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9年第四期 >> 正文

风雪柳叶黄

日期:2019-09-10 14:33

风雪柳叶黄

张广林

清晨,时光轻轻掀开窗帘的那一瞬间,一股沁人肺腑的湿润便直直地涌来。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雪,这是古城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风是柔柔的那种,雪却似陕西北部盛产的小米粒子,只是小米是灿灿的黄色,而这雪粒子是洁白的。风中的雪粒摆出各式各样的曼妙姿势,随风起舞,飘然而落。两只眼睛忙不迭地捕捉着窗外的雪景图,看这些小精灵嬉戏,给这个冬日的清晨平添了些乐趣。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想到韩愈的诗,不过此情此景倒是应改为白雪惟嫌冬色孤,故穿庭树作飞花了吧。

雪粒依旧时紧时疏,不时调皮地飞进脖颈、眼帘,那瞬间丝丝的凉意却显得别致许多。沿着湖岸浅浅地踱着步,将自己的身体和心情赤裸在雪的天地。我像一个外人突然闯进了一个新奇的纯洁无瑕的世界,唯恐一不小心惊扰了眼前梦幻似的美景。湖面很安静,安静到似乎可以听到雪粒与湖水亲吻时的呢喃。眼前的景物被拉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帘,远处的景色便朦胧了。横卧湖面的廊桥,也比平日安静了许多。这种静谧倒显得虚幻而不真实,高楼廊桥成倒影,锦绣繁华总是空。眼前的景色是迷蒙的,竟给心情平添了一丝迷茫。是的,人进入耳顺之年,过去的一切已成为湖水中的倒影,影影绰绰,虚幻缥缈。

雪粒欢悦在空间,跳跃在草木丛中,凉丝丝的风漫不经心地拂过,那雪粒舞动的旋律便似芭蕾热舞了。

突然,湖堤之旁一排柳树映入眼帘。

风雪之中,柳树便孤独了些,恰似几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安静地坐在自己的领地,微笑着欣赏雪与寒风顽皮的嬉戏。那垂柳透出的眼神显得极诚恳、极朴素。此刻,更令我惊奇的是,风雪中的柳枝呈椭圆形下垂,柳条上的眉叶竟是橙黄尽染,呈现出黄灿灿的一片,由苍劲的枝头飘然垂下,如黄色瀑布般壮丽,又似巴黎青春女郎的那一头金发。想起古人的那首《鹊踏枝》: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尽展黄金缕。只是这黄叶既不是那种失水的枯黄,也不是春风柔情滋润下的鹅黄,历经岁月沧桑,这柳叶带给人的却是脱俗惊骇的美,厚重朴实的黄。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那是描写春天的柳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这是夏日的柳色。可这初冬时节的柳,本应是柳斜汀对野人窗,零落衰条傍晓江。霜风劲吹,枝断叶落,鸥鸟惊飞,满目凄惨。可是,面前已经进入暮时的柳树,寒风雪中却依然雅洁流霞,焕发着不可思议的炫目光彩。秋赏枫叶红似火,冬览柳眉黄如金,是否应成为游人梦寐追逐的美景了。

粗壮且呈铁青色的树干下,是园林工人种植的草坪,这草似兰花,又极像农家房前屋后栽培的韭叶,绿油油、齐刷刷的,为寒冷的冬日增添了暖色和景致。不时从枝头飘落一片片柳叶,那金黄的叶子悠悠荡荡,在坠入地面的那一刻,便被绿油油的草坪拥抱在怀中。放眼望去,这片偌大的草坪之上覆盖着一层耀眼的金黄,树冠与草坪呼应,相映成辉,甚是赏心悦目。洁白的雪粒在金黄色的身体上嬉戏着,玩累了、困了,最后将自己的身体化为一滴晶莹甘露,回馈草坪。

此情此景,不由得令人感叹季节的神奇之笔,为这风雪中的岸柳赋予了水墨画般的诗情画意,亦让焕发着时代特色的美景显露出了悠悠古典韵味。

从春天绽放出稚嫩,再到冬日的金黄,柳叶历经四季风雨,一路走来,也曾风流倜傥,婀娜娇柔,最后潇潇洒洒地牵着寒风的手回归大地,走完自己的一生。繁华归于沉寂,喧嚣没于宁静,面对生命即将消失,面对大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柳树坦然面对,为自己营造了肃穆庄严的仪式感,以这秀丽漂亮的面孔,向这个世界作最后的华美告别。满目金黄,华丽谢幕的告别,竟让人心底翻动起对柳树莫名的感动。

一夜春风梳媚俏,葱茏窗外影先到。

莫哀锦华随风皱,从此淡容不零凋。

是的,生命存在时,尽把快乐漾溢在心头,告别时,亦潇潇洒洒华丽凋谢,留给世上的最后一曲乐谱也应该是激扬与奋进,不容亵渎的尊严。这柳的成长过程大约与人生经历的少年、青年、壮年、老年一样吧。面对大自然生长、消亡的规律,柳树尚能如此淡定、坦然,我们人类呢?风雪中飘逸的柳枝拂动着我的心弦,勾起人无尽的想象。它在悄悄改变我对自然世界的认识、观念,更新我的视觉和思维。夕阳西下,当人生跨进暮年的门槛,我们就必须开始面对衰老的过程。爱恨浮云流水去,惊鸿月下半烛残。此情缘谢成追意,纵是枯荣也惘然。

有人说过:人生既然没有回程票,就应抖落一身尘埃,潇洒应对。是人都会老,但要有尊严地老,潇洒地老去,老出自己的精彩。一个人退出工作舞台,不是颓废的开始,是将走上更宽广的社会舞台。要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别讨人嫌。是的,如果你欣赏人生,你的人生便多了妩媚和灵动;如果你敬畏人生,你的人生就有了坚强与力量。面对风雪中的柳,作为人,是否应有柳树这般坚韧、豁达、明朗的生命观呢?

冬日的寒风还在吹着,欢悦的雪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这雪花好似柳絮脱胎的化身,纷纷扬扬,轻盈洒脱,要把这个世界装扮成粉妆玉砌的天地。放眼湖堤,已被晶莹的柳絮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洁白的地毯。

风雪之中,我也成了一棵挺立的柳,将自己融化到这晶莹剔透的美好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