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六期 >> 正文

学习历史 修养人生

日期:2017-12-08 10:02

学习历史 修养人生

——缘识史学大家阎崇年

◆张 阳


《学习历史 修养人生》是2017年9月17日晚,83岁高龄的著名历史学家阎崇年教授莅临陕西省杨凌农业示范区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为该校1500余师生及历史爱好者所做的一场主题学术报告。我有幸参与其中,现场聆听了阎老的精彩演讲。

说起我和阎老,还真是有缘,这个缘起应追溯到十三年前。2004年3月开始,央视“百家讲坛”栏目热播《清十二帝疑案》。时任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北京满学会会长、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的阎崇年,研究清史、满学兼及北京史已40余年,已是著作等身,因其曾出版过一部学术专著《努尔哈赤传》,被邀请首讲清太祖努尔哈赤。由于阎崇年颇具创新性的讲授风采,迅速得到史学界认可与大家一致好评,在编导一再要求下,阎崇年通过专题讲座的方式,提纲挈领,以非常生动的语言把有清一朝296年12位皇帝的历史全部讲完,让大众领略到了平常所领略不到的清朝的繁盛,以及大家熟悉的清朝的腐朽。阎崇年的讲述创下了央视该栏目的收视率新高,彻底打破了此前“百家讲坛”都是每个人讲一堂的格局,也是从他开始,央视开辟了“百家讲坛”主讲人系列专题讲座新格局。阎老不仅开辟了电视媒体历史系列讲座之先河,而且根据其讲稿整理而成的《正说清朝十二帝》等图书热销,还引发了历史类读物的“正说”与出版畅销热潮。阎先生贵为史学大家,却并不孤芳自赏,他走出书斋,经常以讲座的形式阐扬学术,普及历史,为历史学赢得了更多的关注和期待,他本人也由此成为备受瞩目的文化名人(即“学术明星”),被亲切地誉为“百家讲坛”的开坛元勋。

我本人自幼酷爱历史,经常与家人一起观看如《宰相刘罗锅》《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康熙王朝》《雍正王朝》《乾隆王朝》等热播历史剧,中学时代先后受到两位历史老师的影响,特别是在观看了阎崇年在央视“百家讲坛”主讲的“清十二帝疑案”系列专题讲座后,更是密切关注与他有关的电视讲座活动。阎崇年老师的大作我大部分都认真拜读过,不仅是其在央视的电视讲座同名书籍,还包括《清朝开国史》《阎崇年自选集》《努尔哈赤传》《袁崇焕传》《中国古代都市生活》《中国古都北京》等学术类专著,感触最深的是他对历史学术研究敏锐的视角、执着的精神、严谨的态度、真挚的情感和对历史叙述的技巧。他的作品中提出的卓有见地的学术见解,深深地感动和感染了我。

进入大学后,由于所学师范专业的缘故,我更加热爱历史,逐渐形成了正确的历史观,为此还在微信平台特别成立了大学文化组织机构“中华历史文明大讲堂”。十多年来,如阎崇年在央视“百家讲坛”系统讲述、相应出版的《正说清朝十二帝》《明亡清兴六十年》《康熙大帝》和《大故宫》等四个系列,共一百八十八讲。包括今年的《御窑千年》十七讲,我都一一认真仔细地看(读)过。

往日读其著作,观其电视讲座,对阎老师可谓仰慕已久,却一直无缘相识。今年9月份,忽闻阎老将要来陕签售新书《御窑千年》,并在大学开学术讲座,这才有了本文开头叙述的情节,由此得缘与阎老一见,现场聆听讲座,并与阎老亲切交流合影,得到亲笔签名赠言;同时,邀请阎老担任我亲自创办的微信公众平台“中华历史文明大讲堂”的首席历史顾问,阎老欣然允诺。

阎老是一个低调、谦和的人。他平易近人,跟我之前所见到过的我国著名蒙古族女中音歌唱家德德玛老师一样,可亲、可近、可敬,真是人如其名,名副其实,现实中见到其本人感觉更加亲昵。得知我是一位特别钟爱历史的年轻人,他非常主动热情地与我握手问好,一言一行表现得特别谦虚随和。阎老特别悉心签写名字钤盖印章,并赠我吉祥祝福之语。

阎老是一个专业、敬业的人。他对历史有情,学养深厚,既有引人入胜的故事,又有深厚扎实的史实。他讲课语言通俗,表述准确,深入浅出,雅俗共赏,从而满足了广大受众的愿望与要求。对史料运用的稔熟、对历史描述的细腻、对问题考证的入微,绝非无心之人所能做到,他的有心与用心成就了一段信而有征的信史。不矫情不做作,比如他讲述并出版的《御窑千年》,为此他还来到陕西,亲自去了位于铜川市耀州区的耀州窑博物馆及其遗址,亲察亲访。

阎老是一个勇于创新、学术著作等身的史学大家。譬如他在央视讲过的《正说清朝十二帝》,以清朝十二个皇帝的生命轨迹为线索,围绕清宫疑案,讲述清朝历史;《明亡清兴六十年》以明朝大将袁崇焕为典型人物,仅涉及明清交替之际六十年的历史;《康熙大帝》则更为单纯,是以康熙皇帝的生命为经线,以历史事件为纬线,讲述康熙朝六十一年的历史。上述三个系列,均属于历史学的范畴。到《大故宫》就有所不同了,它既有历史学,还涉及建筑学、文物学、文献学、档案学、艺术学、园林学、规划学、故宫学和满学等;而且时间跨度近六百年,内容涉及历史、人物、时间、建筑、文物、宫廷、园林、艺术等,方方面面,林林总总,太大,太杂。总的一个特点就是“大”。

再看2017年的《御窑千年》,这是由历史学家撰写讲述的简明瓷器文化史,应当说是《大故宫》系列的一个延续。阎老为何由历史学跨界讲起御窑?据阎老本人说,是他在讲述《大故宫》过程中,逐渐开始关注御窑和瓷器的。瓷器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项伟大创造,是中国对世界文明的伟大贡献。所以,要深入了解中华历史文化,尤其是宫廷文化的精髓,就应当了解御窑文化。他多次查阅历史古籍、档案文献、府县志书、文集笔记、学彦新著、期刊论文、院馆珍萃,考察古窑遗址、博物馆藏、考古发现,亲临高岭、参观工艺、访问艺人,参与古窑复烧、开窑仪式,目睹体验瓷器制作的72道工序。从中,他体会到了御窑文化的博大精深,感知到了瓷器艺术的真善美,因之心潮澎湃,肃然起敬,于是从心底生发出了要为伟大工匠精神大声讴歌、撰写实录的强烈愿望。

正如阎老在其著作《正说清朝十二帝》一书的扉页上所写:“历史是镜子,历史也是艺术。它可以借鉴,更可以欣赏”。阎老还说,对待历史,应当敬畏。为什么要“敬”?因为吸取前人经验,会得到宝贵的智慧。为什么要“畏”?因为重蹈前人错误,会受到历史惩罚。对于历史,既不能浮躁,也不能片面。有两种极端的倾向:一种是忘却历史的耻辱,另一种是抹去历史的辉煌。正确的态度是,既不要抹去历史的辉煌,更不要忘却历史的耻辱。

阎老在其《明亡清兴六十年》一书的《序》中,还特别指出我们广大受众学习历史的旨趣:

——求知,历史会提供丰富有趣的知识;

——求真,历史会提供江山风雨的真实;

——求励,历史会提供修齐励志的经验;

——求愉,历史会提供赏心丽目的愉悦;

——求鉴,历史会提供参政资治的通鉴。

唯有不断地探索历史,学习胜利者的智慧与修养,记住失败者的愚蠢与骄纵,我们才能逐渐提升自我修养。不论今后身在何方做什么事,我都一定会坚持学习历史的兴趣爱好,特别要学习阎老“埋首书林,正说历史”这种发奋的精神,持之以恒,一以贯之,并为弘扬中华优秀的精神文化,传承中华优秀的历史文化做出积极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