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二期 >> 正文

陕西文学:“断代”与“90后”作家创作

日期:2017-04-13 11:58

一、忧思 “陕军断代”

陕西一直以来无可争议地被认为是文学大省和文学强省。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陕西作家就继承中国新文学精神,从现实生活中吸取养料,直面社会,思考人生,探求真理,形成了陕西文学创作特有的“陕派气质”。从早年在延安时期成名的柳青、柯仲平到其后的杜鹏程、李若冰等,以及后来被称为陕西文学三驾马车的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一大批作家的崛起,陕西作家群一直都是蔚为壮观的。甚至在90年代掀起的“陕军东征”,足以让陕西作家群自豪许久。

但陕西文学的可持续发展问题,一度成为陕西作家群十分忧虑的命题。作为有责任和有担当的著名评论家马平川,在200497 日的《文艺报》发表《陕西文学:寻找40岁以下的青年作家》一文,引起文学界对陕西作家断代的思考。1024日《陕西日报》秦岭副刊推出专版,集中刊发了陕西评论家周燕芬、李震、马平川、常智奇、邢小利等对“陕西作家是否面临断代”讨论的文章。《华商报》很快也分别推出“关注陕西青年作家系列报道”“陕西青年作家群何日出征?”“陕西文人纵论青年作家”等报道,陈忠实、贾平凹、叶广芩、高建群、李星、常智奇、刘卫平、李国平等陕西大腕作家均纷纷就“断代”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力图通过各种平台推出一批在创作观念、风格和方法上更有探索性的作品的陕西青年作家,“加大对青年作家的培养力度,将青年作家扶上马,送一程,早日跃上全国文坛。”

时隔四年,马平川又在《文艺争鸣》200710期发表《断代现象与陕西文学的可持续发展》一文,对陕西青年作家写作状态、写作困惑进行了进一步的梳理和思考,希望更大程度上引起了政府部门对青年作家培养的重视。2007年底,陕西省作协成立陕西文学院,首届签约作家的名单上不乏很多青年作家的身影。20084月,在陕西省政协十届一次会议的专题讨论会上,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冷梦向大会提交了一份名为《解决“断代现象”危机,加快陕西文学事业的可持续发展》的提案,得到了许多文艺界委员的支持。该提案同时得到省政府的高度关注。同年,陕西省作协成立柳青文学奖,并在第二届评奖项中增设新人奖。2014年陕西省委宣传部组织实施“陕西百名青年文学艺术家扶持计划”,2016年又组织实施“陕西百名优秀中青年作家艺术家资助计划”。这些来自政府和作协的诸多扶持和支持,无疑是对当下陕西青年作家创作极大的鼓励。

因此,在十多年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陕西70后、80后作家不断涌现,并在这几年,陕西90后作家也在全国初绽芬芳。在省委宣传部接受两项计划的90后作家中,已有多人在全国核心文学期刊崭露头角,成为一股新生力量,直接影响着陕西文学未来的发展。作为“陕军断代”现象命题的提出者马平川,也一直在关注着他们的成长问题。

二、新芒  90后作家现状

201610月,《文艺报》与《作品》、中国作家网联合推出“90后作家——正在成长的文学力量”专题,首期推出“90后”小说作家十名,其中陕西占了三名。这应该是值得陕西文学界喜庆的大事,90后陕西作家作为80后作家新生力量的补充,已迈出了自己青春坚实的步伐,极力走向全国。而这似乎已向人们证明,十多年前陕西文学界对“陕军断代”现象的忧虑与思考问题已迎刃而解。这群新生力量犹如麦芒一般,已闪耀着锐利的光亮。

三位90后作家分别为范墩子、王闷闷、宋阿曼。从《文艺报》的推介来看,小说写作者应是本次推介的重点部分,其实,陕西90后还有一群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作家却一直被我们忽视。比如程川、高璨、高一宜、王安怡佳、张可欣等。他们急需一次在全国媒体整体亮相的机会。笔者以为,他们组成了陕西90后作家写作的新格局。也可以毫不逊色地说,范墩子、王闷闷、程川可以被视为陕西90后作家的“文学三剑客”,引领着未来陕西作家创作的新方向和新格局。而宋阿曼、高璨、高一宜、王安怡佳、张可欣则是陕西90后文学的“五朵金花”,为女性文学的创作增添了新的气象和活力。

对于“文学三剑客”,从地域来看,王闷闷1993年出生于陕北榆林,已出版长篇小说《咸的人》《米粒》,目前在西北大学现代学院任职。范墩子1992年出生于关中永寿,大学本科就读于沈阳理工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因酷爱写作,在《作品》《西部》等发表多篇中短篇小说,获首届陕西青年文学奖小说提名奖,已被推荐就读鲁迅文学院第32届高研班。程川1993年出生于陕南宁强,目前就职于四川某出版社。他们三位与路遥、陈忠实、贾平凹出生地域完全一致。从创作风格而言,更惊人的是,他们的文学创作风格居然也与这三位著名作家前期的创作风格似乎一致。王闷闷一直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范墩子致力于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创作,程川写诗歌,偶尔写散文,但篇篇散文均是精品。从影响力而言,三位90后作家均已受到全国重点文学媒体的关注,范墩子和王闷闷,尤其《作品》在2016年推出“90后推荐90栏目”中获得了媒体的极大关注,而程川则凭借作品《忆江南》获得首届华语青年作家奖提名奖后,被媒体广泛关注。

“五朵金花”,宋阿曼,1991年生于甘肃平凉,目前于西北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在读,小说和诗歌都有涉猎,作品受到不错的评价,她也在《西部》《作品》《诗刊》《长江文艺》等发表作品多篇。高璨,1995年生于西安,9岁开始出书,11岁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迄今已出版多部诗集和散文集,且多次获奖,被媒体称为“中国十大90后作家”,目前就读于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张可欣,1995年生于西安,已出版《我要成为谁》《十一月影子》等多部著作,且多次获奖。高一宜,生于1998年,受父亲高鸿影响,爱好写作,8岁发表作品,12岁加入陕西省作协,已在《诗刊》《美文》《青年作家》等发表作品数十万字,且多次获奖,已出版作品集《别说话》等,现就读于西安外国语大学。王安忆佳,1999年生于西安,已发表童话、散文、诗歌、小说多篇,多次荣获全国青少年写作大赛奖项,出版个人作品有《丹妮和她的魔法书》《花开有声》等多部。

从以上各位90后作家文学简历可以看出,王闷闷、范墩子、程川均是从农村走出来的青年作家,他们作品的精神源头仍在出生地。而宋阿曼、高璨、张可欣、高一宜、王安忆佳,她们均是在城市里长大的青年作家,故创作风格和作品的精神源头与他们成长的环境有很大关系。这八位作家创作的作品,无论从地理意义和文学意义,都以陕西(或紧邻陕西)的三秦文化内涵为拓展,从而创作出了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

此外,生于1991年的陕北延川作家曹江,目前在小说创作上有不错的成绩。生于1990年的府谷诗人王磊和生于1994年的陕南镇安女诗人高短短,在诗歌创作上也取得了斐然的成绩。

对于宝鸡90后作家群而言,除了张斌和康远飞,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作家似乎凤毛麟角,这也许需要引起宝鸡文坛的担忧。张斌,1990年生于宝鸡扶风,出版作品多部,曾获中国少年作家杯特等奖等。康远飞,1995年出生于宝鸡岐山,少年成名,曾受到央视和全国多家媒体关注。

三、思考 如何让陕军突起

对于陕西90后青年作家是否崛起,我始终存在疑问,但这八位作家目前能够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力,说明陕西文学未来的发展至少不存在“断代现象”。至此,我们发现了这些有潜力的“禾苗”,我们现在应该正视如何“呵护”这些禾苗的茁壮成长。

曾经,我们在讨论陕西70后和80后作家写作时,时常拿其它省作家的状况与陕西作家比较,“甘肃小说八骏”“广西文学三剑客”“宁夏文坛新三棵树”,这些在一度时期让陕西文坛“羡慕妒忌恨”的文坛新苗突然出现,让我们愧叹许久。但随着这些身处陕西或陕西籍的90后青年作家的异军突起,我深信随着他们浩浩荡荡的前进,一定会扛起“陕军东征”的大旗,引起全国文学界的广泛关注。

“陕西作家要有大心胸,长眼光,把目标盯向全国,不能在省内取得成绩就固步自封,沾沾自喜,作家自己要善于寻找突破。”(贾平凹语,《西安日报》,2006922日)这是作为陕西文坛巨匠的贾平凹对青年作家的鼓励和寄语。而作为陕西青年作家的组织机构之一——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青年作家的培养和发现,并利用《延河·下半月》,对王闷闷、范墩子、高璨在“青年进行时”栏目进行了主要推荐;《西安晚报》则一直把发现文学新人作为目标,举办青年散文大赛,并重酬奖励鼓励青年作家创作。作为在全国有影响力的《延河》《延安文学》《美文》,相对来说,则对陕西90后作家关注较少。因此,我个人以为,应该用新的姿态和思维去为90后作家建立一个大的平台,利用现有的文学阵地,让这八位甚至更多的陕西90后作家尽快在陕西的主要文化媒体进行一次集体亮相,或者对他们进行摸底调查,对近期和远期的写作有计划地进行创作,在合适时机,在全国文化媒体集体出征,这或许才是当下陕西文坛为陕西文坛崛起要做的实事。

再次,陕西文坛要有包容的心态。程川、高璨属于从陕西走出的陕西籍作家,他们或外地求学,或在异地工作。高一宜与王安忆佳目前还是学生,她们是否以后定居陕西还是未知数。宋阿曼则是甘肃籍,目前在陕西求学。但无论如何,既然这几位能够在陕西这片土地上成长为佼佼者,陕西文坛就应该有义务和责任将他们“扶上马,送一程”。

四、期待 陕西文学再出发

我们在重新探讨陕西90后创作内在的纯粹的文学与文学力量,我们却一直用一种另类的眼光和姿态去看待他们,感觉他们缺乏虔诚的写作态度,并且感觉他们缺乏乡村经历和生活阅历。其实,当下的文学写作,不光是乡村的,也是城市的,文学的多样化与写作的多样化,让他们的写作素材也多样化。通过他们的作品,我们已经能够在他们的笔下,看到对人的思考,对人性的思考,以及对良知、正义的承担和对社会历史进程中苦难意识、悲悯情怀的深切关注和体恤,作品的艺术性也明显增强,也有可强的阅读性。

所以我们期待,新一代的90后作家能够写出纯粹的、清洁的、澄明的、有精神向度的、厚重大气的扛鼎之作。“陕西年轻的一代作家要成为一支朝气蓬勃的创作队伍,要在陕西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文学氛围的滋养中,时刻牢记陕西文学的革命传统,坚持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反映人民心声,贴近时代,挺立潮头,要在作品的思想深度、生活厚度、情感力度上下功夫,做出个性化的、卓越的努力。甘于寂寞,开阔视野,勤奋创作。在与时代、自然、人民、土地、生命血浓于水的交融中,获得丰沛的元气和鲜活的生命力。”(马平川语)这是有担当的陕西作家们的期待,也是陕西文坛的期待。我们也期望,陕西或陕西籍90后作家在吸取上一代作家优秀的文化传统和创作思路的基础上,走出属于自己独特的风格与特点,并在当下的创作困境中突出重围,为“陕军再出发”贡献力量!


作者简介:扶小风,原名李宇飞。1981年生于陕西扶风。著有长篇小说《左年》,散文集《湋川笔记》等。曾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第二十四届孙犁散文奖、第四届柳青文学奖、第七届冰心散文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