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二期 >> 正文

论赵丰散文的创造性思维

日期:2017-04-13 11:58

赵丰是一位思维敏锐、善于创新的散文家。在他的文本中,传统的散文表现手法被颠覆,代之的是新颖的思维方式和行文特征。他将自然、生活的方方面面,用创造性的思维形象表现出来,并通过对文学的灵感与直觉将其转化为心灵的感悟和精神的拓展,使读者获得思想的启迪和精神的愉悦。

一、艺术方式独特的哲学随笔

赵丰的散文在立意上独辟蹊径,运用哲理性的思维方式、形象化的语言表述叙述事物,使得事物在他的笔下呈现出时空交错、纵横自如的新天地。他见诸国内文学期刊的有关西方哲人的随笔,是与思想家的审美对话,其构思的新颖和行文的自由,开创了思想随笔的另一种写法,完成了哲学与文学的完美对接。

在随笔写作中,赵丰擅长从西方先哲那里汲取精神力量,并化为生动的艺术想象和理性叩问。在他的作品里,我们看到的是作者以招魂般的虔诚,穿越时空去造访那些古老的国度,从遥远的时空把一位又一位西方哲人请出来,亲见其肉身,亲见其悲喜和苦闷,领受其思想的光芒。正是赵丰的虔诚和渴望,让一个个思想家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活了过来,进而发生心灵与心灵的碰撞,思想与思想的交汇,目光与目光的对视,乃至肢体与肢体的相触。先哲的思想成果融注于其人生命运行和生命体验中,同时也映照了作者的人生际遇和人生体验,并赋予其存在的意义。

《帕斯卡尔的芦苇地》是这类作品的代表作。这篇被选入各种随笔年选,作为全国各地高考语文模拟试题、进入高中教辅书的随笔,其行文的自由度前所未有。赵丰在家乡的沣河里看见了一片芦苇,于是把它设想为帕斯卡尔的芦苇地。想象,是赵丰与思想家零距离接触的唯一方式。巨大的时空,让他无法与哲学家零距离接触。一片芦苇地,是赵丰铺展开想象帕斯卡尔的空间。在赵丰的幻觉里,眼前出现了一片芦苇,它生长在临水的河边,茎杆中空,叶子翠绿,在风里歌唱,并开出美丽的芦花,帕斯卡尔在其中行走……帕斯卡尔在其中坐卧,行走,思考。那是属于他的精神家园,由他开垦、播种、耕耘,并最终收获的芦苇地。那是在世界的一个极为隐蔽的角落,永远不会被别人发现;或者说,那是人们用肉眼无法触及的芦苇地。他在其中尽情想象、呐喊……在这里,赵丰给帕斯卡尔设计了一个理想的外部环境。正是具有了这样的环境,帕斯卡尔才能收获到不同凡响的思想硕果:“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赵丰不是哲学研究者,他的文字没有过多纠缠于哲学思想的叙述,而是把笔触伸向哲人的成长阅历,探究他们成功的秘诀,或者重点围绕某句名言阐发生命的意义。《孤独的散步者》写卢梭,抓住的是卢梭在孤独里的漫步遐思。这是一个象征,是作者心仪的一个意象。卢梭的孤独其实是一个清醒的先知先觉者的孤独,他以超凡的勇气,为人类社会清理出一条思想通道。卢梭晚年所做的《孤独散步者的遐思》,被赵丰视为心爱之作,他说:这本书“再现了作者处于最纯真状态中的形象——真诚、淳朴、爱自然、爱人类。你能把心安静下来吗?如果你还沉浮于喧闹之中,我说,你最好选择逃离,然后再打开这本书”。作者在卢梭的孤独里,体会到一种境界。赵丰在言说卢梭时,你能体察到他的疼痛,能意识到他将卢梭暗许为知己的冲动。

与哲学家虚幻而又“真实”的相遇过程,使得赵丰的行文描述具体真切,具有鲜明的审美特征。他的叙述高度概括,具备思想的对话气息。和余秋雨《文化苦旅》等著作的漶漫无边相比,赵丰的随笔集《思想者的彼岸》具有专题性的紧致和严整。和周国平等《诗人哲学家》的文本解读相比,具有当下化的生活与心情。这是赵丰哲学随笔审美阅读的冒险之旅,是散文写作思想提炼的智慧之作。面对哲学原典著作,这是进行审美观照的佳作,是思想对话的创作,是面对哲学原典完成审美对话的高度成功作品。

赵丰的随笔集《思想者的彼岸》以四十位西方哲学家的生平和思想为素材,铺展思维和想象,这样的选材对散文家来说是一个冒险行为。因为哲学是一种高度抽象,是极其严密的逻辑思维,而文学是形象思维,这是两个领域的事情,掉进哲学里,就会失去文学性,枯燥无味;而偏于文学,则有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在这种境况下,赵丰先生在做着前所未有的探索,而且是成功的。在他的这部著作里,文学和哲学并没有打架,而是完成了一次华美的高潮迭起的交合。产下的文字既不是哲学家小传,也不是哲学论文,而是充满着生命力的具有独创性和独特气质的散文作品。这样的作品,无论是艺术性还是思想性,都有十足的分量。能产生这样的作品,源自赵丰对人生的深切疑问和对散文文体的大胆探索。

赵丰的哲学随笔是思想者的生命赞歌,同时也昭示着他文学探索的执着。他以其非凡的想象力构建了一幅幅跨域时空的人物共存共生状态,为作品建立起了非凡的文学品格。共存共生的创作主体精神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文学命题。共生不是冷冰冰的对象化,它是让对象活在自己的精神生命里,与对象共同构成自己新的精神境界,近似于佛教里的“心、佛、众生原是一体”。在一个作家的精神世界里,有多大的时空状态,谁与他共存共生,有多少人与他共存共生,能否与天地万物共存共生,是否有这样的自觉,这些“共同”决定着一个作家生命的广度、深度和生命体验的饱满程度,既决定着他的生命品格,也决定着文学作品对于人类的意义。对于散文随笔这种直接呈现心灵状态和精神历程的文体,作家更应该有共生的自觉。这是赵丰给予我们的文学启示。把一次次哲学阅读化成一个个风生水起、昂扬低回的生命历程,构建起一幅幅跨越时空充满生命张力和思想交锋的图景,这在当前的散文创作中可以说是别开生面的,其独创性令人瞩目。

赵丰的思想随笔,突破了以往随笔的惯用写法,个体生命的张扬和个性的生命体验既增强了作品的亲和力,也强化着阅读的在场性,为日益浮泛或生硬教条的散文创作带来了崭新的气象以及思想的力量,其价值不可低估。

二、禅意毕现的叙事散文

散文,是一种高度自由的文体,其境界的构造在于:在真实的自然物象和人生体验中,寻求一种高于自然、超越人生的艺术氛围,从而引领人的精神境界得到提升。这种艺术氛围,散文理论家们各有说辞,难有定论。而赵丰发现了散文的艺术氛围的表述特征,即禅意。铃木大拙说:“从本质上看,禅是见性的方法,并指出我们挣脱桎梏走向自由的道路。由于它使我们啜饮生命的泉源,使我们摆脱一切束缚,而这些束缚是使我们有限生命时常在这个世界上受苦的,因此我们可以说禅释放出那适当而自然地藏在每个人内心的一切活力。”在赵丰的散文里,禅所呈现出的是自然物象给予人的审美体验。在他的笔下,四季的春夏秋冬,日月的阴晴圆缺,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都是禅的意象。他用文章来发现禅意,表达禅意,从而显现出一种独特的审美思维和写作方式,为读者开辟和拓展出无限丰富的联想和审美空间。

《鸟类辞典》是一篇文思缜密、禅意丰满的文章。它的想象之丰盛,观察之细腻,词采之清丽,行文之婉转,将自然界的鸟上升到了人文的高度。在赵丰的笔下,鸟是高度自由的动物,它所呈现出的一切,包括鸣声、飞翔,包括它的窝巢,都是人类所不具备的物象,而他运用着自如的文字为各种鸟营造出一种勘破物理世情、潇洒出尘的意境。如格雷一样,他发现了鸟的种种生活细节、生活习性,包括人所体察不到的鸟的精神世界。在他的意识里,鸟是“天堂撒下的花籽”,鸟的飞翔是“舞蹈者的弧线”。鸟的叫声是“琴弦奏响的音符”。这种诗人般的想象让鸟的种种行为都具备了精神的因素。

赵丰对鸟的生存的由衷赞佩,以人生的情怀来关照鸟的生存,并赋予鸟以禅象禅意,这是它独特的文学创造。他这样写道:“我们很少在地面发现鸟尸,我把云朵想象为鸟的墓床,里面收藏着无数神秘的灵魂。” “鸟是弯弓射向天空的箭。短暂的降落不过是在养精蓄锐,为的是再一次把自己搭在弓弦之上。因为飞,鸟的视角比别的动物都要高远。仰起头,看到乌鸦在飞,黑暗的浓缩液降低了光明的纯度。回巢的鸦群又像是四处溅开的墨水,弄脏了整张天空。夜晚,乌鸦展开巨翼,遮盖了通向天堂的光线。”此类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句子在《鸟类辞典》一文中随处可见。文艺评论家阎庆生如此评述:“此种想象,是神奇的,美丽的,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富于浓郁的神话色彩的……”

在对鸟的叙述里,赵丰运用哲思加盟经营,使得鸟具备了禅意,平凡的鸟从而有了哲学审美的意义。“鸟在头顶飞翔,注定我要仰视。”对鸟的礼赞,让赵丰完成了精神的书写。

《背景》是赵丰散文代表作之一。他从父亲照相的布景发现了人的生命的背景,“爷爷应当是父亲的背景,父亲是儿子的背景”。如此表述生命的繁衍,这是破天荒的句式。一切的生命运动和情感呈现,都源于“背景”。这是赵丰的发现。这样的发现对于人生有着重要的意义。文章的后半部分,几乎进入了哲学层面的思考。正如作者所言,“背景是生活的解释”“抛弃了背景,一切都没有了意义。”行文最后,笔墨落到了父亲身上,“父亲在这种背景下独享着晚年的美丽。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无论儿女子孙,柴米油盐,他都无需关注。他只关注着精神的回归。”赵丰在这篇文章里所要表达或寻找的,是一种生命的背景和精神的皈依。

《身体的哲学》是赵丰匠心独运的另一文。太阳穴、丹田、血管、咽喉、关节、皱纹,这是人体的部位,赵丰却从中发现了大量的奥妙,给予了禅意的解读。“太阳穴的疼痛,是思想的疼痛,通过自我调节可以减轻或者消除。太阳穴是哲学。这是我内心的风景。”“血管是人体的河流。它的发源地是心脏,经过循环,又归于心脏。从这个意义上说,心脏既是发动机,又是吸纳百川的大海。” “身体里的部位,如果要说玄机的话,丹田为最。它具备着禅语般的空灵。”“咽喉的通道狭小,但并不影响它作为生命隧道的意义。在致人死亡的案件中,终止这个通道的正常运转使人窒息,无疑是一个最简洁的方式,无需让死者血肉飞溅,无需演绎出暴力的残忍。”“皱纹是岁月的年轮,是生命的沧桑,是情感的历练……皱纹是矛盾的,也是哲学的。它被称为时间的刻度时,也就具备了哲学的意韵:成熟、深刻、庄重……皱纹是表象,操纵它的是人的经历,人的心灵。阅读皱纹,是解剖人生的一种快捷、有效的方式。”在这里,赵丰运用了他敏锐的哲学思维,给予了身体部位以哲学的意象,这是非常有趣味的文字表述。这样的文字,自然会引领读者进入禅意的想象领域。

富于奇思妙想,迭见清词丽句,于行文中常常表现着思维的弹跳性,由此物到彼物,由物体到精神,几乎都是在不经意间完成。对于题材的处理,他的文字表现出极大的灵动性;结构形式的风格性选择有着极强的针对性;在情感的表达方式上,在平缓处忽然跌宕起伏,给读者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审美体验;在主题的表达上,又表现出宽泛和多义性。这些,都属于创造性写作思维的特质。审视赵丰的文学审美取向,是以道家学说和禅宗意识作为他俯视万事万物的价值尺度的,以泛化的禅宗哲学与美学来观照自然与人的意图,浓缩着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这种写法,使他的文字形成了淡远幽眇、内涵厚重的艺术风貌,这在当前的散文作家里是不多见的。毫不讳言的是,赵丰的禅意散文,是有其独创性的。他以执着的精神和大胆的实践,为当代散文创作另开了先河。

三、创意新颖的写景散文

赵丰的游记散文,叙述的本体常常不在于景物,而在于哲思。景物在他面前常常一晃,就让他生发出无穷的感慨和联想,进而延伸到思想的领域和人文的思考。这种写法,是在实践刘勰的“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写景主张。在这方面,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都是其代表作品,但在思维的拓展空间上,赵丰似乎走得更远。他的创造性在于:自然的物,只有具备了意识的作用,融入人的情感和审美理念,才能构成“景”。在这个基调上,所谓的风景原本只不过是自然的物,再美好的景物,如果离开人的审美思维和目光,那就无法达到审美的愉悦。因此,他的写景散文,融入的是与景物相得益彰的思想火花,与景物身心交融的情感表述,无疑提升了自然景物的美学意义和审美内涵。

自古以来,文人钟情山水古迹,赵丰也不例外。他走进一座山,走近一条河,面对着古刹寺庙、亭台楼阁、高楼小巷、古树小草、小鸟昆虫总是心生膜拜,就连一块普通的石头,在他的眼里也具备着生命的意义。他在观察,在畅想,在追怀历史的况味,面对眼前的景物而肃然起敬,心静如水地聆听生命的脚步声,感叹自然的强大力量,顿悟人的生命之渺小。他以开阔的胸襟、诗意的想象、禅意的享受描写了所到之处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为读者留下了丰富的艺术想象和审美空间。他的笔下,山水胜景迭出,而其禅悟仿佛汨汨溪流,清新透亮,腾跃流转,而相伴着的,是他源源不断的遐思和人文关怀。山水人文之间,融合着作者逼真的情感,透射出作者对自然和人生的独特感受。他的文字杜绝了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浅层次写作,为风景类散文随笔的写作提供了优秀的范本。

《扬州风物扫描》是赵丰获得“瘦西湖杯”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的游记。他选取了扬州有代表性的八个景点:古运河、瘦西湖、何园、个园、大明寺、欧阳修祠、朱萸湾、凤凰岛,分别铺排开超越时空的审美和艺术想象,提升了杭州景物的审美价值,增强了景物的游览品味。在文本里,既有景物的形象描写,有物象的禅意流露,又有作者的思维流淌,而且,这一切在行文中结合得丝毫不留痕迹,让读者在赏景的同时进入到更高境界的艺术享受,进而是思想陶冶。《拥抱观音山》也是作者的获奖作品,是一篇将自然景物融入心灵的游记。景物之小、心灵之大在此文里发挥到了极致。在这里,一切的景物只是参照物,而心灵才是主体。这是游记散文的一个出新。写银杏树:“一棵树的生长过程,它必然历经了风雨雷电。在岁月的魔爪下,它是否呻吟过?它的内心,一定深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写飞云阁:“站在飞云阁,俯视山城全景,宛若怀抱着一个醒着的婴儿。他的笑容,他的哭泣,演绎着生命的过程。飞云阁是幸福的。它远离了人间的纷扰,独坐于观音山的怀抱。四面青山,幽林拥抱,一条清溪从它的头顶蜿蜒跃下。临水的景物,它的生命,无疑会钟灵毓秀。”写感恩湖:“天空中,铺排着蓝云。天光云彩,在湖中徘徊荡漾着倒影。湖水里,悠游着鱼虾龟鳖的身影。它们是谁的后代?湖边的风,清爽。我躺倒在湖边,蜷缩成一只虾的形状。”

无论是思想的阐发,或者是叙事写景,赵丰都巧妙地抓住了灵感的妙用,从而使写作主体的创造力达到了巅峰状态。赵丰的行文,在下笔之前或许脑子里只是一堆物象,一个人影,一句内涵深刻的句子,然而一动起笔,灵感便喷涌而出,令写作主体出现迷狂的状态,瞬间顿悟丛生,想象力爆发。他的写作过程无需苦思冥想,无需提前谋篇构局,无需经历逻辑推理过程,而是随着灵感的迸发从静态直接跨入动态。灵感并非凭空而来,它是作者的生命体验、艺术审美能力、创造性思维意识的综合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有为艺术执着的献身精神,没有持之以恒的探索精神,是难以抵达的。

赵丰的骨子里秉承着中国哲学的内敛和玄机,同时又融汇着西方哲学的广博和精深,这给他的游记写作提供了广阔的思辨空间。赵丰的游记作品意境幽眇,思接千里,语言诗意,逻辑严密,给人无尽的联想和启悟,可以看出赵丰阅读视野的宽泛以及文化底蕴的深厚。一个优秀的作家,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家。好的作品,必定有着好的气场、气蕴以及良好的艺术审美和思想深度。阅读赵丰的游记,我们常常会感觉到自己不是在观景,而是在体察着人文,陶冶着胸怀,享受着审美,净化着灵魂。

创造性思维每时每刻也离不开想象。散文,是最直接的个体生命体验。想象不仅是对自然存在的物体进行艺术的再创造,而且赋予了它审美的愉悦功能。这样,就必须有特色地组字成句,甚至打破汉语语法的既定模式,从而呈现出创造性思维最基础、最本质的东西。从赵丰的散文随笔中,我们能感受到他源源不断的思维流淌,感受到他敏锐的灵感以及高度清晰的创造意识,并在他的字里行间找到富于创造性的写作艺术。

在文学创作中,只有具备了创造性思维,才能不懈地创造更具艺术魅力的文体和文本,从而实现艺术的再创造,跨越前人的艺术成就。在这点上,赵丰正在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