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六期 >> 正文

我是中国的一棵庄稼

日期:2017-12-08 10:04

我是中国的一棵庄稼

——党的十九大献礼诗

蒋建伟


我是中国的一棵庄稼


我是中国的一棵庄稼,

墨绿绿,油亮亮,高壮壮,哗啦啦!

从天明长到天黑,

从天黑长到天明,

从一个人的高度到下一个人的高度。


我是中国的一棵庄稼

金晃晃,白生生,香喷喷,火辣辣!

从春天一直盼到秋天,

从黄昏一直盼到黎明,

从一个太阳盼到下一个太阳。


我是中国的一棵庄稼,

红艳艳,粉嘟嘟,甜滋滋,水灵灵!

从这块地一直跑到那块地,

从这片大海跑到那片大海

从一朵花跑到下一朵花。


如果我们站在一起,喊出一个名字:

——中国。

这个一出口就让我泪流满面的名字,

这个让我们一条路一条路都背下来的名字,

这个把我们一把紧紧抱在怀里取暖的名字,

这个我们叫哑了的名字,

这个好像一粒粮食的名字,

把我们一口口喂大。

我们都是一群长不大的孩子,

到死,

都喊她“妈妈”。


吼声


我听见大地的吼声,

黑黑的泥土里万物齐鸣。

我听见暴雪的吼声,

白茫茫的悲伤淹漫起伏。

我听见江河的吼声,

轰隆隆的怒火朝我胸口涌。


啊,这是春天的吼声,

天地曙光大开,人间万物生灵,

我们打开了春天的梦。


我听见天空的吼声,

蓝蓝的虚无里说不完的空。

我听见祖先的吼声,

空荡荡的不甘让我心更痛。

我听见万马的吼声,

火辣辣的爱啊像太阳在滚动。


啊,这是中国的吼声,

大地山河万里,天下万马奔腾,

我们变成了狂飙的风。


最黑暗的时候,弹尽粮绝,四陷绝境,

多么漫长的无助,

我们向死求生,只有朝前冲!


只有杀出一条血路,点亮那火种,

我们才不怕死,

天,才会明!


我从一堵壁画上听这吼声,

我看见了你们愤怒的眼睛。


中国道路


呼——呼呼……

啪啪啪……啪啪啪……


就是这条路,

我们朝前走,

就为这召唤,

我们大步走。


我听见一阵阵海潮激荡,

我看见一个个奇迹诞生,

一直在开创,一直在开创,

啊,我的中国道路!


砸破一片天,

拼出一条路,

开天见日出,

吾血吾国土。


我听见一声声冲锋的号角,

我看见一双双强劲的大手,

一生不回头,一生不回头,

啊,我的中国道路!


东西南北的人,

走向这条路,

路的延长线,

是全世界的路。


我听见一个声音叫中国制造,

我看见这条路绕着地球在跑,

一直在引领,一直在引领,

啊,我的中国道路。


呼——呼呼……

啪啪啪……啪啪啪……


我们一路呼啸,

我们是一排排北风,

跑过大海,跑过沙漠,

跑过高山,跑过大江大河,

跑过森林,丘陵,高原和湖泊,

跑过平原上无边无际的早晨和黄昏,

跑过那么多我亲爱的村庄和城市,

亲爱的人,

跑过千里万里的天空,海底,梦境,

漫天的雨,

还有头顶的那个太阳,那个月亮,

那么多星星。


总也跑不出你的爱,你的爱你的爱你的爱,

你的爱啊,我的中国。


呼——呼呼……

啪啪啪……啪啪啪……


全世界的泪,只有一个名字。

全世界的风,只有一个名字。

全世界的笑,只有一个名字。

全世界的路,只有一个名字。

全世界的人,只有一个名字。

全世界的命,只有一个名字。


我们共同的命运啊,

我们共同的国!


朝霞啊,朝霞


我们变成红旗上的朝霞,

向着黎明出发。

我们变成滚烫无比的太阳,

照亮地平线上的神话。


爬着走,跪着走,站着走,跑着走,

这是一生的使命,这是一条中国路,

波澜壮阔,生死不休,啊……

许多人死去,许多人倒下,

还有许多人重新出发。


我们变成红旗上的朝霞,

向着寒夜出发,

我们变成崇高无上的誓言,

滋润每一棵树都发芽。


冻着飞,痛着飞,唱着飞,吼着飞,

这是一生的初心,这是一面中国旗,

万里召唤,日夜追随,啊……

我静静地倾听,你轻轻地诉说,

中国的朝霞飞满天下!


有一天我听到了你的呼吸,

那呼吸是多么甜蜜。

有一秒我感到了你的暖意,

那是你焐热了我的乳名。


朝霞啊,朝霞,

山河大地,生死相依,

我就是一面旗,一片朝霞。


一路向北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那个冬天,

下着一场冻死人的大雪!

从延安出发,一路向北啊,

向着东北,向着北安,

急行军!


一个人死了,一个人死了,

又一个人死了,

而继续踩出一个个雪窝窝的,

在北风尖叫声中高举着熊熊火把的,

点燃一片广袤的黑土地的,不怕死的,

从一千个到最后的一百九十五个,

建立一个黑龙江省的,

是共产党人。


一捧大雪,

十万朵雪花。


就是十万发子弹,

一枪一个鬼子!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这个秋天,

奏响一曲新时代的交响乐!

从北京出发,一路向北啊,

向着全世界,向着最寒冷的地方,

急行军!


一片庄稼熟了,一片庄稼熟了,

又一片庄稼熟了,

而继续收割一块块玉米水稻的,

在北风怒吼中攥出来浓烈的香气的,

熏倒一块淌着油的黑土地的,不怕死的,

从960多平方公里大地到一个小县,

引发一个八千多万人的大党的,

是中国声音。


一垄庄稼,

十万粒粮食。


就是十万个真理,

一口一声母亲!


如果雪花能说话,

如果庄稼能说话,

我一定告诉他为什么会愤怒,会骄傲,

告诉他冬天和秋天的故事


什么叫赵光镇、兆麟街,

什么叫靖宇县,尚志县,

后来的今天,

他们的人名变成了地名。


他们都是有骨气的中国人,

一人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


我们也是中国故事里的人,

我们也会变成一个个故事。


把我交给你


忘了我的呼吸,

忘了我自己,

忘了全世界都没了心跳,

因为爱着你。


忘了那炮火,

忘了那弹雨,

忘了血战中撕裂的伤口,

因为爱着你。


把我交给你,永远跟随你,

像朝霞奔向太阳,

像雪花拥抱大地,

我的中国我的旗……


记住我对你说,

记住我爱你,

记住全世界从没有绝境,

所以爱着你。


记住那声吼,

记住那面旗,

记住冰雪中滚烫的真理,

所以爱着你。


把我交给你,永远跟随你,

像朝霞奔向太阳,

像雪花拥抱大地,

我的中国我的旗……


一直爱到,

没有了我自己。


我黑黑的土地,黑黑的尚大嫂


其实你并不傻,

年年天天都替穷人活,

其实你并不是铁石的心肠啊,

抛家弃子咋舍得?

你是把前线当成了家,赶制棉衣没黑白,

你是把日寇恨成了鬼,针针线线来保国,

每一个伤员啊都是你救下的亲人,

你被人出卖,你受敌拷打,一个字也不说。


我黑黑的土地啊,黑黑的尚大嫂,

你抗日救国的好故事,还藏在我心窝。

哟儿哎——


其实你遭过的罪,

沟沟坎坎都往心里搁,

其实你并不是铁打的人啊,

舒坦的日子哪个不想过?


你如果是个不寻常的娘们,

啃天啃地也是一生,

你如果做个不说话的牲口,

挨打挨骂也是一生,

每一阵炮火啊可是你复仇的理由,

你冲破风雪,你支援抗联,

一直干到天明!


我黑黑的土地啊,黑黑的尚大嫂,

你的心像黑土那样亲,贴紧了我心窝。

哟儿哎——


黑土颂


我把天上的白云攥出油,

那是我多情的黑土。

我把天上的太阳攥出油,

那是我沸腾的黑土。


土里闪着金,祖先耕耘丰收,

千年万年壮我血骨。

土里淌出油,我们拼出自己,

千里万里哟一条龙。

生我养我的黑土啊,亲爹亲娘的土,

再痛苦的时候也不苦,

把你攥成一个日头。


我把天上的雪花攥出油,

那是我多情的黑土。

我把天上的月亮攥出油,

那是我狂舞的黑土。


月亮在发芽,我们破土挣扎,

笑着哭着一天天长大。

泪花里叫着她,我亲亲的大地,

千里万里数不尽的庄稼。


生我养我的黑土啊,一挥万里的土,

最辉煌的源头总是日头,

在我心上日夜奔走。


陌生的姑娘,我想你


啪——


一群车被赶上了北安县城,

一群人被赶到了熙熙攘攘的十字路口,

一个姑娘跟着mp3哼唱着一句歌词,

他知道电视上一个叫张婉清的女声,

2017年夏天唱了“因为单身的缘故”,

他听不见她的伴奏,

他被那句词烫了一下。


他的脸红了。


我盯着一张手机照片想了很久,

始终不知道他是谁。

只知道他很爱那个红旗漫卷过的地方,

那个怦怦乱跳的地方,

那个她。

陌生的姑娘,我想你。

陌生的姑娘,我想你。

你应该知道的。

迷路的虫子


从山走向山,

从海走向海,

从光走向光,

我亲爱的小孩。

从黑走向黑,

从白走向白,

是哪条虫子迷了路,

嗨,我亲爱的小孩。


你的泪里藏着海,

脚步停不下来。

没有什么表白,

我亲爱的小孩。

谁会把谁的心填满,

谁和谁会偷偷相爱,

是谁摊开一张纸这样写:

嗨,我亲爱的小孩。


迷路的虫子哦,迷路的虫子,

秋天它已经过去,

我们回家吧,小孩。


把我的手你的手紧紧拉起来,

把天地打开,

把全世界打开!

把我的心你的心轻轻放下来,

让黑夜透明,

让一场雪下进来。


迷路的虫子哦,迷路的虫子,

秋天它已经过去,

我们回家吧,小孩。


作家简介:蒋建伟,1974年生于河南省项城县农村,《海外文摘》杂志社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作品:散文《年关》,歌词《大地麦浪》《水灵灵的洞庭湖》等。其中,歌词《水灵灵的洞庭湖》曾获得湖南省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群星奖”等奖项。现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