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9年第四期 >> 正文

王邦俊的人生选择

日期:2019-09-10 14:27

王邦俊的人生选择

曾庆鹏

 

 

《鸣虫赋》是鄜州明代先贤王邦俊所著的一篇小赋。

文章一开始,作者对世间昆虫的生存智慧进行分析评说。得出,这些外表弱小的生命,之所以能够在严酷的世间存活,原由在于它们懂得顺时序以代谢”“温风而居壁兮”“讬穴处于幽深,所以能够将全身以远害兮

继而,文章进一步剖析,在这些弱小的昆虫身上,蕴含着更深一层的生命智慧,那就是羌与世其何求兮。它们欲望恬淡,得温饱而足已。正是因为欲望淡泊,索取极少,所以不为外物所伤害,能够世世代代繁衍生息不止。

文章写到这里,作者笔锋一转,想到自己仆本游子,抱剑辞亲,为了建功立业,离开亲人,服从朝廷调迁。翻越商州一带秦岭,越过黔楚之地,跋涉千山万水,从春天一直走到夏天,赶赴贵州上任,协助贵州总兵童无量平定播州杨应龙叛乱。而今,时光匆匆,已经进入秋季,想到远隔在千里之外年迈的父母,只能独自黯然伤心。

进而文章开始表达作者最为真切的所思所盼。作者写道:念薄躯之偃蹇兮,恒与世而多违。自己因为淡泊名利,与世俗不能够同流合污,因而仕途坎坷,在官场上境遇艰难窘迫。于是想辞官回乡,像庞公那样隐居鹿门山,或者像王阳那样辞官回家赡养父母,回到以前当山居平民的生活。

《鸣虫赋》通篇文辞优美,格调清幽,意象悠远,发人深思。抛开文章的艺术形式不论,王邦俊为何在这篇小赋中透露出淡泊名利的思想和对退隐生活的向往?这值得做一番探讨。

 

 

王邦俊生于1546年,鄜州下柳池村人,祖籍江宁,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市江宁区。其曾祖父王清当过神木县令,任职期满辞官,先定居于陕北保安县(今志丹县),后又带着家人迁往鄜州。其祖父王凤仪,字应韶,号乐舜。曾以贡生身份入国子监学习,后隐居鄜州柳池原,终生没有入仕。其父亲王澜,字汝观,曾任富平训导。曾经担任过四川参事的鄜州乡贤宋宜为其岳父。

王邦俊自幼聪慧过人,读书用功,过目不忘。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在他20岁时,就拜河西总兵冯友渔为师,习文练武。明朝万历元年(1573年),27岁时考取举人,来年,又考取进士,由此进入官场。起初担任四川重庆府推官,后来担任兵部职方司主事、武选司员外郎,湖广按察使司检事,辽东宁前兵备,广宁兵备,后因身患疾病,辞官回鄜州老家养病。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播州杨应龙叛乱,明神宗任命王邦俊为贵州兵备,令其协助贵州总兵童无量平叛。杨应龙被剿灭之后,王邦俊又被调任为昌平兵备,蓟镇总兵。后来,王邦俊官至顺天巡抚,山东巡抚,明都察院右监都御使。因年事已高辞官回乡,赋诗教子,70岁时病逝于鄜州家中。

明神宗在位48年,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任皇帝。以万历十五年(1587年)为界线,明神宗在之后的28年中不上朝处理政务。而王邦俊从万历二年(1574年)考取进士功名步入仕途,致仕后,病逝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可以看出,王邦俊进入官场的起止时间都在万历年间。

而要分析王邦俊在官场中的心态,为何淡泊名利、向往退隐生活,我们首先需要查看一下万历年间的社会现实。

 

 

1573年,10岁的明神宗朱翊钧即位,次年改元万历,明朝使用万历这个年号一共48年,是明朝使用时间最长的年号。明神宗的老师就是在中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改革家、政治家张居正。

明神宗即位之后,任用张居正担任首辅大臣。当时神宗年幼,张居正得到当时摄政的神宗生母李太后的完全信任,一切军政大事均由他主持裁决。

1573年,张居正推行考成法,加强对官员的考评,提高了各衙门的办事效率,使中央到地方政令畅通,并裁减了大量的庸官冗员,整理了全国的税收,增加了国库收入。

1581年,为了进一步增加明朝政府的财政收入,张居正下令在全国推行一条鞭法,把原来的田赋、徭役和杂税合并起来,折成银两,分摊到田亩上,按田亩多少收税。因为实施这一改革的前提是需要清查土地,所以一条鞭法实行不久因遭大地主的阻挠而停止了。然而改用银两收税的办法却保留了下来。

万历十年(1582年),张居正因病去世。反对改革的官僚纷纷起来攻击诬陷张居正。于是明神宗下诏追夺了张居正的封号和谥号,还查抄张家。改革被废止,朝廷又一天天地走向没落。

张居正死后,明朝朝廷中激烈的党争愈演愈烈。

万历三十三年(1605),被罢官的吏部郎中顾宪成回到家乡无锡后,与高攀龙等讲学于东林书院,讽议时政,要求改良政治,得到在野及部分在朝士大夫的呼应,形成了一种颇有影响的政治势力,被称为东林党。

在顾宪成罢官同年,浙江宁波人沈一贯入阁成为大学士,几年后任首辅,他纠集在京的浙江籍官僚,结成东林党的反对派,被称作浙党。此外,朝中官僚组成的东林党的反对派还有齐党”“楚党,以及宣党”“昆党等,也都是以地缘关系结成的党派。浙党势力最大,齐党、楚党皆依附于它。这些政治势力联合起来攻击东林党,东林党与他们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宦官魏忠贤得势后,齐楚浙党大多投靠其门下,形成阉党,怂恿魏忠贤残酷镇压东林党人,编造黑名单《点将录》《天鉴录》《同志录》等,兴起党狱,企图将东林党人一网打尽。崇祯即位后,虽除掉魏忠贤,但阉党势力仍存于朝中,继续排斥东林党人,直至明亡。

以万历十五年(1587年)为界线,明神宗有28年不上朝。不上朝的主要原因是皇权与文官制度发生了剧烈冲突,皇权受到压抑,明神宗用消极方式对抗。但万历皇帝依然处理国家大小事务,处理了像援朝作战、平定蒙古鞑靼部哱拜叛乱、平定杨应龙叛乱等重大国事。

可以看出,王邦俊身处的时代,正是明朝社会的剧烈变革时期,社会各种矛盾与问题凸现。再加之官场盛行派系斗争,相互压轧,人的生死荣辱变幻无常,一个文人选择在这样的时代出仕,的确需要勇气和智慧。他不可能不考虑在官场上如何自我保全,如何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如何自我保全,自古以来,莫过于寡欲,即将自身的物欲压缩到极致,不与人争名夺利。翻开史册,王邦俊的这一心态还是能够找到渊源。

 

 

王邦俊出生在封建社会的官宦家庭和知识分子家庭,他的家庭背景决定了他自幼受到了良好的儒家思想教育。

在其所著《先太父乐舜公传》一文中,王邦俊对祖父王凤仪进行了描述。文章中写到,祖父从国子监学习归来,隐居鄜州柳池原,打造了务农所用的锄头,并言十二锄傲王侯,岂能为折腰吏邪?传达出一种隐居山林、安贫乐道、淡泊名利的思想。其岁丰贮粟,饥则散食贫者;丰则收之,有不偿者不问也。”“遇亲友欲具馔(做上好的饭菜),即辞,起不少留。亲友待以常食(家常饭),即留,欢甚。家中无完衣丽饰,庐舍不蔽风雨,充然有余乐也。

从以上文字可以看出,王凤仪隐居乡间,宽宏大度,正直豪爽,乐善好施,同时生活上崇尚俭朴。这样的家庭环境必然会对年幼之时的王邦俊产生深刻的影响,并影响到他一生从政的思想。

 

 

分析王邦俊的仕途经历,大体也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从他考中进士入仕到参与平定杨应龙叛乱之前为第一阶段。这个阶段大概有二十五年之久。从1599年参与平叛到十余年后辞官回乡为第二阶段。这个阶段大概有十六七年时间。

王邦俊在开始入仕的头二十几年中,经历了多个岗位的锻炼,积累了丰富的从政经验。

考中进士后,他被外放地方做官,担任重庆府推官。这个官职在明代属于知府的副手,掌管刑事裁判和辖区内官员的考核,为正七品。

之后,他被调回京师,担任兵部职方司主事,后担任武选司员外郎。武选司负责武将的推选,职责重要,是当时的肥差。但员外郎品衔低,为武选司郎中的副手,为从六品。

后来王邦俊外放担任湖广按察使司检事,协助按察使、按察副使掌管一省之监察与司法。按察使为正三品,按察副使为正四品,检事职位大概在正五品左右。

由于能力突出,王邦俊又先后担任辽东宁前兵备,广宁兵备。

期间,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十余年后,王邦俊可能累了、疲倦了,身体上的疾病也不期而至,于是他托病辞官回乡。养病期间,于1585年,编纂了首部《鄜州志》,并作序。

1599年,应该是王邦俊命运的转折点。这一年,他被万历皇帝钦点,担任贵州兵备,协助总兵童无量平叛。此时,王邦俊已经53岁,他的老母亲已经93岁,风烛残年。王邦俊以需要在家赡养母亲为由不想去赴任,但明神宗不答应,于是,他只好拖着年过半百的身躯,越秦岭,穿过黔楚之地,赶赴贵州上任。

四百多年之后,我们无法想象平定播州杨应龙叛乱的战争如何残酷。只是从史料上得知,这次平叛,万历皇帝调集了二十万军队,由兵部侍郎、总督湖广、川、贵军务,兼四川巡抚的李化龙统一指挥。战争从15995月打响,1600年阴历66日攻破杨应龙大本营海龙囤,杨应龙自焚身死。宣告了杨氏割据播州、传位29代、于724年建立的800多年的世袭统治彻底终结。

王邦俊参与了平定叛乱的战争。这或许是他一生中唯一经历过的一场战争。决战之前,他的部队驻扎在河渡关,在一个静寂的夜晚,王邦俊听到了来自四周的虫鸣之声,于是感悟到了这些弱小生命的生存智慧,加之对自己的漂泊不定的宦海生涯有所感慨,于是成就了那篇文辞精美的《鸣虫赋》。比较王邦俊与九十多年前被贬入黔的王阳明感悟,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那么,王邦俊在赋中通过鸣虫流露心声,顺时序以代谢,顺应人性,顺应生活,不刻意求显达,淡泊名利,与王学阳明宣扬心外无物”“知行合一”“致良知似有相通之处。参考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理念,王邦俊确是每做一件事情,都要知行合一,都从事上练,都是在修行。

 

 

平叛结束后,万历皇帝赏赐功臣,王邦俊被任命为昌平兵备,这应该是他一生的辉煌时期。

昌平,为明代护卫京师的军事重镇。管理黄花镇、居庸关、横岭城三路、监督副参等官。并分管昌平州、怀柔县、顺义县、长陵等九陵卫,及延庆、营州左屯二卫,奠靖、镇边、渤海、白羊四所,兼管兵马钱粮、屯田等事务。据《鄜州志》记载,昌平的九陵卫,都由宦官子弟驻守。他们相互勾结,作威作福。王邦俊到任后,严明法纪,不交结权贵,同时严于自律,因此引起这些权贵势力的不满和嫉恨。他们想找机会诬告王邦俊,但是阴谋都未能得逞。据鄜州任于峤所著《王中丞传》中记载,王邦俊在昌平任职期间冰蘗自矢(即饮冰水,吃青菜),生活得十分清苦,但是他也避开了心怀叵测之徒的伺机陷害。

在昌平担任兵备7年,王邦俊因功勋卓著,又调往蓟镇任职。

蓟镇,今名蓟县,为明九边中最为重要的重镇之一。蓟镇之重,首先在于它的地理位置,从东、西、北三个方面包围着京城。号称京师西大门的居庸关距京城只有五十余公里,有京城铁门之称的古北口也只有百余公里。加之蓟镇地区由塞外越边而入的河流很多,形成的关隘密集。在两千华里的防线上,大小隘口一百九十余处,重要的关隘也有四十余处,历来是兵家必争的险关要塞。蓟镇官兵人员定额,永乐时期初定为85006人,到万历初实有数增加到124206人。马匹蓟镇初定是21830匹,万历初增至40222匹。从军队人员数量和战马数量上来看,王邦俊此时已被万历皇帝所倚重,成为当时戍边的第一重臣。

到蓟镇任职之后,王邦俊革除弊政,惩治腐败,严厉打击贪官污吏和不法将领。同时严于律己,廉洁奉公,不准许部属收受贿赂和礼品。在他的任期内,地方州县安定,人民安居乐业。当有人提醒王邦俊再想高升,必须按照潜规则办事,拿出金钱跑官要官(《王中丞传》:以监司升巡抚者必馈谢当路,有常规)。王邦俊此时却口袋空空(《王中丞传》:公囊橐萧然),说:难道要我去盘剥军民自肥,而去把官做大?我不能那样去做(《王中丞传》:位容以贿固邪?)

后来,王邦俊官至顺天巡抚,山东巡抚,都察院右监都御史,为正二品封疆大吏。《王中丞传》说他崇德尚俭,一念不苟,尤娴于戎政。凡举措,事事有法,人不能及。又说他尚志节,好经史,口不言财货。王邦俊一生高风亮节,为官爱民如子,告老还乡时,当地军民跪卧路面,不忍让他离去。

回到鄜州老家,王邦俊身无长物,在鄜州城外郭家庄修建了别墅,赋诗教子,过着恬淡的生活,后因病去世。留《诗集》一卷,《征南草》一卷。其传世最为人们熟知的一首古诗为《谷口春桃》:

 

清流一曲泛桃花,

山外茅檐四五家。

一自避秦逃世去,

闲居终日卧烟霞。

 

从播州平叛开始,53岁的王邦俊人生有了巨大的转折,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十几年,他的治国救世才能得到淋漓尽致地展现。

 

 

王邦俊是幸运的。

在万历年间,他是如何避开激烈的政治斗争与派系斗争,升迁至高位,从而使自己的才华有用武之地,造福于国家与百姓,这些都无正史详细记载,无处可查询。但是从《鸣虫赋》一文中可以看出端倪,那就是在王邦俊内心深处,一直埋藏着淡泊名利的出世思想,正是有了这样一种生存的价值观,所以他在为官期间,力求做到清正廉洁、不贪不占、克己奉公,使自己一直站立在道德的制高点。羌与世其何求兮,所以能够将全身以远害兮

文为心声,从《鸣虫赋》一文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王邦俊有着怎样的人生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