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六期 >> 正文

职院寻秋正当时

日期:2017-12-08 10:02

职院寻秋正当时

◆西北文学研究院 潘飞玉


这个秋天来得太仓促。天气闷热中,几乎没有清醒的认识,就被一场接一场的雨打断。天晴起来,秋就深了。

秋在校园走过,我在校园走过。一片一片的雾,一滴一滴的露珠拥着我,感觉不是走向流年,而是走向凝固的风景,走向恒远。唰地一声,太阳就挣脱迷雾,站在了远方,眼睛被晃得眯了一下,身边多了一些什么,需要我感受,寻找。这样的情景不断在反复,秋不断在加深。

映入心中的首先是那些银杏。它们是最敏感的,一点秋味就让它们迫不及待地披上金黄,然后从高高的枝头,把美丽的姿态飘下来。一天一天,叶子不断在坠落,树干就显得有些羸弱,白果也在我的眼中丰盈起来。银杏是古老的先进,雌雄异株。它的枝干绝少横生,美感很强。有些学生将叶子捡起来,小心地夹在书中,这多像是我在仪农求学时的模样!一片片银杏叶在书里,偶然被翻到,想起捡拾时的情景,想起一些感动,那是一种多么陶醉的感觉。他们也会有吧,在青春的记忆里,这些叶子像是美好的词语,能叠高诗意的岁月,让青春变得沉甸甸。那时,我们总是把那片校园称为仪苑,那些植物高高低低层次感很强,和如今宽阔的平面感很强的校园,真的是不一样。

其次是栾树。校园多栾树,我们办公室南边就有一片。它们对秋的态度就和银杏不同。它们把果实举过头顶,然后变黄变红,像一树一树的火焰,当风吹过,就烈烈燃烧。而叶子还绿得依旧,层次分明,让人联想很多。每次闲下来,我都会将玻璃窗和纱窗一起打开,看着栾树,呼吸着微微凉下来的风,什么也不想,真的是美好的享受。每每看到山中秋色的景致图片,绝美的就是栾树这种色彩和情绪炽烈的组合,它们是秋色中当之无愧的主角,绿和黄,只能作为配角,作为陪衬罢了。

最喜爱的还是柿子树。校园里东一片西一片,叶子开始泛红泛黄,而柿子的光泽已经从我的眼中突显出来。它们或紧紧挨在一起,或独立站在枝头,引人目光。成熟后的柿子就像是一个个名词,沉甸甸地有着重量,叶子就显得黯然失色了,虽然它们的颜色也在努力变化,但主角不是它们了,它们只能是一个个形容词,最终繁华落尽,把舞台留下。这个时候学校是匆忙的,上树采摘柿子者此起彼伏,不少办公室都挂着一串一串柿子,话题一再被提起,一再被加深。

有些秋意是循序渐进的,比如五角枫,它会红起来;比如菊花,会招展起来;草地也会变黄。但这些都不是我在这个秋天所隆重感知的,我只在我的思绪里寻秋。

寻找的含义在行走。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是我们的喜悦;同时也是凋零的时候,像极了感叹;而更是美丽的季节,到处都是拍摄的场面。校园里上下课优美的音乐声定时响起,让我不自觉地想起这座校园,就是周秦时代的辟雍,最早的学府所在。在秦湖边上,也有着一片蒹葭,让人重温《诗经》的韵律。寻秋,走在三千年前和三千年后,我和谁是同一个人。想着想着,雁翅就滑过湛蓝的天河,秋已经很深很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