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8年第三期 >> 正文

我的大舅二舅

日期:2018-06-04 15:18








我的大舅二舅

惠世强


作者简介:惠世强,男,陕西清涧人,现居西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文学艺术人才百人计划入选作家。著有长篇小说《道情》《陕北人在西安》,小说集《陕北人家》。现已在《山花》《飞天》《山东文学》《四川文学》《安徽文学》《延河》《延安文学》《陕西文学界》等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数十万字。


四老爷家的客栈大门吱呀一声被摇摇晃晃开启了,一群负载了沉重瓷器的驴骡便滴滴哒哒从客栈那盏昏黄的灯影里走出来,抽象的影子直戳戳地拉向了远处,几个赶着牲口的贩子步履沉重地紧随其后。

突然,不远处一个黑漆漆的道口里敏捷地闪出一条黑影,那黑影步履欢快地尾随在贩运瓷器汉子的身后,手执粪铲生怕别人抢去似的,快速地把地上还冒着热气的粪便一堆一堆铲到粪筐子里。尽管这一连串的动作连贯熟练声音细小,可是在这黎明的黑夜里仍然留下了清亮亮的声音。这个剃着盖盖头生的瘦小体弱的后生便是二舅。

等二舅提了沉重的粪筐子一路筒着袖口哈着白气走回来,四老爷家宽敞的场院里,早已被人高马大的四老爷打扫收拾得干干净净了。四老爷握着那把半人多高的大扫帚,笑道:俺说二狗子啊——二狗子是二舅的乳名。四老爷说,我说二狗子呀,冬冷夏热的,你小子都没个瞌睡呀,黑咕隆咚的黑夜里,你就不怕碰上个甚鬼呀狼的,把你抓了或是给吃了,瞧你大到哪里去寻你呀!

二舅只是嘿嘿地傻笑,间或从一口七龇八豁的大黄牙里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字:嘿嘿,球——我甚都不怕!

这时,天已微明,大舅正与几个斜挎了花布书包和干粮布袋的小子们从巷道里走出来,喋喋不休似在诵读着什么诗句或文章,神情步履显得豪迈张狂。

四老爷望着他们朝气蓬勃远去的背影,那张和老树皮相似的脸上就绽开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的褶子。半晌,四老爷才转过头满是疑惑地望着在公路下的粪场子里打理的二舅,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小娃娃不去念书,将来能有甚出展呀!

四老爷在庄子上辈份最大,说话做事最有分量。据说,性情威严的外公,也不得不在四老爷面前唉声叹气地说,孽子生的贱皮,骂了打了无数,就是拉不进那书房的门,唉,只好随他去吧。从此,二舅就跟上外公上山下洼学起了农活。二舅跟上外公起五更睡半夜风吹日晒雨淋,春种夏锄秋收冬藏,二舅那小小的记性里唯独多了这根怪筋,一招一式都学得颇有章法,一出一入均在路数上,几年过去,二舅已成了庄子上一把踢出打里的好农手。

大舅则是每天都像那尿盆子似的早出晚归,早上黑乎乎地前往七、八里开外的学校,直至受苦人晚上掌灯时分吃过稀溜溜汤面,他才咿咿呀呀欢喜着回来,狼吞虎咽扒拉上几碗饭菜,便在灯下开始秉烛夜读,偶尔也在小书桌上摊开麻纸缀成的大字本上,写几方毛笔字。每到这时,外公必静坐一旁,偎在豆油灯前抽着旱烟锅子,瞧着大舅细皮嫩肉专注地描龙画凤,那吧嗒吧嗒吮吸旱烟锅子的声响里,也都是山羊胡子频频颔首的赞许。当外公的眼神不经意移到后炕上正鼾声如雷的二舅时,他就会唉地长长地叹上一口气,然后把烟锅子就在炕沿上叮叮当当使劲儿敲得狠劲价响,刚才还是一脸欣慰的笑逐颜开,蓦地就紧缩成一疙瘩干枣相似的熬煎的神情,唉唉地叹上几口气,两只脚相互搓搓脚上的泥土,便躺到一边愤然地睡去。

那些年的收成好,种豌豆收豌豆,种麦子就收麦子,那些玉米高粱谷子糜子也是旺旺地疯长。惊蛰后种上的豌豆,到了小满就开放了紫色的花,赶到夏至时,就被外公和二舅拔回来小山似的背上了场。外公和二舅光着脊梁,在那日头好似烧着的油盆燎烤下,高高举着木连枷,一阵闷雷似的捶打,地上就铺了一层灰喷喷的豌豆。有了这好年景,有了这满囤满瓮的好收成,外婆自然也就有了好精神。于是,外婆每天起来就叮叮咚咚擀起了杂面。外婆把大舅写过的毛笔大字从缀着的纸捻上一页一页拆下来,粘糊在一块老粗布上,铺在炕上,然后压上大案板,就在那上面擀起了杂面。外婆的两只小脚一踮一踮挪来挪去,全身都在跟着案板上的擀面杖颤动。那满是老师圈过红圈儿的麻纸上,就被外婆擀出的薄如蝉翼大似磨盘的金黄的杂面覆盖着,那隐隐约约的一圈一圈的红,就映入外婆满是沧桑的笑脸。

这年的春节,外公一家着实过得丰衣足食喜气洋洋。大舅为了表达喜悦的心情,还在窑门上写了一副对联: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几年后,大舅还是没考上学,从那个七、八里的叫双庙的学校里毕了业,终于念完了他的书,回到了庄子上。这下,本来指望着大舅能够出人头地有个好前程的外公,瞧着躺在炕上不吃不喝也不言传的大舅,浑浊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外婆给煮好的细杂面叶碗里还打了两个鸡蛋,端到了炕边,大舅还是满脸委屈地转过了头。就这样在炕上睡了几天,这天醒来,大舅还是挺起精神去了四老爷的饲养场。

自从有了农业社,四老爷的大院子就被改成了社里的饲养场。从前开客栈时的草料房和牲口圈,都成了社里现成的公房。那几孔接了石头口子的土窑洞,也自然成了社里的公窑。四老爷理所当然就成了社里的饲养员。四老爷家的饲养场,也理所当然就成了庄子上最显眼最热闹的地方。大舅来找四老爷,老远就瞧见四老爷正和一群人坐在饲养场的大门外东拉被子西扯毡地拉谈到兴头上,本想远远地走开,却被四老爷那瓮声瓮气的大嗓门叫住。四老爷早就听说大舅没考上学,白费了几年的无用功,白跑了几年的腿把子,如今,回来灰心丧气见不行人,光睡在炕上哭黄天哩。今天终归见到这小子了,于是,四老爷把大舅叫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劈头盖脸就是一番不留情面的指教,直说的大舅默不作声低下了头才罢了休。

大舅回到家,让外公给烧了一锅热水,他服服帖帖低下头,让外公给剃了个光头。从此,大舅只得服服帖帖放下架子当起了农民。大舅总是被安排去做一些诸如送饭割草之类的轻活,后来计分算账这些事情,他也就一马当先接到手里,当起了社里的会计。每个月,也定要在四老爷院外的墙壁上抄写报纸上的文章,让路人瞧。比起二舅扛上木犁上山耕地,大舅做的这些活儿俨然就是个刚学手的小娃娃家做的营生,活轻苦轻,还能露头露脸。大舅每天从虎头峁上割来青草或苜蓿,都要背到四老爷的饲养场铡碎喂牲口,四老爷瞧着大舅握着铡刀吃力地一下一下铡着草,便笑呵呵地问大舅,要婆姨不?

大舅听了四老爷的问话,便用胳膊肘子胡乱地擦了几下黑水汗脸,迟迟疑疑地说,不要。

大舅说是不要,这话四老爷也听得真切。但当大舅爬在梯子上给黑板报上抄写报纸时,四老爷就会站在后面端着铜烟锅子细心地端详,不时还笑呵呵地说几声:好,好着哩!谁也不晓得四老爷是说大舅这个人好,还是那字写得好。若有担水的或拾粪的哪个捣蛋鬼,拍着四老爷的肩膀问:瞧那写的是个甚?

四老爷便会惊慌得骂几声那人,笑呵呵地离开。

四老爷是瞧着大舅那字写得好,算盘子也打得好,那眉眼个头也长得好,于是就给介绍过下川里和南沟里的两个女子,谁知大舅那头摇得就像拨浪鼓,连看都不去看一眼,急得外公吹胡子瞪眼,说,憨娃娃呀,你可不敢这样挑来挑去,咱们穷家薄业的受苦人,天生就是吃苦受罪的命呀,你这样接二连三伤你四老爷的老脸,瞧以后谁还敢再给你提亲说媒哩!

这年初秋的一个晚上,外公和二舅刚从土桥那儿的后沟里锄地回来,四老爷就一路吭哧吭哧爬上外公家的硷畔来找外公。外公见又是四老爷深夜登门到家里来,想必肯定又是有甚顶重要的事情四老爷才急急忙忙来家里,便连忙出去挑帘相迎。

四老爷在脚地下的石床上刚坐定,外公便把装旱烟的木升子端到跟前,还亲自给四老爷的长杆烟锅子里装上了烟末子,大拇指还往瓷实里摁了几下,才恭恭敬敬递到四老爷手里。四老爷凑到炕栏沿的油灯跟前点着,腮帮子一缩一缩吧嗒吧嗒嘬了几下,一口白茫茫的烟雾就从灰白胡子覆盖着的那儿吐出来,那话也就顺着烟雾说了出来。

四老爷说,后川里周家店子劁猪的周儿家的大女子兰香,不晓得给大狗子说,大狗子能不能看得下?后晌里见周儿和那女子从石盘赶集回来,还到我窑里喝了碗水。我瞧那兰香长得人高马大俊眉俊眼的,心想:正好给大狗子配一对哩。便与周儿说了,周儿当下就应允了。刚才我瞧见大狗子在公窑里那算盘子打得噼里啪啦价响,心想:这不是蛮合适的一对么,我这就急急忙忙跑来了。

外公一听是四老爷又跑来给大舅说亲事,便把装旱烟的木升子又往前挪了挪,自己的身子也往前挪了挪,凑到四老爷跟前压低声音说,不瞒您老说,我正为这事情犯着熬煎呢。如今,大狗子念书没念成个样子,娃们价回来灰不沓沓抬不起个头,我在庄子上也没甚脸面见人呀!一家三个壮牛似的劳力,吃倒是不愁,就愁娃娃没个好前程,没个好出展,这以后的日子可咋办呀!外公说毕,就唉唉地叹气。

外婆则是坐在炕沿边,上膝盖压着下膝盖就着微弱的油灯不住地纳着鞋底子,一言不发,偶尔也趁着拿针线的手在头发林林里挠的功夫,扬起头冲四老爷笑笑,就是说不出一句话。外婆是个哑巴,先前生养了几个女子,到老时才生了大舅和二舅。如今,那些女儿生养的外孙们都能跑着上山下洼满世界胡打逗了,两个小儿子还打着光棍熬煎人哩。瞧着有话说不出,可那心里比谁都着急。

二舅圪蹴在门外的黑影里一锅接着一锅熏旱烟,大人们说的话,他句句都听得真切,就是觉得大人们光为着哥哥操心,却没人把他能拾到个篮篮里,也不为他犯上一回熬煎。

大舅算账算到深夜回到家,见外公和二舅还坐在石条上抽着烟锅子,两个人中间放着盛旱烟的木升子,谁都默默地只顾抽那烟,却不说一句话。大舅也默不作声地掏出烟锅子,凑在木升子里装起了旱烟。父子三个这回是不约而同地都伸到了一个木升子里,为各自的烟锅子里装起了烟。

在以后的日子里,周家店子的兰香借来回跟集赶会的功夫,常到饲养场里小歇片刻。四老爷就会打发人把大舅强拉到饲养场,与那兰香说会儿话。无论那兰香身上的碎花布衫子换来换去,还是那长辫子梢梢上的红头绳儿变着花样儿缠绕成个甚形状,大舅心里就是感到如是应承了这桩婚姻,那他从此不也就成了被绳索捆绑的物件,欲跑不能,欲飞更难。但是,当他瞧见兰香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充满了期待时,他也就多了一份惆怅和忧伤。那天,四老爷把他叫到饲养场,就借故到下河湾里担水去了。在满院的驴骡明晃晃的大眼睛的注视下,他竟然慌乱地拉起了兰香的手。直到四老爷不知是真咳嗽还是假咳嗽的声音传进院子,他才慌乱地放开了她的手。从此,在好长好长的时间里,他总感觉到手心里有个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在蠕动在起伏在抽搐,他的心里就像喝了兴奋剂似的,心率陡然加速跳快,呼吸也变得急促,整个身体都在一种亢奋和紧张下,他开始经常等在路边,渴望着兰香的俊俏身影在后川里出现。

婚事倒也真是个热事,大舅的婚事就这样紧锣密鼓很快地被确定下来了。外婆擀下了一笸箩干杂面,猪圈里的猪和羊圈里的羊,早已喂养得肥壮,后边窑里的炕上、脚地上磨好的面,碾好的米,还有摞在一起漏好的粉条,还有早已做好的面酱豆糁酿好的醋……这些东西早已预备齐整。腊月里订婚,正月里迎,噼里啪啦一阵鞭炮响过,一梢人马就吹吹打打把新媳妇迎进了门……

大舅娶了兰香,兰香就成了我的大妗子。大妗子进到大舅的门,才迎来送往红火热闹了几天,便脱下了做新娘的花衣裳,扛上了家具就上了工。当时大会战工地在庄后的土桥沟,那时候那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山上沟里人山人海。大妗子一上场,拉起了打土坝的石夯,一嗓子唱出腔,嘿,整个工地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大妗子就像劳动干活那样麻利,不到两年,就生下了两个胖嘟嘟的儿子,毛锤和狗锤。

从此,窑里的哭闹声此起彼伏与日俱增,可那窑里的经济负担也是水涨船高与日俱增。就说乡下娃娃不比那城里娃娃金贵娇气,可在那个年月,大人们一天从早到晚疯了似的出工劳动,哪还有功夫整天守在娃娃跟前喂奶喂饭,可那奶粉白糖总还得添加呀,那穿戴铺盖也得缝补呀,还有奶瓶奶嘴儿小碗小勺的也总得添补一些呀。大舅这时才深刻领略到这添人进口所带来的烦恼和熬煎。

大妗子却不这样看,她整天风风火火地上山下地忙个不停,到了晚上收工后回到家,还要抱起这个放下那个,毛锤狗锤地亲昵上一阵子,望着两个宝贝憨憨地睡去,她才在煤油灯下穿针引线做起了缝补。

大舅苦挨到这个时候,早已哈欠连着哈欠打成一片。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大妗子的唠叨也似催眠曲开始了。大妗子说,窑里盐没了醋没了煤油也快没了。

大舅听了没反应。

于是,大妗子又说道,这裤子缝补了多少遍没法再缝了,袜子缝补了多少回再没法补了。

大舅仍然没反应。

大妗子见大舅装聋作哑不吱声,于是又说,咱们买台缝纫机吧,这满年满月的缝缝补补,迟早要买的。

大舅听了这话突然有了反应,大舅嚯地坐起来,厉声叫喊道:买这买那,我又不是银行!

大妗子见大舅生了气,反倒和颜悦色地说,没钱?没钱咱可以去借么!

大舅问:借!跟谁借?

大妗子仍然平心静气地说,钱的事不用你管,我跟我娘家哥嫂开个口,我想借几个钱倒不难,只是这以后怎么还呀!

那年月,别看起早贪黑苦受得不轻,可那一个工也分不到几毛钱,生产队看似搞得红红火火,可那骨子里都穷得叮当价响哩。大舅明知自己手头紧巴,还是趁着赶集的空档,跟上大妗子去了一趟石盘。在石盘公社的供销社里,大舅找到了他的一个老同学,叫老同学帮忙买了台“标准”牌缝纫机。他的老同学见他手里提着食盐袋子煤油瓶子,就说,你们为甚不在庄子上也开一个代销店,卖些针头线脑食盐洋火煤油什么的,社员们就再不用跑这么远的路来买这些东西了。

大舅的这个老同学的一句话,着实使大舅那忧郁熬煎的心里感到豁然开朗了许多。大舅把缝纫机搬回家,就去找四老爷商量。四老爷一听说要办代销点,食指关节伸得直直地指着他骂道:好小子,还是你小子墨水喝的比别人多啊!满庄子人都晓得跑前跑后的,咋谁都没想到这一招呢?四老爷笑呵呵地说,大狗子呀,这桩子好事情,你就给咱们先立踏(陕北方言:干起来的意思)起来,我想这样的大好事,队里穷得一烂包没钱办,你办起来谁也不能说你办得不对。我把大门口的这间小房腾出来,就在这儿办,你顾不上时,我还能给你帮帮手哩。

有了四老爷这句话,大舅心里就有了主心骨。因为那时,四老爷的儿子是队里的书记,可在庄子上真正说话算数的,还没有谁能超过德高望重的四老爷。

大舅的代销点在那年的大年跟前噼噼啪啪开了张。庄子上开天辟地头一回有了随便到手的买卖,男女老少都跑来瞧热闹买东西,这年的春节家家户户都过得喜气洋洋有滋有味。

过完年又是种豌豆的时节,去年过了一个没有雨雪的干冬,山上土地干硬得就像那打不烂敲不碎的石头。再加上连着几天老北风的肆虐咆哮,整个天地间变得一片浑浊。

到了后晌,二舅他们才把对面山上的几亩坡地种完豌豆,每人像个土人似的扛着家具提着送饭的黑瓷罐子下了山。

二舅把扛回来的木铧犁和吆牛的长鞭子放进公窑刚出门,却见四老爷端了一盆子清水放到院子里的小石床上让他洗。二舅浑身就像刚从土里刨出来似的,咧着满口七龇八豁的大黄牙,诧异地望着四老爷。

四老爷瞧着二舅在水盆里打澡水似的洗了个大概,一盆子泥水子溅得满地都是。四老爷像当年问大舅似的问二舅,你要婆姨不?

二舅依然也像大舅似的咧着个憨沓沓的嘴含糊不清地说,啊……不,不要。

四老爷收住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别不识抬举,有个从北川来要饭的女子叫花儿,长得瘦小但蛮机灵的,就是娘老子害病死了,想来寻个能吃饱穿暖的人家,咋相?

一向老实巴交的二舅还以为四老爷是跟他开玩笑哩,瞅着四老爷发愣。

四老爷说,这回不是逗你耍哩,是真格的,要见那女子,等天黑了,去公窑背后的烂草窑里去瞧吧,她一准在那里。

二舅这回总算真的相信了,他甚话没说,担起两个木水桶,两脚迈得欢欢地就下河湾担水去了。从此以后,四老爷饲养场里饮牲口的水就由二舅给包下了。每天早上,二舅都会早早起来,把饲养场的几个大水缸担满,直到四老爷去世。这当然是后话了。

再说,那个晚上,二舅并没有去公窑后面的烂草窑里去看那个外地来的要饭女子,二舅想来想去就是没敢往那公窑后面的烂草窑里多瞅一眼,反倒比平时上炕上得更早一些,但是,这个晚上,二舅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隔壁大舅家的中窑里,娃娃闹大人叫,有说有笑。而他却瞪着明晃晃的眼睛瞅着窗外,听着外公打雷似的鼾声,就是睡不着。外婆一觉睡醒,见他还醒着,便拿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外公也爬起来问他,莫不是病了?外公问了几声,二舅就是吭哧吭哧光摇头。

第二天,外公在饲养场遇见了四老爷,方才得知有这样意想不到的好事情。外公高兴地连声说,行,行哩么!自打大舅成了家,外公就为二舅的婚事犯起了熬煎。比起大舅来,二舅不像大舅那样文气听话,二舅生得憨厚老实,又没有念下甚书,论长相也与大舅无法相比。所以,到了这般年龄,也没有人给提亲说媒。如今,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油饼子,白拣一个大活人嘛,外公岂能懈怠。于是,吩咐大妗子去烂草窑领回那要饭女子,经过一番梳洗打扮,还给花儿穿上了大妗子压在箱底的那件花衫子,那花儿立马就变得容光焕发。

外公叫把后边窑里的柴草杂物搬了出去,窑顶子扫了扫,窗格子糊了糊,炕上铺了新席新毡,简单收拾了收拾,没用了三天的功夫,外公家的后边窑里就成了二舅与那要饭女子的婚房。

外公家的三孔老旧窑里,一大家子住得满满当当。白天的时候,男的女的上山的上山,下地的下地,只有外婆照看着大舅家的两个娃娃在院子里嬉闹玩耍。一到晚上,三个窑洞里灯火通明有说有笑,好不热闹。光景日月过到了这个地步,外公心里才觉得安生踏实。他有时捋着山羊胡子满意地抿几口烧酒,浑身舒坦地进入梦乡。可当一觉睡醒,在脚地下的尿罐子里尿上一泡尿,他就再也睡不着了。他想着,自己一辈子省吃俭用含辛茹苦挣下这份家业,养大几个儿女,如今添人进口,家业日益壮大,将来这三孔窑洞可怎么给两个儿子分呀?一想到这事,他就再也没了睡意。夜夜思来想去,就是想不出个实实在在稳稳妥妥的好办法来。说话间,眼见得二舅的婆姨肚子一天天隆起,外公那张老脸上既添了几分喜色,更添了几分愁苦。终于等到二舅的娃娃呱呱坠地,在一家人喜气洋洋闹满月的那天,外公当着一家老小的面,宣布了他的分家计划。

大家都屏住呼吸听着外公关于分窑的具体方案。外公提出方案前,也像其他当时的驻队干部给社员讲话那样,先是干咳了两声,然后不动声色地朝坐在炕上的大舅和窝在灶火旁抽着烟锅子的二舅扫了一眼,见大家都也像他那样不露声色等着听他的分窑方案。外公见两个儿子都用期待的目光瞅着他,他便把自己思虑谋划了许久许久的分窑方案一股脑说了出来。外公的具体方案是:把现有的三孔窑洞按窑的大小深浅分成两份。就是把稍浅的前边窑和稍小的中窑分成一份;后边窑又大又深单独分成一份。前边窑和中窑这一份看起来稍上些,那就给后边窑这一份再补上二百块钱,这样就算两份扯平了。外公的第二套方案是:万一弟兄两个都不愿意挤在一个院子里,那么就把现在的三孔窑洞分成一份,如果谁愿意要这一份,就拿出五百块钱补贴另一个在土桥那儿的自留地里修新窑。那时的五百块钱,对一般人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大舅和二舅听到这个不小的数目都有些惊讶。

外公的两套分窑方案一说毕,就如释重负地装上旱烟锅子吧嗒吧嗒抽起来。大舅和二舅只是相互瞅了瞅都沉思不语,谁也没有先说话。过了一阵,大舅似乎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他抬起头瞧了瞧坐在前炕上佯装纳鞋底子却偷偷用眼睛跟他交流的大妗子,然后急急忙忙地说,我不同意头一套方案,弟兄两个都挤在一个院子里,将来到儿孙手里也都是些麻烦事呀。我瞧后一种方案能行,要分就分得利利索索的。我是老大,我愿意出五百块钱要这几孔旧窑,还是叫老二修新窑,以后住新窑吧。

外公听完大舅的话,睁开双眼朝大舅和二舅瞅了一眼,用他那昏花的老眼观察了一下两个儿子的表情,见没有甚意想不到的异样,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然后,他才放心地又重闭上眼睛抽起了烟锅子。老大所说的话,他早已想到。老大这几年经营着代销点,太多的钱不敢说,可拿个三百五百的,不是甚难事。要是换作老二,别说五百,就是往出拿三十五十块,怕也费劲。外公显然是希望大舅能利利索索掏出五百元,然后继承他的这院子家业。至于老二么,他愿意吃苦受罪,那就去后庄子那儿重搭台子另唱戏吧!

大舅是这么想的,不论老窑还是旧窑,毕竟门窗齐全,锅台土炕也都能用得上,院子里的石床厕所鸡窝猪窝狗窝也齐备,还有碾子石磨枣树梨树槐树柳树也都应有尽有。要是不要这个旧窑旧院子,得了那几百块钱,重新在荒无人烟的后庄子土桥那儿的自留地里修几孔窑洞,谈何容易呀!钱够不够先不说,要是自己挖地基,自己在前湾的石场里打好石头,再一块一块背上公路,再用架子车一车一车拉到工地上,然后再请来阴阳先生瞧好风水定好方位,再请来石匠帮工的花上一两个月的时间把新窑箍好,最后还要给脑畔上垫土,还要把窑洞里的楦土倒出来,然后还要泥窑盘炕垒锅台做门窗……天哪,那可是永远也做不完受不尽的黑死苦呀。

大妗子听完大舅说的话,欢快地纳起了鞋底子。

二舅一听老大说了这话,半晌,坐在灶火圪崂里低着头没说话。灶火里的火苗扑闪扑闪的,映得他的脸膛红扑扑的,他一锅一锅抽着闷烟,似乎是在把要离开这个生他养他的老旧窑和即将要在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开始他的新生活在心里在脑海里翻江倒海地权衡了一遍。末了,他才慢吞吞地在锅台上磕掉烟锅。二舅瞧着地上的火星子慢慢一点一点熄灭了,才慢吞吞地说,啊,那……那就只好这样了。二舅回到自己的窑里,对已经熟睡的婆姨和还在襁褓中熟睡的儿子喃喃地说,咱们没有家了!说完,钻进被窝偷偷地哭了一夜……

大舅如期给二舅兑现了他该付的五百块钱,然后随着婆姨兰香去石盘赶集进货去了。在集头上,他给兰香买了一块红纱巾和一双高后跟皮鞋,还在理发馆里给自己理了个大分头。回来时,还给娃娃们买回来一个玩耍的花皮球和一支塑料玩具枪。

二舅便用大舅给他的钱买了一个车轱辘,用旧木版做了一辆架子车,整整一个冬天,每天在生产队劳动之余,起早贪黑风雨无阻地在庄子后面的土桥那儿挖起了地基。二妗子也在做饭带娃的间隙,跑来给二舅送饭送水,有时也叼空跟二舅一起挖土挖到半夜。三孔窑的地基,到年跟前才挖好。

来年一开春,二舅便雇了周家店子的几个石匠,开始在前湾的石场里打眼儿放炮打起了石头。三孔窑的石头,几个人风餐露宿汗流浃背地干了一个多月,到天大暖时才结束。此后的日子里,二舅又是起五更睡半夜起早贪黑地把石头一块一块从石场里背到公路上,然后再一车一车运到工地上。从挥汗如雨的夏天到寒风凛冽的老冬天,经过了一个漫长的秋天,数百块的石头,被二舅一块一块搬运到了庄子后面土桥那儿的新窑址上。他每往他的新窑地基的石头摞子上摞上一块石头,就想到离他理想中的新窑更近了一步。

二舅理想中的新窑,在又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紧锣密鼓声势浩大地开始了建设。经过十几个匠人和小工一个多月的苦战,三孔新崭崭齐刷刷的新窑屹立在了土桥旁边的山坡上。新窑修成合龙口的那天,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大红对联贴上了新窑,老石匠提着用五谷杂粮和数枚硬币搅拌在一起的五色土,一把一把挥洒在新窑顶上,口中念念有词说个不停,当然,那老石匠说的儿孙满堂年年有余可都是吉庆话。二舅的心里就像乐开了花。他给前来瞧热闹的四老爷和众乡亲们散着纸烟,笑呵呵地说,等我二狗子住上新窑,请大家来喝烧酒!

四老爷笑呵呵地说,那当然嘛,老爷早就等着这一天哩。

然而,四老爷终究还是没能等到这一天,他就在那年的夏天,被生产队的那头老叫驴给送上了西天。那年月,生产队农业学大寨搞的如火如荼,新上任的队长跟上四老爷去安河的赛畜会上又买回来两对驴骡,准备成立一个车子对,去外头搞点副业。就是那头从赛畜会上才买回来的老叫驴,硬是没被四老爷调教过来,反倒几个蹶子就把人高马大的四老爷踢得送了性命。后来,接替四老爷的人就成了老实巴交的外公。

二舅真正安上门窗泥好窑垒好锅台盘好炕,住进新窑已是又一年的春天。在前前后后整整三年的时间里,二舅为修建这三孔新窑洞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流了多少汗,熬煎了多少肚子,他已说不清了。他瘦弱得像一个久病的人。躺在平展展的新窑炕上,瞧着这些年跟他吃苦受罪的婆姨花儿,瞧着这个婆姨给他生下的三个秃头儿子,在脚地上追逐打闹顽皮不止,他的热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二舅在新窑的炕头上躺了几天,眼见得那桃花开了,柳树也绿了,成群的燕子也飞回来了,可他欠人家做门窗的木料钱和手工钱还没有一点着落。突然,一个激灵让他清醒过来,他一下子想到了大舅。

于是,二舅一口气爬上了自家的老院子,却瞧见大舅正在院子里给他新买的“飞鸽”牌自行车上缠绕塑料布条哩。大舅一边缠着塑料布条,一边还不忘给一旁站着瞧热闹的毛锤和狗锤教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大舅一听二舅来跟他借钱,便停住了做营生的手,扭头说,他刚求爷爷告奶奶请人帮着买了辆自行车,哪还有钱哩!

那天,二舅是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一步一步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自家老院子的。

时隔不久,大舅的代销点被当成资本主义尾巴给割掉了。代销点收回队里经营。大舅在社员大会上受到了点名批判。不过,点名归点名,批判归批判,大舅一家的吃喝穿戴,窑里的铺陈摆设,那时在庄子里无人能比。大舅自从买了自行车,逢集赶会定要带着婆姨娃娃一起欢喜着前去。集散时,定要买回来一些时尚的物件和小娃娃们喜欢的玩具和图书。即使是在前湾里锄地,或者是到后川里割草,他都会骑上新崭崭的自行车,一路响着清脆的车铃吹着口哨前往。在那个年月,大舅就是外公家的土路上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等到大舅家的毛锤和狗锤长大以后,在他从前念过书的那个学校里念上了书,大舅便让他们骑上自行车一同前往。大舅把他对儿子们的希望,通过自行车传递到了两个早出晚归风雨无阻的儿子身上……

许多年后,大舅和二舅都已成了两鬓斑白的老人,他们的儿女也已经长大成人。原来集体农庄式的生产队,早已不复存在,生产队的那些驴骡及其农具,也早已被众人分得七零八落。那些山洼上的地和川道上的枣树林子还有果树园子,也一块一块分给了个人经营管理。原来那条村前的土路,也早已被拓宽修筑成了省级公路,每天大车小车川流不息。四老爷家的大院子,早已被四老爷的儿孙们修整一新,恢复了当年骡马客栈时的古朴和雅致,如今,办起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四老爷”农家乐。不过,那宽敞的院子里停放的已不再是往日的驴骡车马,而是一辆辆高级时尚的大车小车。

四老爷家的农家乐每天门庭若市红火热闹,让二舅着实瞧得眼红心热,于是,他便动员自家学了砖瓦工和粉刷手艺的三个儿子,在自家那宽敞的大院子里盖起了三层小楼,还在自家的那三孔旧窑顶上加盖了一层平房。二舅还在房侧的旧土桥后沟里承包了整个大土坝,栽上了树种上了花,还垄成了一畦一畦的小菜地,种上了各种时令蔬菜,供游人前来种植采摘。还给池塘里蓄上水,养上了鱼,供游人前来游泳垂钓。从此,二舅和他的三个壮牛似的儿子一起办起了这个集住宿停车餐饮娱乐为一条龙服务的休闲度假山庄,每天都有周围的城里人和远道而来的游客,前来这里养花种菜游泳垂钓,休闲度假,生意做得倒也有声有色红火热闹。

大舅依然骑着那辆缠着塑料布条的自行车,经营打理着川道上的几亩薄田。春天种的香瓜甜瓜,夏天推着自行车载着两个大筐子沿路叫卖。等秋天地里的花生和葵花子收了,再炒成干货,一直能卖到来年的春上。大舅之所以还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受苦劳作,就是为了供养他的两个连年复读补习了好几年的儿子能够完成大学学业,光耀门庭。

这天中午,二舅家的休闲度假山庄刚接待了一批来这里的外乡游客,大舅推着他的那辆已经锈迹斑斑的自行车,撵着大巴旅游车跑来卖他的香瓜甜瓜。可是走到二舅家的大门口,大舅却停住了脚步,把自行车立在大门外面,等着客人来买。

大巴车刚停好,游客们便纷纷下了车,一窝蜂似的都跑到大门外去买大舅的香瓜甜瓜。

此时的二舅,正坐在屋檐下的躺椅上悠闲地喝着茶,见是自己的大哥今天突然来到了自己家的门下,心里便是一热。自从他和大哥分开住后,彼此很少往来。外公外婆相继去世的时候,他们弟兄俩才在一起短暂地相处过那么几天。这些年,都为着自己的光景日月忙碌,不曾有机会走动。今天,老大突然走上自家的门,哪有不理不睬的道理。于是,二舅便朝餐厅的服务员吩咐道:快,有请我家老大,上酒上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