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六期 >> 正文

反转迭出 突出主题

日期:2017-12-08 10:07

反转迭出 突出主题

——高鸿中短篇小说写作技巧谈

◆岳保智


在中短篇小说的创作中,情节故事的精彩与否,和它在情节发展上有没有反转至关重要,甚或可以说,没有情节的翻转就没有小说;没有跌宕起伏的连环反转,就没有优秀小说。

小说家高鸿在他的短篇小说创作中,就充分地运用了情节反转这一写作手法,也因此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

现就高鸿几部中短篇作品做一简单分析。

《二姐》:刊载于《清明》2011年第四期,后收集在中篇小说集《二姐》中。

二姐夫因为制止邻居张占魁偷村上机电设备而被推下悬崖成了残疾,各种原因下,这个道德品质极差的伤人者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这让一向心性强的二姐感到不平,于是,她就跟《秋菊打官司》中的秋菊一样,走上了打官司讨公道的艰难道路,这期间,几次都未能如愿,一次不行,她告第二次;二次不行,她告第三次。几经反复,最后官司终于赢了,在大年除夕那一天,张占魁被带上警车拉走了。

按说被警察抓走是张占魁罪有应得,此时的二姐应该是最解气、最高兴的时候。可一想到村里人都在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想到几个孩子大过年时其父亲却进了大狱,她迷惑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这个反转的结尾就把二姐表面强势而又心地善良的性格升华到了极致。

《银色百合》:刊载于《延安文学》2012年第2期。

这更是一篇完全“意外”的小说——故事情节曲折,意外迭出,而且这么多的意外里,既有并行意外,如老头是假鳏居,姜峰是假离婚;还有大小相套的意外,如小伟是小琴老乡这个大意外,还有小伟竟是小琴小叔子这个小意外,更有递进式意外:小伟卖血还账是意外,因卖血导致身体虚弱最后竟躺到了医院太平间是进一步的意外。这并行的、大小相套、递进式的反转应该是《银色百合》最吸引读者的地方!

《借种》:刊载于《延河》2012年第6期。

因为猴娃没有生育能力,和麦花结婚十年也没有一个孩子,夫妻俩在村子里抬不起头。麦花还上演过一出塞棉花套子假装有孕,让人伺候、羡慕的闹剧。后边有了猴娃提议,麦花同意的借种计划。这个时候,作家把有三个儿子的村长建刚因为儿子而骄傲至极做了详尽的描述:人家那三个小子,一个个肉墩墩、冒堂堂的,猴娃恨不能给自己抢过来一个呢。唉,人比人活不成,驴比骡子拽不成!猴娃觉得自己无论哪一头都不如建刚。

就这样,为了有一个孩子,猴娃躲了出去,建刚、麦花努力地忙活了半年,眼看雪都落了,快过年了呢,外面的工作很难干了,麦花肚子依然平坦坦的,一点动静也没有。当读者也感到莫名其妙时,作家忽然笔锋一转——医院的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麦花还是正常,建刚没有生育能力。医生说他的精液里根本没有找到精子。也就是说,村长的三个孩子和他没有一点关系,这样突然反转出的结果让作品达到了高潮。

《矿难》:刊载于《延河》2013年第2期。

其实我觉得这篇小说的名字取的不是最好,叫《矿难后》和内容更贴切。小说描写的是女人在发现自己竟然怀上了无赖拴狗的孩子后,她“心里乱哄哄的,一点儿头绪也没有”,这样犹豫不决中几个月过去了,肚里的孩子连丈夫也发觉了,她只得如实以告。当他们要打掉肚里的孩子时,因为时间太长了,做人流不安全,他们只得听医生的建议生下了一个女孩。出自男人的本能,广生不愿意接受这个“狗杂种”,但事实上,在作品中我们已经看出了他在慢慢的变化中,先是听从了医生的建议不再坚持做人流,后来是听了女人的话没有一生下来就把孩子送人,再后来在孩子满月后,在妻子的泪水面前,他又沉默了。这个时候读者似乎松了一口气,这个可怜的孩子保住了。

这时反转开始了:男人咳声叹气,一时气得没法,女人突然说:“广生,咱们离婚吧,儿子归你,那二十万,俺一分也不要。”“你决定了?”“我决定了。”

注意,提出离婚的不是戴了绿帽子的广生,而是女人。最后反转的处理结果对作者想表达出女人的善良是效果最好的,就好像她当初有机会打伤甚至打死拴狗,而最后并没有下得去手,这是一个农妇的善良;不愿意把孩子送人,这是一个母亲的善良;自认为身子已经脏了配不上丈夫而且一分钱不要,是一个妻子的善良。

《木观音》:刊载于2014年第3期《杨凌文苑》。

铺垫:先是冒险拼命保护玉观音,当房子被火烧着的时候,秋月奶奶拧着一双小脚不顾一切地冲进屋里,抢出了木观音。木观音冒着烟,她顾不得烫,硬是用手把烟给弄灭了……几个红卫兵上去夺,她拼了命地护在胸前,声音很尖锐,像只护崽的母鸡。后是多次在言语上表现出对幼女秀英的不辞而别的伤心生气,甚至在弥留之际把仅有的被虫蛀了的绫罗绸缎和几只古色古香长满绿霉的银酒盏给了长女秀娟,而不愿意给秀英“分一半”,还用最后的力气恨恨地说:这个没良心的,提她干啥?

到了这里,读者一定会认为秋月奶奶爱的是长女秀娟和两个残疾儿子,但小说结尾在说明秀英不是亲生的真相后,最后一句:木观音摔了个粉碎,观音像的碎片里,三个金元宝闪闪发光,让前边的全部铺垫完全升华——老人心里最疼的还是秀英这个不是亲生的闺女,这才是作者要歌颂的地方。

其实,在文学创作中,对“反转”技术运用得最好的是相声和小品,就好像抖包袱应该是相声作品必备的基本内容,没有包袱的相声作品是不会有观众的,小说不讲究包袱,但同样不能平铺直叙。通过这种“反转”会把主题鲜明地凸显出来,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主题凸显出来了,小说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