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五期 >> 正文

多情而富有哲理的旋律

日期:2017-11-10 09:19

多情而富有哲理的旋律

——读宁颖芳的诗有感

◆杨天庆

“今生无法到达的地方,都是远方!我步履匆匆,不停地奔跑,而抵达的远方,又逐渐成为厌倦的旧地。”读着女诗人、咸阳作协副主席宁颖芳的诗《远方》中的这些句子,我忽然明白了我在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上学时,摄影课上韩丛耀教授讲《悲剧心理学》时关于距离产生美的论断。他说人们一代又一代地夸赞月亮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月亮看得见摸不着;人们还赞赏自由女神像的美,因为她是雕塑,没有生命,是带不回家的女人等等。宁颖芳用她的诗《远方》和韩教授讲的课,就是想告诉人们,缺陷也是一种美,把美好的东西放在心里,千万别捏在手里,那样容易碎。

一、宁静。颖芳的诗和她的姓一样,给人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但是,我读到她的第一首诗《倒影》,却是在炮火连天的喧嚣声中。那还是我在苏丹当第三十一批援非医疗队长的时候。一天,我奉命到苏丹和南苏丹交界的达马津验收由中国政府援建的中苏达马津友谊医院。刚刚到达,苏丹和南苏丹两国政府军在达马津发生冲突,我们被困在了医院的施工工地上。战火中,我躲在一个地下室里看手机,好在手机是通的,同学贾松禅给我用微信发过来一首诗《倒影》。我清楚地记得诗是这样写的:“我爱着你吗?也许更爱的,是你的倒影。为什么,水中月总比空中月迷人。此去经年,山高路远,天地苍茫,我只需一池碧水,用来存放梦境,你在彼岸,也在此刻。”读着读着,我忘了炮火声,听见了哭声,一回头看见我的文书兼护士白静静站在我的身后,也在看我手机上颖芳的诗。看白静静哭了,我刚才还被炮火扰乱的心反而安静了下来。我高声地朗读起接下来的几句:“不必相濡以沫,也许相忘于江湖,才有回眸时,那个绝美的倒影。”我把诗读完了,炮火停了,我奔腾汹涌而且十分担心安危的心变得安静了。也许我不那么强大的心脏也明白了:人逢凶险须安静,人遇吉样勿忘形。永远记住人正影不斜,事正理更端。颖芳诗中隐藏的这些哲理,需要有心的人去参悟。要悟透,就必须静下心来,彻底地做到宁静致远,把自己的言行从脚到头地倒过来看一遍,看看是人形多一点,还是妖形多一点。

二、新颖。“天若无情,为何降雨?天若无爱,为何飘雪?”著名军旅诗人周涛这句与雪有关的诗句,一直扎在我这个曾经的边防军人的心中。从军三十年来,我一直很关注有关雪的诗句。20155月,咸阳一些文人墨客相聚于咸阳望湖楼,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也参与其中。交流中,我向颖芳老师讨到了她的诗集《倒影》。散席后,我躲到咸阳湖畔一棵柳树下,借着路灯的灯光翻看起了《倒影》。《一片雪花》映入眼帘:“有时候,我相信,捱过漫长的冬夜,仅仅是为了等待一片雪花!是的,一片就足够了。”这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形象而真实的边防军人光辉形象的写照吗?那年,和我同去新疆边防部队当兵的咸阳战友有近二百人,他们入伍三至五年,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上了边防,到退伍才下来。常年与冰雪为伍,有十多人为国捐躯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雪域高原,有五十多人患上了高原病。他们把一生最美的青春献给了祖国,献给了边防。作为边防军人的我,一直想寻找一句与边防战士最熟悉和热爱的雪的诗句,来表达边防军人对祖国,对边防无私的奉献,无私的爱。这个愿望我在颖芳老师的诗集中找到了。这就是:“一片雪花,我要把它珍藏在心中,给未来可能的玫瑰,留下一个信物。”

三、芳香。“出污泥而不染”是描写荷花的名句。那么有没有不那么文绉绉,且朗朗上口的美句呢?有!颖芳那几句“我爱它,不只是田田莲叶,满地荷香,我更爱它的暮年,枯叶上的雨滴,灵魂里的孤独。而更爱,是水的深处、更深处,沉淀下来的淤泥”。颖芳是位从农村走出来的诗人,她的诗充满了农家的芳香,比书香门第写出来的荷花更接地气,更具有生命力。关中地区老百姓爱说一句话:“香飘万里的不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和时红时绿的花朵,而是你身上的道德情操和才华素养。”颖芳是一个德艺双馨的诗人。她为人谦和,乐于助人。担任《秦都》文学总编,热心培养文学新人,不但得到文学界一片赞誉,而且她那香气十足的诗句也在广阔的祖国大地流芳,深得老百姓喜爱。去年夏秋交替之际,我到内蒙古四子王旗参加一个国家健康教育培训活动,早晨一起床,草原上一处军营的广播里传来配着优美音乐的诗朗诵《从清晨开始》,一听,是出自颖芳笔下的美丽诗句:“我对生活的热爱从清晨开始,窗外第一缕阳光多么干净明亮,树枝在微风里轻摇摆,电线上几只麻雀飞起又落下。空气中弥漫着刚出笼的包子和烤红薯的香味,洒水车唱着兰花草轻快地驶过街道,新鲜的白菜和土豆被运往蔬菜市场,沾满露珠的玫瑰和康乃馨也在途中……”听着听着,我醉了,比昨晚喝的内蒙古的河套老酒和马奶茶醉得更过瘾,但是更香,香得我怕人被叫醒。

作者简介:杨天庆,男,19686月生于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现为陕西省作协会员、咸阳市作协会员。1984年入伍,1992年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发表新闻通讯、文艺作品达100多万字,其中散文《柯柯牙之恋》、报告文学《老班长轶事》等作品获全军优秀奖,长篇小说《大爱漫苏丹》被评为陕西出版资金精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