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8年第六期 >> 正文

评 职 称

日期:2018-12-10 10:42


谢 玲



今天又是周末,下午放学时间,希望小学的班主任老师把学生慌忙送出校园,赶紧来到学校五楼会议室参加每周一次的例会。九月初的天气还有些余热,刚上楼的老师不免有些喘气急促,各自找到位置坐下,抓紧时间唠上几句闲嗑。这时,只见正校长钱校长领着四个副校长陆续走上台坐下,钱校长拿起话筒说:“现在开会,大家肃静。”

顿时,会场静下来。钱校长说:“今天传达一个文件,也就是我们每年一次定职称的事。”会场当时就静下来,职称牵动着每个人的神经。

“下面我公布今年我校上级给的名额。中学高级仍然一名,小学高级三名……”。

希望小学是2006年企业学校通过整改刚并入市政的学校,以前小学没有晋升中学高级的说法,职称到小学高级就是顶峰。通过并轨,有新改制。去年,我校有一名中学高级指标,那是我们的大校长钱校长定的,下面那自然是按位置排号。

希望小学有老师近百名,四十岁以上的人基本都是小学高级职称。学校有一半的老师都够申报的条件,但是,有谁能去申报呢?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从上往下排号。

钱校长最后说,大家够条件的踊跃报名,按细则评分,大家投票,谁分数多报谁。

希望小学这次申报的老师有三名,分别是希望小学的三位副校长。第一副校长是马波,管希望小学全面教学工作,第二副校长李婷,管班主任教学工作,第三副校长刘春辉,管科任老师的教学工作。三位副校长各有分工,配合默契,平时工作都很认真。

三位副校长都想争到这个名额,各自都做好了填表的准备。但是只有一个名额,两名得落选,这是结果。怎么办?一场无声的暗斗开始。

马波副校长想,这次定级排号也应该是我。凭工作我是抓全面教学工作的,我的工作任务最重,全校的教学工作是我安排,我检查,哪里有问题我都亲自到现场解决。论证书,我也不比她们两个少。从哪方面我都占优势,我现在的任务就是等着好好填表,没问题。

李婷副校长想,我的竞争对手是马波,我在她的后面,我和她比哪都不差,就是排名我在她的后面。我也有机会,如果我的选票要比她多,那有可能这个名额就是我的。我要做积极的努力,争取得到这个指标。李婷对自己实现这个目标定了三步计划:一是首先把自己的材料准备好;二是把钱校长这关疏通好,校长是起决定作用的人。三是要把人际关系疏通好,选票一定要比马波多,她想好计划就着手实施。

于是,李婷积极做准备。她先把所有参加评比的证书,能说明自己工作业绩的资料做认真整理。然后开始核算分数,这些做完之后,第一步任务完成,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

晚上,李婷回家和老公商量,怎样才能通过钱校长这关,叫钱校长同意报我。老公说:“现在办事什么也不如钱实惠,给校长拿点钱,叫她上下给打点一下不就有希望了。你赶紧去银行取两个数,我们买点水果送去,说说我们的想法,我想报谁都是报,对她有好处,怎么能不报呢?”老公温和地说。

老公的一席话说得李婷心花怒放,感动得李婷不得不到老公的脸上亲两口:“还是我老公最懂我的心啊!”然后马上按照老公的指点去银行取钱。回到家,老公开着车,带着李婷到超市,买了几盒像样的礼品就直奔钱校长家。

钱校长家住在市区中心,家住七楼,是带阁楼那种,正楼面积一百四十多平,加上顶楼是白送的面积,也比这层不少多少。李婷两口子来到门前敲门。钱校长听到敲门声,应声前来开门。钱校长温情地把门打开,笑吟吟地说:“快请进。”并以手势示意。

钱校长是希望小学归市政以后新调来的。今年35岁,年轻漂亮,个头不高,皮肤粉红细嫩,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特别有神,俗称是这个市的美女校长。

李婷两口子一进门,哇,家里铮明瓦亮,一棵高大的金钱树映入眼帘,家里显得春意盎然。钱校长把两位客人让到客厅沙发就坐,然后端出两杯绿茶,寒暄之后,李婷说:“钱校长,这次咱们学校定特高,你看我能定上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一次机会,你看我的工作干得不算好,但也没出什么问题。我今天来就是想求你帮帮我,为我想个办法,怎样才能把这个指标拿到手?”说着,李婷从自带的小手提包里拿出用银行纸袋装着的两捆钱,放在茶桌上,接着说:“钱校长,咱学校就一个指标,你也不容易,还有上头的打点,我就这点意思,你替我活动一下,让我争取定上,下次国家还不知道有什么变化呢。”李婷细声细气地说。

钱校长看着这摞钱说:“我这关能过,还有上头领导要批呢。你先把材料准备充足,我想你的软件不比马波差,就看你选票多少。选票不够半数也不行,你们三个谁打分多,这个指标就是谁的,你要有充分的准备才行。”钱校长认真地说。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争取得到最高分。”说完,李婷起身和钱校长告别,领着爱人回家,做下一步的准备。



李婷坐在车里和老公商量着,老公说:“你们校长挺好,还提示你最有竞争力的方面,你回家赶紧行动,后天就是周一,你要马上行动,就在明天把事办完,一会儿回家就给和你要好的老师们打电话,明天早上是星期天,就在你们学校的转盘道集合,我租个大面包车去接他们,到最好的休闲山庄去玩一天,让他们玩个痛快。吃饭的时候说叫他们在投票的时候帮个忙,看怎么样?我给你拿一个数,你看老公支持你不?全力以赴。”老公慷慨地说。

“哎呀,老公你真好!真给力!”

李婷就在车里打开通讯录,给和她年纪相仿的关系比较好的同志打电话,告诉明天她请客,早上八点在转盘道大医院门口集合,有什么事一定让开这个时间,不能缺席。电话从晚上七点半打到快九点才算完。

李婷电话打得很顺利,而老公在另一个屋也开始联系中客,明天早七点准时提车,到地点去接,车费是一百元。

第二天清早,李婷的老公早早起床,领着李婷来到面包车车库,领车去棉市的兴旺小区转盘道,静候在指定地点。

到了地方,李婷从车上下来,等候陆续前来的同志们。今天李婷围着红纱巾,穿着墨绿色的羊绒大衣,黑色小高跟皮鞋,看她今天的神采就像当年办喜事一样喜滋滋地合不拢嘴。等来的人差不多了,她一看名单还差两个。李婷拿起电话打过去,才知道人家家里有事不能来了。

李婷和司机说:“开车吧,人来全了。”今天准时来的就有三十位,车一溜风似的来到本市最有名的休闲大厦门前停下。

这个大厦是洗浴、餐饮、娱乐、植物园、客房一体的娱乐场所。李婷领着同志们首先奔向洗浴的地方,同志们从洗浴出来又去汗蒸浴,最后去植物园。时间过得很快,说话来到中午。李婷召集大家来到饭厅准备开餐,一共摆了三桌。

李婷来到桌前,举起酒杯讲开场白:“好姐妹们,大家中午好!今天设下薄酒素菜和大家相聚此处,我要提三杯酒:第一杯,感谢大家多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只要我分给大家不论多难的工作,大家都能克服困难保质保量地完成,叫我放心,我表示感谢。我敬大家一杯,我先干。”李婷举起一杯啤酒一气喝下。

大家看到李副校长这样爽快,也都举起自己的酒杯一扬脖全部喝光。然后,大家拿起筷子吃菜,气氛热烈起来,大家互相说着。

大家吃了一会儿,李婷这时又从桌前站起来说:“这第二杯酒我要感谢今天大家在百忙中前来参加我的酒会。我无比感激,我再干一杯!”李婷说完,一扬脖把酒全部喝光。控一下杯子给大家看看,大家也跟着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纷纷落座。

李婷高声地让大家吃菜,手里不停地转着桌子的转盘,让着大家。

大家热议一会儿,吃两口菜。李婷又站起来开始提第三杯酒。“这第三杯酒,我今天还要麻烦大家,上周五开会不是公布定职称开始,下周五就要投票吗,但是咱们学校可就一个指标。希望今天来的好姐妹们能伸出你宝贵的小手给我投一票。我平时对大家有不周到的地方,大家多包涵,我能否评上,就靠大家鼎力相助了!先让我在这里说声谢谢!并且还有一个附加条件,今天来的姐妹你们回去每个人再找一个今天没来的、和你们关系最好的同志一起帮我投一票。这就是我今天给你们留的作业。在酒桌上就找好你的对象,不要找重复了。”李婷说完把酒又干了。接着各桌老师全部干杯。

“下面给大家每人发一张小纸条,小纸条上先写上你的名字,然后再写上你要找的人的名字,免得有找重复的。有重复的我们及时改过来。”李婷说完,三桌就各有一个代表出来,到李婷这里拿纸条传下去。

纸条发得很快,两分钟功夫就收上来,一看真有三个老师选的人重复,然后三个人在一起商量改过来。

酒桌成了秘密会场,李婷几盅酒下肚,脸上稍有红晕,挨桌向同志们道谢,告诉明天到学校不要提这件事,只完成今天的“作业”就行,到周五开会时领着自己的“朋友”一起给李婷投票就行。

李婷的任务基本完成,饭也到随意的时候。下面是大家反过来给李婷敬酒,大家说着家常,唠得很热乎。最后李婷看吃得差不多了,就说大家喜欢麻将的我在那边租了房间,可以去那里玩;喜欢看剧的就去戏房;喜欢赏景的就去植物园;如果想回家,和我打招呼,我家老公开车送。不过走时都要告诉我一声,看不到我打电话。

李婷说完,大家开始自由活动。有的几个人一伙去植物园看花,说看完自己回家,不用送;有的说直接回家;爱玩麻将的玩到晚上九点才散,近的自己走,远的送回家。这天,李婷两口子到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第二天下午,李婷像没事似的到各个办公室走了一圈,凡是昨天吃饭的老师,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向李婷副校长汇报已经顺利完成“作业”了。有打电话的,有见面使眼色的,有打手势的,有办公室没有别人就直接说的。李婷一圈下来,感到很高兴,事情发展得很顺利,并且还没有听说马波的活动迹象。

日子过得飞快,周五很快来到,例会照常进行,大家听到放学的铃声,各自把手中的活放下,赶紧来到五楼会议室,等着开会。

今天老师们的脚步都很快,平时在家休息的老师今天也来了。会场很静,钱校长早早来到台上,坐在话筒前静候。开会铃声一响,钱校长马上说:“现在开始开会。今天主要把定职称选票的事完成,评出人选,下周交表。”钱校长看一眼台下的老师,接着说:“下面开始点名,把选票发下去。”

钱校长话音刚落,黄主任开始点名,当时向钱校长汇报今天到会86人。钱校长说,发票。每张选票上只能在一个人的名字后面打勾,不能多选,否则无效。

黄主任和孙主任开始发票。五分钟的时间,票就收齐。钱校长说:“黄主任来黑板前划票,孙主任唱票。”钱校长说完退下。

黄主任来到黑板前,按着平时三位校长名字的顺序把名字写好。然后听孙主任念一个名,黄主任就在名字后面写一笔,几分钟功夫,唱票完毕,李婷65票,刘春辉12票,马波9票。



唱票结果,李婷副校长略带得意。刘春辉呢无所谓,她这次只属于参与,心里想法不那么强烈,可以等下次,排号下次有希望。而马波就不然,她对这次选票是有足够信心的,因她还是第一副校长。老师们按名次也得先投她的票,她占领先地位,但选票结果却是这样。她有点懵,怎么会这样呢?论平时的人际关系,她和同志们没有什么亲密关系,但也没有仇恨,难道自己在同志们心中就是这样吗?

马波的情绪有从天上掉到深渊里的感觉。她晕了,对于她来讲,这哪里是投票呀,这分明是对副校长的一次新选举,对我们三个管教学的副校长的重新认识。她茫然、糊涂、不知所措。头晕得厉害,最后听到钱校长说散会,她也不知是怎么走出会议室的。

马波回到办公室,拿起自己的兜子,走出办公室不知多长时间走到了家。泪水模糊双眼,心里堵得透不过气来。这次选票对她的打击可以说是当头一棒。她不知所措到这种程度。马波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妈妈张珍。张珍是希望小学的一名退休老教师。一米七十多的大个,浓眉大眼的,说话很干脆。当她听到女儿的哭诉,她马上来到女儿家,问明情况,周一清早就打车去了希望小学。

马波的妈妈来到希望小学,直接闯入钱校长办公室,说:“我家马波每天那样跟着你工作,你为什么不主持公道?她们不择手段请客拉票你都不管。评职称不论工作表现论关系,给好处就没有原则!”马波的妈妈拍着桌子跟钱校长大声吵。

“定职称走的是上级规定的程序,我有什么办法。每一项要评分,谁分多谁就胜。这也不是我定的制度。”钱校长厉声说。

“什么也别说,这就是钱闹的鬼,谁不知道呀,有钱能使鬼推磨。谁不见钱眼开。”张珍说。

“谁收钱了?你别污蔑我,你这样不讲理,我没什么和你说的。你愿意去哪告就去哪。”说着,钱校长就往外赶张珍。

马波的妈妈从希望小学出来,径直朝着平安区教育局走去,找到教育局局长,张珍气势汹汹地向局长汇报了希望小学评职称拉选票的全部经过。

女局长很和蔼地说:“张老师别生气,都是你的晚辈,做事有不妥的地方,我可以教育他们。我会就你汇报的情况找钱校长谈的。别生气,回去吧。”局长安慰马波妈妈几句,把她送出办公室。

马波妈妈走后,局长拿起电话找钱校长,把刚才张珍来的事向钱校长说了一遍。并狠狠批评钱校长,要钱校长主持正义,否则会影响学校的安定团结。

钱校长听着电话,点头说:“局长,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一定按章办事,认真对待她们,都是我的同志,我能有什么偏向。你放心吧。”钱校长向局长保证。

第二天早上,钱校长召开紧急领导班子会议,几分钟领导班子十一个人全部到齐。会议严肃地批评了马波对评职称做出的表现,给学校带来的很坏的影响。并公布从现在开始停止马波的一切工作,第一副校长由李婷担任,并兼原来的工作,刘春辉担任第二副校长。

第一次评职称的风波就这样结束了。



时光荏苒,第二年评职称又要开始。马波经过一年的反思,知道了自己在上次评职称时的失误。所以今年一改常态。马波先和钱校长缓和关系,并说:“校长,上次定职称是我的错,我没有主动和领导群众搞好关系,这次我一定改。今年你帮我,我会努力的。”马波低声说。

九月末的天气暖洋洋的,周末例会的规矩还是照样。今天听小道消息说,定级又要开始,指标还是一个。今天开会结果真的和大家传的一样,规矩还是和去年一样,一个指标,两个人争。

今年是马波和刘春辉两个副校长竞争。马波想,我一定吸取去年的教训,把今年的事办好,不就是向钱校长低头送礼吗?我能做到。马波决定今年花大力气给钱校长好好表示,学习李婷的方法,争取顺利过关。另一方面,我要把老师们分成两部分,岁数大点的老师让我妈给打电话,说情帮我投票。年轻一点的我亲自跟他们说帮我投票,这样我不也挺有优势的吗?至于刘春辉怎么做我不管,我要吸取去年的教训。但是,马波没有去钱校长那联系,她想等投票结果出来,如果自己票数多,她就去找钱校长。如果少,她就不去找麻烦。她要等投票结果,刘春辉哪里知道马波的计划。

刘春辉是第二副校长,她吸取李婷第一副校长的成功经验,积极准备。该说的话要和钱校长说,该送的礼也要送。什么都没落下。当时钱校长在会上向全校老师表示态度说:“你们投票要看谁工作干的好投谁,一定对自己的那一票负责,不能没有原则。”钱校长说的话大家都心知肚明。

李婷去年已经评过,现在是刘春辉和马波的竞争。这一年钱校长没给马波分工作,马波每天来上班,什么任务也没有。所以,刘春辉今年早早下手开始活动,心里觉得很稳妥,底下班主任老师不能和她争,刘春辉稳稳地等着填表。

时间真快,一周时间很快过去。星期五例会又来到。今天的主要任务是评职称投票。来到会议室的同志们特别喜庆,好长时间不见面的人今天都能看到,大家互相打着招呼。食堂的工作人员,长期不上班的人,今天都准时来开会,显然,这些人都是带着任务来的。

钱校长今天准时来到台前,坐在话筒前主持会场。她看着全体老师基本到齐,就马上说:“现在开始点名。”黄主任点完名,向钱校长汇报到会教师92人。

钱校长接着说:“投票开始。今天划票的是黄主任,唱票的是孙主任。现在开始。今年还是一个名额,大家要二选一,不能同时在两个人名字后面打勾,否则无效。”话音刚落,钱校长走下台。

黄主任来到台上黑板前,用粉笔规矩地写上两位副校长的名字:刘春辉,马波。

然后黄主任发票,大家互相传着,二选一。同志们的动作很利索,很快票就陆续传上来,接着唱票。

孙主任念一个人的名字,黄主任就在这个人的名字后面画一笔。唱票结果:马波47票,刘春辉45票。她们两人竞争的结果是马波取胜。出乎刘春辉的预料,这次马波终于取胜,挽回去年投票的局面,功夫没有白下。

刘春辉稳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真叫人难以预料。投完票,钱校长宣布散会。大家在心里猜测着谁能当选,一场激烈的竞争又开始。



刘春辉回家一夜没睡,马波这么一反常态,今天从投票的情况来看,她没少活动,我该怎么办呢?该在钱校长那努力的也努力了,该和同志们拉票的事也都说了。结果,哪知道马波的妈妈张珍也参与进来,把不经常上班的老师,和被分配去食堂做饭的老师都找来给马波投票了。刘春辉知道马波的妈妈在里面做了很多工作。刘春辉想到她在这方面有些失算,做得不够周密。但一想到钱校长这些日子和自己的关系,心里还是有希望的。她躺在床上和老公说着今天发生的事。两个人商量一番也没个准主意,最后说等明天看钱校长怎么处理再说。

周一清早,刘春辉还没有睡醒,太阳的光芒早早照在她熟睡的脸上,她在梦中填着表,忽然听到老公说:“你还不起,都六点半了。赶紧起来我送你去上班,一会儿就晚了。”老公说完就去洗漱。

刘春辉赶紧起床穿上衣服,来到洗手间,快速地洗脸、刷牙。然后穿上外衣,跟着老公下楼,老公开车一溜风似的来到学校。

刘春辉刚上二楼,透过玻璃窗看到马波正坐在钱校长办公桌的对面。她心里就敏感地觉得自己慢了一步。她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马波的办公桌上放着兜子,心里猜测着钱校长会和马波说些什么……

刘春辉坐在办公桌前,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饭,起身来到饮水机旁烧上热水,准备冲杯奶粉,等马波回来,她要找钱校长听一下结果。

刘春辉一会功夫把一杯奶粉喝完,看一眼马波的办公桌,人还没回来。她起身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里,从玻璃窗里看到钱校长屋里没人,门已经锁上。刘春辉急了,拿出手机给钱校长打电话。

“钱校长,你在哪里?我找你有事。”刘春辉说。

“我在后勤,一会儿我就回屋。”

刘春辉在走廊里来回走着,等着钱校长回来。一会儿工夫,钱校长回来。刘春辉跟着钱校长走进办公室。

“钱校长,你看我填表的事怎么样?”刘春辉焦急地说。

“春辉,你和马波的事我们职称评定小组最后评分是马波比你多五分,她当选。我没有办法帮上你,上级就走这个程序,评职称小组的成员算分很认真,没有误差。下次你再努力。”

钱校长看着刘春辉接着说:“你把这些钱拿回去。我实在不能收,这关系到廉政问题。”钱校长说着从抽屉里拿出那个纸包,放到刘春辉的跟前。

“钱校长,昨天我的分数还比马波多15分,通过选票,她比我多两票,我的分数就比她少。究竟是怎么评的,我要看看经过。”刘春辉气愤地说。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评审小组集体打分的结果,你没有权力看分。”钱校长严肃地说。

“我要知道一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这样对我不负责任。我干一年工作,她这一年什么也没干,我怎么就能比她分少?我就不信这个邪。咱们到哪里去说理我都敢去。我要向你这个校长要公平。”刘春辉气愤地说。

“你说我不公平吗?我对你不好吗?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也答应过你,可是现在马波的票数比你多,这是事实,大家都亲眼看见的。你叫我怎么主持公道?”钱校长厉声说。

刘春辉看到钱校长的态度,拿起钱甩门走出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钱装好,拿起包哭着走出办公室向家走去。

走出校门,她就给老公打电话,哭着说:“完了,我们的计划全泡汤了。指标已经给马波。钱给退回来了……”

“你别哭。你在哪?我马上去接你。”老公严肃地说。

“我刚出学校大门。”

刘春辉走得很慢,出校门没多远,老公的车就开到眼前。老公打开车门,刘春辉上车。她把见到钱校长说的那些话全部跟老公学了一遍。老公把她送到家门口,让她下车,他决定去找钱校长理论,看钱校长是什么态度。

刘春辉的老公飞快地来到希望小学的大门前,下车径直走向钱校长的办公室。他严肃地对钱校长说:“钱校长,我听春辉说你把指标给马波了?”

“你听我说,我给你解释。”钱校长说。

“你不要解释,你凭什么呀?你这样做凭的是哪一条?根据是什么?”刘春辉老公指着钱校长说。“钱校长你说说,我家春辉论工作,她干了一年;论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是比较深的,于公于私我们都是靠得住的。我今天来就是要问问你,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你校长就这么当呀!”春辉老公高声地说着。

“我就这么当,这个学校就是我说了算,怎么了?别来吓唬我。我这样做也是按上级领导的规定办事,我没错。”钱校长厉声说。

“你没错,那可别说我不客气,咱们找个地方说说去,看我能找到说理的地方不?”刘春辉老公说。

“你爱上哪告就去哪告,我不怕!”钱校长的话很硬。

刘春辉老公火冒三丈地走出校长办公室,开车回家。

到家之后,刘春辉正躺在床上哭,见老公回来,赶紧擦干眼泪问:“她怎么说的?”老公气囔囔地说了刚才发生的事。

老公学说完,就对春辉说:“媳妇,咱们不能咽下这口气,马波昨天晚上一定去了钱校长家,而且拿的钱一定比咱们多,所以,这张表就给了她。今天早上她就去钱校长那取表,去别的办公室填,你还在屋里傻等呢。”春辉老公说,“不能就这么饶了她。咱们评不上,马波也别想评上,校长也别想当,咱们同归于尽。”

“那怎么办才能出气呢?”刘春辉问。

“你拿纸笔来,咱们给市纪检委写信,把钱校长的所作所为都给她写上,让领导知道一下她的为人。”

“行,我们就这么办!”刘春辉也豁出去了。

两个人从下午一直写到深夜,一会儿写,一会儿念,一会儿想,足足写够十页稿纸,最后写到两个人满意为止。

第二天清早,老公早早起床来到邮局寄出,刘春辉心情不好,没去上班。

第三天傍晚,刘春辉和老公正在家里吃饭,听到有人按门铃,打开门一看,上来的是钱校长两口子,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来到他家门口。刘春辉老公赶紧把门关上,这时钱校长拨通了刘春辉的电话:“刘副校长,我看你没上班,过来看看你……”钱校长轻声说。

“不用看,已经这样了,没什么好说的,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刘春辉说完就把电话关了。

钱校长两口子把东西放在门口下楼了。刘春辉老公听到下楼的脚步声,开门一看东西还在门口,就拿起东西从走廊窗户扔了出去。



原来,刘春辉的老公把那封信寄出的当天下午,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领导就接到了这封信,打开一看是希望小学领导班子的事,就马上给教育局长了打电话,命教育局去人取这回这封信并酌情处理。

教育局长接到这封信,看完后马上给钱校长打电话,狠狠地批评了她,命令她马上处理好这件事。这样才有了钱校长和老公拎着东西去刘春辉家赔礼的事。

钱校长知道无法缓和,也只好硬挺着,等着领导处理。

再说马波填表的事。那天选票结束,马波领着妈妈张珍去钱校长家,并带上了重礼。敲开钱校长的门,钱校长热情地接待了马副校长。张珍作为老一辈,和钱校长的姑姑都是原来这个学校的老领导。她们一见面说得很投机,话里有检讨,也有感谢,说得钱校长很舒服。最后马波从兜里拿出一袋钱,一看高度就知道比刘春辉的多。

钱校长喜在心里,对张珍提出的要求马上给予肯定,决定明天把这张表给马波填。

马波填表很顺利,钱校长写好推荐意见,盖上学校公章,上报,剩下就等着听消息。

一切做得顺风顺水。钱校长突然接到教育局长的电话,才知道事情有变。首先是马波的报表在市里被甩下来,钱校长正赶上三年一次的大选,希望小学和院内的中学合并,钱校长没有聘上,下来在家等待再分配。

刘春辉和马波还在原来小学部任副校长,位置没动。马波没有定上小学特高。

她们三个因为定职称在心灵上拧成一个死结。因为这件事留下的阴影一辈子都很难磨灭。钱校长离开学校,回家待命,算是和她们两个脱离了关系。

学校通过合并,领导班子有新的变动,但是刘春辉和马波之间的矛盾没有停息。马波这次虽然填了表,但是被告了下来,心里不舒服,胃病犯得很厉害,晚上睡觉总是做梦,一蹶不振的样子。

刘春辉很坚强,虽然掉了几斤称,表面上工作很有精神。并且和新来的高校长关系很融洽。她主动和高校长谈心,说了她和马波之间发生的事。并且工作主动,任劳任怨,显得很勤奋,对高校长言听计从。

时间过得飞快,新的学年又来到。这年是2014年,定职称的事又开始,马波消极,看上去没有争的意思,比较气馁。而刘春辉表现得很积极。这年,通过学校职称评定小组,刘春辉评上并填了表。

从这一年开始,评定职称国家开始使用打假网,报表人所有资料要上打假网评分,文章上打假网之后红色页面超过15%这篇文章就不合格。以前写论文的时候,都是上网看哪篇文章适合自己的主题就抄一段,写出的论文分别获市级、省级、国家级的奖项。这时,刘春辉充分显示出了作为一名副校长的能力,她把以前的获奖论文变成命题论文分配下去。大家齐动员,全力按表格的要求进行认真准备,找字写得好的老师填表,找文笔好的重新写论文,写讲义。总之,日夜奋战赶时间,不能耽误报表。

刘春辉副校长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表格填完上报,很顺利,等着上级领导批准。可是,这一等,就没有了音信。别的学校参加报审的老师都有消息,就是刘春辉副校长没听到音信。

一等又是一年,大家没有在刘春辉副校长面前问起过这件令人伤感的事。老师们私下里议论,她们如果都能让一步,三年来不都上去了?她们谁都没批,大家跟着受耽误,真是的,耽误自己也耽误底下排号的老师,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最后,听说马波副校长转出了这个学校,到另一个离家近的学校去工作了。第四年,刘春辉才把这个小学特高批下来。全校老师们也跟着松一口气,定职称的风波才算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