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二期 >> 正文

张兴海的《圣哲老子》

日期:2017-04-13 11:59

张兴海,西安周至人。近老子、慕老子、学老子、迷老子,最终著老子。2007年,35万言之《圣哲老子》问世。翌年3月,京城召开研讨会,文坛轰动。媒体谓:陕西文学井喷现象代表作之一。

老子书写空白乎?非也。老子书写单薄乎?否也。然张之《圣哲老子》,李星语,乃“最为雄沉、厚重,最为完整、丰富,也最具思想启示和审美价值的一种。”

初,楼观台道观欲延高手,编著圣哲老子电视剧,张得邀入列。广搜资料中,春夏寒暑,上下千年,张对圣哲畏而亲、亲而喜、喜而敬、敬而大生其趣:何不亲著一部圣哲小说!此意一出,己人皆骇。然此时张意已决,遂丹田存气,肢蜷敛力,摒弃喧嚣,志柴门深山、十载磨剑。期间,虚极守静、清雅沉心,11载后,宏著终于得出。钦者叹:何以能历时11载,呕心沥血,志笃神定,成此煌煌大作?张兴海回:唯兴趣乎!

于《圣哲老子》,张兴海之笔墨品味高雅,文采斐然,纵横恣意于春秋百家斑斓恣肆之思想文化生态。这里圣人云集、哲人坦陈、歌人放纵、情人绚烂。作者大量运用诗经、民谣、俗唱、俚语、传说、风情,构成了小说最斑斓、诱人、出彩之元素,幻化出一个生机勃勃、活力充沛、充盈生命元气的大千世界。作者妙笔之下,“三图”得现:思想文化生态图,山川地貌生态图,草根文化生态图。于兹文化生态图中,活跃着老子、孔子、孙子、尹喜、苌弘、庚桑楚、崔旦、徐甲、苌姬、子路……老子的生命及哲学思想,在这里孕育、形成并卓然面世。纵而览之,全书充满意象,布满玄机,盈满诗情。下笔初,张四原则:“拒绝拘谨,拒绝平庸,拒绝过分理性,拒绝情感冰冷。”页页书稿,实乃张兴海饱蘸感情滴滴而沥、凄凄而注成之也。

特别处,小说有原始大胆之性描写。小说写出了几个出色女性,亦写其情事性事。然张写性事,则用人类学自然生理、道家阴阳养生之视角。他写老子和夫人希的、孙子和崔旦之间的性事。从性事出发,老子和孙子分别体悟到了人生之道、宇宙之道、用兵之道、治世之道。老子因此悟出“负阴抱阳”,悟出“众妙之门,玄之又玄”,悟出“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性之描写,势而释、释而真也。

小说中,秦地采药人吼唱的《叠合》歌,痛快酣畅,充满原始生命之意味。“叠合”者,关中至“土”至“脏”之俚语方言,喻男女大胆野合、毫不顾忌之作为,突显人之动物性。但作者以阴阳、乾坤、牡牝、坎离来透析其奥义,遂成为轰轰烈烈生命活剧的演出和玄妙思想诞生的引火。“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够精,万物化生。”——《叠合》歌中,生命的欢畅与苍天大地融为一体,生命与哲思,相并诞生。

陈忠实说张兴海“具有非凡的勇气和智慧”,雷达称张兴海“乡野文人”。何镇邦言《圣哲老子》“国家级的作家不一定就比草根作家高明。”雷抒雁说张兴海花多年功夫干一件活儿,陕西的话叫“咥大馍”……获柳青文学奖后,张兴海之获奖感言:“在我看来,柳青也是一位圣哲。‘六十年一个单元’是生命写作的宣言。”

近岁,《圣哲老子》之外,张兴海著述颇丰,有数百万字昭示。

余谓“张”者开也,“兴”者启也,“海”者汪洋恣肆也;“张兴海”者,开启历史小说之航母,驶向广阔之大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