,精致朴素,堂皇俊秀,古道厚重,古韵悠远,古色古香,透露出浓郁的古朴,悠闲与惬意,重笔与写意,华美而悠远。走在这样活动着的古景里,一不小心成了画中人。心想,怎样的走姿才不会破坏这古意的美呢?几乎挪动三五步,脚边就会撞到一个或几个画者,所以,脚步怎么也快不得的,就这样,一边赏景街一边看绘画者的画。

墙上除了岁月和雨水留下的痕迹,没有更多的色彩,简约的东西会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此地人似自古有水墨画情结,不愿被杂乱的色彩、结构、布局和构图所破坏。千载古樟如云般在空中弥漫,小河两边的树枝交叉在一起,树荫后面是高高的白色马头墙,檐口见长,雕梁画栋,与山水媲美,与古堰同秀。房子沿着绿树溪水,在阳光蓝天的映衬下,密密地缓缓地展开,无需刻意修饰,每一间每一角落,自有它独到的品味。

令人百看不厌的独特美景吸引着远方拿着画夹的人,我忽然明白了那些画者为什么可以直接在这里创作出佳品的缘由。建筑、街巷及周边环境都趋于古调和黑白化,自然带着水墨色调的效果,有些地方用了积墨一般,似乎一次用墨不够分量,才一年年地反复加强。

感受巷陌中的慢时光,体会当地人安静美好的生活,体会那眼光背后同于父母家人一样的普通百姓的淳厚神情,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不就是岁月静好,与你相随吗?

很久未读完过一本书,总是看到一半就放下,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心静下来的地方,曾不愿再穿过几个街区四处去寻找让自己满意的书房,后来决定在自家打造一个读书的角落,却又被隔壁租户的噪声装修声烦扰,总想什么时候暂别人群,去一个遥远又安静的地方,倾听大自然,唤醒自己的心,而在古堰,感觉可以随处随时静下来读书画画。 路两旁是上世纪中国传统民居建筑,挂着古色古香的灯笼,有一股自身的古朴淡远的馨香之气,且显出一种古朴的色调。小巷小院儿里的每一间小屋,都深藏着东方的精致,将自己和大自然完美融合。历史年年层层渲染的效果,画面上保持着一千年前第一遍水墨的原始痕迹,在凹进去的地方积墨更显厚重。淡墨透明,干净为主,似乎保持了笔与笔之间形成的水印,并与浓墨呼应对比,相互依托,同时保持它自有的特色。

千年古香樟树因木材上多有纹路,取大有文章意而得名。埠头古樟为大港头最大的一株,树龄有1300多年,胸径达近8,树冠覆盖而积超过500平方米,郁闭度75%以上。它们是大港头历史变迁的忠实守望者,茂密的树枝与树干似水墨画中墨最重的地方,把树下遮得严严实实,阳光透不下来。按理说,墨是寒色,由五墨构成的画应该有寒感,其调子是灰暗的。但眼前的水墨画又为何会使人有温感而不感觉它的调子灰暗呢?这是因为利用了空白来与黑的寒色相对比、相调和,因而使人有介于寒热之间的温感。好的烟墨并不是暗墨,江南的天然烟墨在这里简直是神来之笔。

每一抹朝阳或斜阳的移动,都让老樟树重新焕发着盎然充沛的生机。那层层叠叠向天空延伸的古樟树的树枝大翼擎天直入云霄,漫过了历史悠久的建筑物,樟香飘过山水之遥,飘进邻村居室。

街道是不走车的那种原始路,两旁呈现出浓浓的水墨韵味,古老的鹅卵石路,歪歪扭扭,疙疙瘩瘩,这路似乎就是用布鞋来轻走慢步的,皮鞋走急了定是会摔跤的。当我们沿着古溪从一棵棵千年樟树下走过时,一位拉二胡的老人,在一棵古树下,用他的琴声诉说着千年流传的故事。阳光暖融融地照着静静的街巷,空气里混合着桂花的气息,令人流连忘返。

如不能见到一个地方的晨昏,就不能见识到它真正的美。在清晨或黄昏,怀着温柔的心意,走在这青石板夹杂着鹅卵石的路上,那是一种难得的感受。到了晚间,又不肯放过对夜景的感受,吃过晚饭就来到街上。

华灯初上,迷茫的夜雾覆盖了周围的一切,以青石铺地的街巷,白墙青瓦的房子,桂花树、小桥都印在雾中,只有船上和房檐上的灯笼隐约可见,暗红色的灯笼,星星点点地闪着微光,把眼前的景色晃得像天上阁楼一般。现代人所穿的亮色衣着和热情似火的灯笼,为这里的秋天增添了一抹色彩。

暖黄的灯光为秋后阴冷的江南增添了温暖,家家户户窗户和门缝里露出的暖色灯光,静谧而温馨,映印在街面光亮的石板或水面上,泛着流光,令人看得见却又看得不很清晰,却把精致高雅的气质烘托得淋漓尽致,让人仿佛要进入仙境,那种美,入心。想捕获美丽的梦幻,河对岸的小船、芦苇,与对岸河畔的房子,两者交相辉映,构成最美的风景线,散发着迷人的魅力。迷人的夜色,闪烁着灵动的光,让人沉醉。放眼望去,飘飘渺渺,迷迷离离,犹如置身一片远离凡尘的梦幻天地中,与摄影师拍摄时非常难把握的那种光源杂乱的城市夜景完全不同。

大自然的造化太迷人了,这里的风景,带种水墨画的美感,有着水墨画明显的特征,有的地方似用了点染、擦、破墨、泼墨的技法一样,看得出浓墨、淡墨、干墨、湿墨、焦墨来,看得出黑、白、灰的层次,墨色浓淡不同,别有一番韵味,这韵味在国画里被称为墨韵。平视时,简直就是完整的墨水画作品,横向的全景式布局,像极了古画长卷。水墨画具有水乳交融、酣畅淋漓的艺术效果,江南多雨,多水,所以山体、墙体、树木皆多湿笔。水墨相调,出现干湿浓淡的层次。山体和墙体,如水墨和宣纸相融,产生洇湿渗透的特殊效果。由于水墨和宣纸的交融渗透,善于表现似像非像的物象特征,即意象,这种意象效果能使人产生丰富的遐想,符合中国绘画注重意境的审美理想。

水墨画是国画的代表,是中国汉族特色较强的一种绘画艺术形式,借助具有本民族特色的绘画工具和材料,表现具有意象和意境的绘画。水墨画是由水和墨经过调配水和墨的浓度所画出的画,水太多会烂掉,要做到淡墨润而不烂。我想,也许正因为当地人自古就懂得,所以一千多年来,都未对周围环境随意开发。画家绘画时常动脑子:积墨积在什么地方好呢?这就要向眼前的大自然学习,向古人学习,大自然中有更加奥妙的东西,它有时或能解答人类深度思考之后还不得解的东西。

水与墨,近处写实,远处抽象,色彩微妙,意境丰富,这些中国水墨画的特点,这景色里都有,江南的风和雨如神手神笔,将墨的神韵发挥到极致,同时还做到了和空白、浓墨的对接、呼应,天然造成黑、白、灰和谐的整体。淡墨里最忌混进红色,尤其脏水,不能作为淡墨用水。淡墨上置上淡颜色都会破坏它的性能,易发闷、显脏,失去透明感。这里与北方的黄土、黄河和高原的景色完全不同,这里雨水是细润而干净的,营造着江南阴雨、雾气、冰雪的气氛,妙不可言,正是发挥了此特长,在淡墨上积墨,只能一遍比一遍更重才好,墨色朗润,色感真实。意、识、灵,诗、书、画一体。千年的画面放在这里,在这里的先人也留下他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那些留下的空白处,就由走近的人自己去想去悟吧。

不知什么时候起,人们在非宣纸上创作水墨画成了潮流,衣服上,茶壶上,瓷器上,箱包上,从物理的角度,水墨画就是用毛笔蘸着墨和水的合成物,描绘在宣纸、绫、绢等织物上的一种绘画形式。没上过美术课的小姑娘在布包上画的各种小图,令人爱不释手,它们与小文艺家居用的手工布艺等小摆件放在一起,既有小资审美,又不乏亲民味道,给人一种慢生活的姿态。

在飞回西安的前一晚,我流连在那条走过多次的古街上,流连在戴望舒的诗句里,我记住了暖暖的灯光洒向中间街道的感觉,记住了今生在这里的邂逅。我流连在这飘着小雨的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没有撑着油纸伞,邂逅到了丁香一样芬芳的姑娘,却未看到愁怨、凄清、迷茫和彷徨。在这里,我邂逅了天下最美丽的秋天,邂逅了充满古意的水墨画般的风景,邂逅了在绝世美景里带着体温的清新瓷韵,即使只是惊鸿一瞥,也足以令人终身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