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8年第二期 >> 正文

骑手西去,火焰长留

日期:2018-04-25 10:58


骑手西去,火焰长留

——贾平凹在红柯告别仪式上的悼念词

贾平凹


红柯先生是一位有着大志向、大胸怀、大气派的人,在他最挚爱的文学事业正处于旺盛期,在整个社会都期待着他再登上更大高峰,在他非凡的才华并未完全呈现的时刻,他的突然离世,震惊着中国文坛,使陕西文学界陷入了巨大的悲痛。我们失去了一位杰出的作家,失去了一位真诚的朋友。

红柯先生的一生,是传奇的,是辉煌的。他从198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9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07年9月起担任陕西作家协会副主席,2016年12月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他先后在陕西、新疆两地生活、工作和写作。大学毕业前就已发表数十篇诗歌作品。在新疆期间,发表了十几篇中短篇小说和一些散文作品,引起文学界关注。1995年返回陕西后,他先后创作了《奔马》《吹牛》《西去的骑手》《乌尔禾》《生命树》《少女萨吾尔登》《喀拉布风暴》《太阳深处的火焰》等重要作品。他是中国文坛少有的将西部民族意识、现代手法和浪漫气质融为一体的作家,他创造出了从长安到西域这条丝路古道上的一个个现代神话,为中国西部文学的开拓和构建树立了里程碑。

1997年,他的短篇小说《美丽奴羊》获全国十佳小说奖。2000年,被授予牧马文学奖。2001年,短篇小说《吹牛》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位列当年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小说排行榜榜首。2003年,被授予第九届庄重文学奖。2004年,长篇小说《大河》在《当代·长篇小说选刊》发表,产生了很大影响;2008年发表《阿斗》;2011年发表长篇小说《好人难做》,获得《当代》文学拉力赛2011年分站赛冠军,在龙源期刊网转载作品中位列2011年全球中文作品点击量第四名;2014年长篇小说《少女萨吾尔登》在《十月》长篇小说杂志发表,十月文艺出版社2014年12月出版,并于2016年获第三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2015年9月长篇小说《喀拉布风暴》、2016年小说《鹰影》发表并推介到俄罗斯。小说《喀纳斯湖》被译为日文在日本《中国现代文学杂志》发表。同年,中短篇小说集《狼嚎》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学术随笔集《绚烂与宁静》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2017年,长篇小说《太阳深处的火焰》被评为长篇小说金榜领衔作品。此外,他的《喀拉布风暴》等作品还四次入围茅盾文学奖终评环节。

因为优异的文学成就,他先后被中共陕西省委、陕西省人民政府授予“陕西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陕西省四个一批人才”等荣誉称号,被中宣部授予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入选全国“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域领军人才,他的许多作品,也被翻译外介至多个语种多个国家,成为第三代文学陕军公认的旗帜和领军人物。

红柯先生始终自觉践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创作方法,深切关注民族命运和百姓生活。从西域大漠到秦地西府,从民族英雄到市井百姓,都是他创作的源泉和歌咏的对象。在他笔下,飞禽走兽、草木沙石、沃野长空无不具有蓬勃的生命。他用粗犷而不失灵动的文字,浪漫又富有同情的关怀,豪放爽飒又慷慨深情的风格讲述一个个不同年代、不同背景的主人公勇敢不屈的奋斗故事,展示了中华民族勤劳质朴、深沉隽永的昂扬精神。汪洋恣肆的才情和傲立高野的自信铸就了其作品独特的原创性、标识性,使他不仅成为陕西文学精神的传承者、构筑者,更成为陕西中青年作家的代表人物,乃至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抹独特的亮色。

红柯先生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师长,他担任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十余年来,始终倾心帮助、扶掖青年作家成长。他不仅担任陕西“百优作家”的创作导师,还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多次出任各类培训班讲师。他将自己的创作实践和体悟倾囊相授,为青年作家和文学爱好者传道授业。他具有宽广的文化情怀,他倾心丝路文化、陕西文化、突厥文化等多个领域研究,并通过多个渠道建言献策。他为文化建设、文学创作鞠躬尽瘁,睹之令人感叹,思之令人动容。

红柯先生逝世后,省内省外文学界内外的朋友们纷纷通过各种形式表达哀悼。他的逝世,不仅是陕西文坛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文学的一大损失。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努力工作,团结奋进,进一步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文艺思想,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努力创作精品力作,协力推动新时代文学陕军再进军,为陕西文化强省的构建、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贡献力量。

纵然骑手已西去,火焰长留人世间。

红柯先生,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