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二期 >> 正文

李延军和他的《黄帝传》

日期:2017-04-13 11:56

李延军是黄陵人,在铜川工作。认识他的时候是在铜川采风。那时候就听他说在写一部恢弘的大作品,叫《黄帝传》。我想,黄帝是个传说中的人物,历史上所有与他相关的记载,都源于传说。因为那是一段史前文明,并没有文字流传下来。当年,太史公史马迁写《史记》时,也是根据搜集整理的民间故事和传说——因为那个年代距离西汉已经三千多年了;之于我们,比春秋战国还要遥远。史书中,《左传》《国语》《战国策》《山海经》等也有黄帝的记载,有些出土的铜器、帛书、鼎铭上也都有。然而这些史料或只言片语,或源于传说,很难作为考证的依据。我们所熟悉的黄帝,几乎可以算是个神话里的人物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传说中的远古时代的轩辕黄帝,却被赋予了丰满的血肉和精神内涵,在李延军的笔下生动鲜活、激情饱满、大刀阔斧地向我们走来。

一、独辟蹊径,再现原始社会风情地貌

黑格尔曾说:“一个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

李延军笔下的黄帝主要生活在陕西黄陵的桥山一带。他自幼生活在黄陵,那里的风情地貌他是十分熟悉的。黄土高原上的陕北,也许是华夏最古老、开发最早的一块土地了。李延军把生活在遥远的原始社会的一群人物拉进了现实生活中,那些人物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风土民情,与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婚丧嫁娶都和陕北的许多地方一样,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迎娶的礼数和现在也一样;葬礼隆重非凡,礼节周到。在他的笔下,黄帝部落具有高度的文明程度,他们懂得做陶,会煮米饭和熬煮,会制作各式华丽的衣服,制作弓箭和车子。他们生活中使用石斧石器,打起仗来用的则是制作精良的青铜器刀枪,锋利无比,所向披靡。这说明在那个年代,我们的先民已经掌握了青铜器铸造技术,并且十分先进。至于陶的种类,更是品种繁多,有尖底瓶、平底瓶、甑,还有盆盆罐罐等日用品。传说中制陶的祖先是皋陶,但在《黄帝传》中并没有出现。也许他的年代要更加遥远一些,因为在黄帝时代,陶器似乎已经十分普遍了。

除了各类手工作坊外,黄帝部落已经学会了养鸡、养猪、养羊,并且驯服了马匹。在《黄帝传》中,我们看到了各种优质的马匹纵横驰骋在疆场。马在古代是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和军事等活动的主要动力。据说古埃及人被喜克索斯人打败,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后者知道用马(可能是从印欧人那里学来的)而前者不会。查了一些资料,马属动物起源于6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初期,其最原始的祖先为原蹄兽,体格矮小,四肢均有五趾,中趾较发达。生活在5800万年前第三纪始新世初期的始新马,或称始祖马,体高约40厘米。前肢低,有四趾;后肢高,有三趾。牙齿简单,适于热带森林生活。进入中新世以后,干燥草原代替了湿润灌木林,马属动物的机能和结构随之发生明显变化:体格增大,四肢变长,成为单趾;牙齿变硬且趋复杂。经过渐新马、中新马和上新马等进化阶段的演化,到第四纪更新世才呈现为单蹄的扬首高躯大马。人类驯化马匹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家马由野马驯化而来。中国是最早开始驯化马匹的国家之一,黄河下游的山东以及江苏等地的大汶口文化时期及仰韶文化时期遗址的遗物,都证明距今6000年左右时几个野马变种已被驯化为家畜。

鉴此,李延军笔下的黄帝部落使用马匹打仗是可以想象的。那时候马匹已经被人类驯化了上千年,成为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然而生活在九黎的蚩尤部落居然没有见过马匹,他们出行的坐骑是牛,牛比马迟钝,速度更是无法比拟,我想,这也是他在对抗黄帝部落的战争中失败的主要原因吧。

在李延军的笔下,黄帝部落具有严明的法治纪律,违者严惩。那时候,正是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转变过度的时期,黄帝的母亲附宝是贤妻良母,一辈子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妻子嫘女聪颖美丽,端庄大方,妃子采女、盐女、素女个个美貌如花,温柔贤惠。她们都真诚地爱着黄帝,心无旁骛。黄帝对她们也倾注了深厚的爱情。在李延军的笔下,黄帝生来就是一位不同凡响的人物,他少年才俊,智慧非凡,十岁之时便确立了在部落的地位,成为年轻有为的有熊氏部落首领,威震四方。他身旁云集了一群优秀人物,像项先生、仓颉等,这些人对他忠心耿耿,为他出谋划策,甚至出生入死,在所不辞。由于这些人物的生活习性及思维方式与我们现代人无异,所以我们在看书的过程中并没有距离感,他们的一言一行、喜怒哀乐与我们息息相关,好像就是一群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

那么,李延军笔下的原始社会是否太发达了呢?

如果你看过科教频道的人类起源节目,你会发现,人类在一万年前和现代人是没什么区别的了。他们的大脑思维非常活跃,懂得制作简单的工具,知道集体生活,抵御外侮。然而在我们的许多传说中,仓颉是四目的,炎帝神农氏和蚩尤是有角的,伏羲是人面蛇身的……其实那个年代距离现在不过五六千年,人类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即使四、五十万年前的北京山顶洞人,头上也是没有角的。原始社会的人们除了无法拥有我们现代的文明社会以外,他们的体型外貌与我们的差距是十分微小的。基于这点,我钦佩李延军把仓颉的四目写成了一种假像,而炎帝和蚩尤也与常人无异,他们体型魁梧,能征善战,不是长着牛一样的角上窜下跳、横冲直撞的异人。

二、匠心独具,让传说中的人物和故事更加传奇

《黄帝传》的开始便写到了盘古。


“咔喳喳”一声晴空霹雳,响彻了茫茫宇宙,“生命之蛋”破裂了!

包含着天地之根、万物之灵、阴阳五行……幽幽暗暗、混混沌沌地运转了几十亿年,由一粒粒宇宙粉尘,经过阴阳太极图式的向心力旋转,中心逐渐凝聚,包裹了亿兆的能量,形成一个其大无比、质量凝重的核,在核的周围,黏黏糊糊的全是蛋清一样的清纯物质。也许是来自其他宇宙一种恒久热量的作用,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昏暗世界,居然孵化出了一个人形的宇宙始祖神。这个神,中国人自古以来叫他“盘古”……


李延军给这个盘古的年龄定位为四十二亿年。我初看时便不竟生疑,因为人类诞生到现在也不过二三百万年,这个盘古的年龄应该和地球差不多啊!

然而这个盘古毕竟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他“开天辟地”,于地球浑沌之时将天和地分了开来!这么说,他应该是和地球同时诞生的兄弟,年龄当然也就差不多了。从神话的角度来定义,我们不应该把他和人类等同起来,他只是一种精神符号,一种不屈的象征图腾而已。事实上,地球在形成最初的几千万年中,一直处于“浑沌”状态:由无数颗石块碰撞形成的地球不断壮大,炽烈的熔岩持续喷发,随时会有体型不同的小行星撞击而来,地球完全变成了一片火海,天地间融为一体,很难区分……直到数亿年后,一切才平寂下来。那个时候的地球是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甚至连水也没有,没有大气层,当然也没有云朵。太阳肆无忌惮地直射着,白天温度可达数百度,晚上则下降为零下数百度。再后来,是一场持续数万年的彗星雨给地球带来了水分,形成最初的海洋,然后就产生了氧气,有了大气层,为生物的出现铺平道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我相信古人对这一切是无从知晓的,说实话也无法想象。即使我们,如果不是借助高科技的测探,也很难解开那些谜底。那么他们是如何想象出盘古这一神话人物来“开天辟地”的呢?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想象中的浑沌世界与地球最初的情况十分吻合,不可思议。

盘古神话叙事见于《三五历纪》《五运历年记》《述异记》等。有“活的化石”之称的原始神话,不单纯是人类童年社会先民凭原始思维创作的“口头文学”,也具有原始先民向后世传递史料信息的意义。而古石初画、初文古字则是原始神话的载体。往往一个古代石刻、一个原始符号,能充分地反映出原始先民的文化思维活动,为我们揭示早期人类文化思维活动提供了最直接、最可靠的素材。

从中国上古以及先秦时期留下的史料看,在老子哲学之前,“天”或“帝”是最高信仰之神,无论在甲骨金文还是在传世文献中都是如此。老子提出了“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又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四十二章)屈原就此追问天地万物如何产生,其中还提到了“女歧无合,夫焉取九子”“女娲有体,孰制匠之”等神话,这些神话都是讲天地开辟以后的事,人们从中看不出有盘古开天地的线索。

《山海经》中的“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云云有相似之处。人们可以看出,中国古代关于伏羲、女娲以及神农、黄帝等等的神话传说,也与《山海经》中的神话传说大致属于一类,即它们都是讲“开天辟地”方面的事。李延军的《黄帝传》以神话传说中的盘古开始,除了引出黄帝、炎帝、岐伯、应龙等一众人物,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想阐明一个观点,那就是中国是世界文明的发祥地,中华民族是世界文明的先行者,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摇篮。

关于黄帝时代,传说中的耳熟能详的人物十分众多。中国古书上,把伏羲、女娲、神农称为“三皇”,把太皞、炎帝、黄帝、少皞、颛顼称为“五帝”,其实 “三皇五帝”都是氏族部落或部落联盟的领袖。这些也是《黄帝传》中的主要人物。特别是“五帝”,每个人物都有详尽的描述,血肉丰满,栩栩如生。除此之外,项先生(轩辕的启蒙老师)博学多才,他年轻时骑着牛爬山涉水,到过西面的西王母之国;登上过昆仑之巅,俯瞰天下芸芸众生;他独闯中原各部族,南涉江水,北及大河,东到海边。他知道太阳每天早晨从东海旸谷升起的时辰,知道天上有多少颗星星,地上有多少座大山,可谓博览众长,无所不能。名师出高徒,在这样一位老师的精心培育下,姬轩辕勤学苦练,刻苦用功,不负众望,脱颖而出,成为有熊部落当然的领袖,为统一中原建功立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除项先生之外,岐伯、巫师玄、挥父、乔老太等人,对少年轩辕的帮助也很大,可谓功不可没。

英国思想家乔治·屈维廉说:“历史有三种不同的任务,我们可以称为科学的、想象的或推测的和文学的” 。

李延军的《黄帝传》通过文学方式塑造人物形象,构成了华夏文明历史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书写是臆想的,推测的,同时也是科学的,严谨的。

三、细节逼真,再现历史丰富的绚丽色彩

一位优秀的小说家,首先要具备虚构故事的能力。这些故事的主要框架虽然虚构,但细节必须真实,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如果没有丰富的想象能力,小说势必枯燥无味,不忍卒读。

《黄帝传》上中下三部,煌煌一百余万字,故事的主要人物及故事可以说是完全虚构,没有什么可做参照物。看书之前我在想:这么一位传说中的历史人物,写什么能有那么多字啊!因为《黄帝传》的题材一不是历史纪实,没有大量的史料可供参考,二不是战争题材的小说,三不是乡土或城市题材的小说,更不是玄幻、穿越或神话故事,可供参照的东西很多,信手可拈。《黄帝传》给历史传说中的人物树碑立传,想要让人信服,没有“两把刷子”还真不行。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在创作《黄帝传》之前,李延军倾心研究黄帝文化二十余年。他跋山涉水,走街串巷,在民间收集整理大量关于黄帝的故事,一家人受其影响,也纷纷调动起来,为他搜集资料。在此基础上,李延军又查阅了古往今来几乎所有关于黄帝的记载,博览群书,做足功课。作为黄陵人,出生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他引以为傲。这里长眠着华夏民族的共同祖先,是炎黄子孙所公认的。有史记载的黄帝祭祀最早在战国初期,秦灵公三年(公元前422年)恢复祭祀黄帝和炎帝。汉武帝即位初年率十八万大军祭祀黄帝,规模最宏大。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明太祖朱元璋派臣祭祀,并带上他亲笔写的祭黄帝的“御制祝文”。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康熙亲笔用满文写了祭黄帝祭文,同汉文翻译一并刻在石碑上。1912年孙中山自撰并书写了祭陵祠,委派十五人祭黄帝陵代表团祭陵。1937年,国共两党共祭黄帝陵。1949年后中央多次派员到黄帝陵祭祖。改革开放后,海外华人寻根祭祖,纷纷来到黄帝陵,崇敬始祖、奉献爱心。黄帝陵基金会共收到海内外各界团体、民众捐资三千多万元人民币。海内外炎黄子孙的爱国之心、怀祖之情如沮水长流。

作为黄陵人,要为华夏民族的“人文初祖”树碑立传,李延军深感肩上历史使命的沉重,他苦苦搜索,潜心研究,大胆构思,十年一剑,筑起一项浩大的文化工程。行文之初,许多人对他是抱着怀疑态度的,一些人更是嗤之以鼻,认为李延军写《黄帝传》仅仅凭的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这项工程注定不会有什么结果。他们认为李延军在写《黄帝传》之前从未涉猎过长篇小说,即使中、短篇小说也很少见到,所以即便勉强创作出来,也是闭门造车,瞎编乱造。

李延军给人的印象是大大咧咧,喜笑颜开,不拘小节,然而骨子里有一股特别的倔强劲,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他把《黄帝传》当成了自己毕生奋斗的事业来完成,倾其全部热情和心血戮力打造,认真经营,截至2016年,已完成全部初稿,准备出版。作品构思恢弘,人物鲜活,情节跌宕起伏,波澜壮阔,受到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令人肃然起敬。

细节是小说重要的构成部分。一部小说无论篇幅长短,没有细节的推波助澜是无法推动故事发展的。塑造一个人,仅有骨胳是不行的,还必须有丰腴的肌肉和肢体行为。细节不是细,而是精致的,鲜明的,生动的,对塑造主人公或者突显主题,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当然,小说的细节不是又臭又长的缠脚布,清汤寡水,拖沓繁冗;也不是滔滔不绝的流水帐,事无巨细一概交代。如果认为把细节写细就是细节,那么就有可能写粗,是臃肿的粗,是粗糙不堪的粗。小说的细节一定要生动鲜活,微妙传神,为主要人物或事件服务,令人过目不忘。

《黄帝传》中便有许多这样生动的细节。比如在确立轩辕成为有熊氏部落首领之时,项先生并不是凭以上压下的方式去任命,而是让部落几位有才能的人都站出来,拿出自己的本领,公平竞争。

参选的人主要有挥、胡曹、伯余、于则、赤、货狄,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便是年轻的姬轩辕。

竞选正式开始,项先生让挥先阐述自己的施政纲领。

小说这样写道:


挥,这一阵很想严肃认真地对待竞选的事,可还是没有改了他平时大不咧咧的习性。他左右脚倒换了一下位置,身体左右晃一晃,又夸张地站直了身子,引起周围一片哄笑。他把眼睛朝四周瞟一瞟,全是笑盈盈盯着他的面孔,心一下子难以自控地剧跳起来,几乎自己都能听见自己“扑腾扑腾”的心跳声了。挥强作镇静,“哼哼”地清了一下嗓子,快速说:

“我发明的这乌梢弓”,有人从背后戳了戳挥。

“哼”了声,重新开始:“我的这种乌梢弓,加上石簇箭,可以扩大狩猎成果。我如果当上了酋长,一定让大家天天有肉吃!”

“好——”,人群中一阵欢呼声。

看样子,这个挥明显是有备而来,来着不善啊!按说在那个年代,拥有一项普通的发明技术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个挥发明的乌梢弓可以扩大狩猎成果。民以食为天,这一项,他无疑是占有上风的。

接下来是胡曹、伯余及于则竞争演讲。他们三人发明的东西更加厉害,分别是冠冕、衣服和鞋子。我们知道许多原始部落的人都是赤身裸体的,这在炎热的亚马逊和非洲不存在问题,然而地处黄土高原的黄陵一带冬季寒冷,没有衣服御寒是难以度过的。胡曹深知他的发明的重要性,他声明无论他们中的哪一个当选,都会尽量做到让大家“冬有冬装,夏有夏衣,冬暖夏凉。”

这项发明无疑是深受欢迎的,大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第五个竞选者是赤。他抛出的杀手锏是如果当上新酋长,会造出“合宫”,让大家有新屋住。

无疑,下面再次爆发雷动的掌声。

第六个竞争者是货狄,他“声音比较平稳,如同水上行舟。”货狄说:“我发明了独木舟和木桨,以后部落迁徙就省劲多了。”

衣食住行是人类的四大基本需求。这六个竞选者显然有备而来,他们的发明和创造都和部落的生活息息相关,非常实用,有熊部落的民众一定会拥护他们的。即使姬轩辕发明了甑和车,也不一定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啊。


看到这里,读者肯定会暗自为姬轩辕捏一把冷汗!——高手云集,轩辕靠什么打败他们呢?

作者显然胸有成竹。他营造出这样的气氛,吊足了读者的胃口,然后不紧不慢地让姬轩辕最后一个出场:


轩辕由于项先生近几年私塾式的教育启蒙,加上他勤奋好学,又拜了天老、吴权、巫师玄等名师点拨,所以见多识广,胸有成竹:

“我发明的陶甑,已经被炎帝在各部落推广使用。”俞跗在旁边点头。

轩辕接着说:“我又发明了‘车’,目的就是加强与周围部落氏族的联系与沟通,学人之长,补己之短。我决心以农为本,同时广纳人才,以挥的弓箭来强我部落;推广胡曹、伯余、于则发明的冠冕、衣、鞋,使有熊部落步入文明;聘请赤将担任工正,修合宫,建房舍,使大家都安居乐业;用货狄和我的发明,水陆两路扩大对外联系,扩大有熊在各部族间的声望。同时,如果我能得到大家的推举当上部落酋长,作为新君,我将新立‘轩辕氏’,以天鼋大龟为图腾,发扬光大有熊文化;以伏羲氏的龙文化来行大道,聚大气,振兴有熊部落!”

有熊部落的全体成员,从这位英姿勃发的少年身上看到了部族强盛的希望,他们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经久不衰的欢呼。

七个竞争者的依次演讲,项先生尤其对轩辕的演讲满意,他这几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呵!这时候项先生已经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但他还在先祖的角色中,就由不自觉的点头微笑而正色曰:

“现在全族表决——”

“轩辕!”“轩辕!”……几乎全部落的人同时喊出姬轩辕的名字,包括其他六位同时参加竞选的竞争者,都群情激动地加入到了欢呼的人群中。


我认为,这段故事在整部小说里只能算是一个细节,也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细节。李延军精心铺陈,浓墨勾勒,层层渲染,出其不意,营造出了逼真传神、惊心动魄的效果。

小说中,这样的片段随处可见,生动鲜活,精彩纷呈。

四、精神图腾,穿越历史,烛照时代

相传轩辕黄帝一生下来就显得异常的神灵。生下没多久,便能说话;10岁之时,博览众长,通晓天下大事;到了15岁,已经无所不通了。公元前2697年,20岁的姬轩辕继承了有熊国君的王位,被尊为黄帝。在黄帝成为氏族首领之后,有熊氏的势力得到迅速发展,并形成一个独立的黄帝部落。黄帝部落在从姬水向东发展的过程中,继承了神农以来的农业生产经验,将原始农业发展到高度繁荣阶段,使本部落迅速发展壮大。

黄帝一生最大的功德无疑是统一华夏。炎帝神农氏管治后期,中原各部族互相攻伐,战乱不止。黄帝励精图治,审时度势,有熊氏部落在他的带领下不断强大。黄帝联络一些部落打败了暴戾统治、鱼肉百姓的一些部落,声名大震,便乘时而起,其余部族的首领亦纷纷归附,于是形成炎帝、黄帝、蚩尤三人鼎足而立的局面。黄帝居中原。炎帝在西方,居太行山以西。蚩尤是九黎君主,居东方。炎帝与蚩尤争夺黄河下游地区,炎帝失败,向北逃走,向黄帝求救。

俄国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径丛林。”

黄帝在三年中与蚩尤打了九仗,都未能获胜。期间最重要的战役有阪泉之战、冀州之战和涿鹿之战。涿鹿之战一役,黄帝集结力量在涿鹿与蚩尤决一死战,战斗十分激烈。

黄帝在大将风后、力牧的辅佐下,终于擒杀了蚩尤,获得胜利,统一了中原各部落。建都在涿鹿。战后,黄帝率兵进入九黎地区,随即在泰山之巅,会合天下诸部落,举行了隆重的封禅仪式,告祭天地。

李延军的《黄帝传》便是以这些故事为核心素材,展开丰富的想象。特别是几次大的战役,写得波澜壮阔,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是《黄帝传》最重要的章节。

黄帝统一华夏以后,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丰功伟绩,功不可没。

轩辕黄帝的功绩之一是“艺五种”。“五种”,是指“黍、稷、菽、麦、稻”五谷。按古史传说,神农氏仅能种植黍、稷,而黄帝则能种植多种粮食作物,表明黄帝使当时的原始农业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后来,在以黄帝为祖先的姬姓部落里就出现了一个农业方面成绩卓著的领袖——弃。传说他是周人的祖先,被尊为后稷。他能认识不同土壤,并懂得拔去杂草,还知道挑选良种。

黄帝奠定天下后,制定国家的职官制度,如以云为名的中央职官,管宗族事务的称青云,管军事的称缙云,又设置了左右大监,负责监督天下诸部落。风后、力牧、常先、大鸿被任命为治民的大臣。他又经常封祭山川鬼神。他以神蓍推算和制定了历法,发明指南车等,教民稼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天下太平。

这些故事,构成了《黄帝传》的主要内容。

李延军的作品,不仅对人物有出神入化的描述,形象栩栩如生,小说同时也铺陈了大量的笔墨,对自然加以渲染,让人对故事产生共鸣感。李延军的笔下,有对严冬的描摹,冰天雪地,北风烈烈,大地一片素白;有对春天的描述,春暖花开,万物葱茏,鲜花盛开;有对夏天的勾勒,赤日炎炎,酷暑难耐;有对秋天的歌颂,硕果累累,人寿年丰……当然,书中最成功的人物塑造便是轩辕黄帝,他少年才俊,博学多艺,胆识过人,视野开阔,高屋建瓴,使有熊部落不断发展壮大,最终统一华夏,完成宏基伟业。在李延军的笔下,轩辕黄帝并非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有七情六欲,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是血肉之躯,现实生活中立体鲜活的人;他吃苦耐劳,忍辱负重,励精图治,最终成为华夏民族的精神图腾。

精神图腾是核心价值观的具象化表达,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理性自我建构起来的。伟大的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不仅成为凝聚中华民族的血脉和精神的纽带,而且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被尊为人文初祖的黄帝以及所在时代创造的文化,在中华文明中所处的崇高地位,是不可替代的。黄帝不仅是我们中国人的祖先,并且已经演变成为中华文明的象征性符号。

根据文献记载的传说,黄帝时代,中华文明取得了奠基性的伟大成就。在物质文明方面,开始驯养和使用牛马,发明了车、船,学会了打井、养蚕缫丝,战争中开始使用铜制兵器。《国语·鲁语上》说,“黄帝能名命百物,以明民共财”,给事物、社会各等级命名,让他们分等级共享财产。黄帝时期是中华民族从蒙昧、野蛮到文明时期的转折期,出现了大规模的文明创造,有足够的生产力基础和社会组织基础进行较大规模战争,建立了国家。在精神文明方面,黄帝发明了文字,制定出历法和甲子,美术、音乐、舞蹈都有大的发展。所以,黄帝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天子,是伟大的政治家,而且黄帝时代,也是中华文明蓬勃发展的伟大时代,为中华文明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巴尔扎克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鉴此,李延军《黄帝传》的书写,不只是缅怀感恩前贤,而且是借助这种缅怀感恩传承和发展优秀文化传统。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这里的文化,就是指我国优秀文化传统。鉴于黄帝对中华民族所作的卓越贡献,已经成为华夏文明重要的精神财富,千百年来,从封建帝王开始,我国已经形成了公祭黄帝陵的传统,黄帝陵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这是一种人文的、理性的信念,而不是神道信仰,和欧美等国不同。欧洲先后经历“无神论——自然崇拜——图腾崇拜——萨满教(巫术)——偶像崇拜或拟人观——至上神崇拜——无神论”的历程,我们则是一开始就以黄帝崇拜为代表,走上了以民族国家共祖崇拜为主的人文的、理性的宗教文化道路。祖先崇拜越来越发达、普及、丰富,甚至成为国家性宗教活动。

传统文化经历了岁月的考验和提炼,留下来很多精华,闪耀着民族智慧与民族精神的灿烂光芒,值得推崇,发扬光大。

五、开拓进取,弘扬爱国主义思想

每年的清明节,我们都会在黄帝陵举行国家公祭。这种公祭具有加强炎黄子孙同胞情谊、表达炎黄子孙爱国热情的积极意义。

在黄陵祭祀中,蕴藏着炎黄子孙血浓于水的亲情。祭祀黄帝陵,可以强化这一精神纽带,加强海内外炎黄子孙的同胞情谊,让大家团结起来,建设祖国,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伟大中国梦。

一个民族的文化是这个民族精神的载体,从多姿多彩的文化中,也可看出古代中国人的人文精神。

黄帝文化的精神内涵包括了创新精神、综合精神、包容精神、进取精神及独立精神等诸多方面。

中华文化历久不衰,与古代中国人的创新精神分不开。盘古开天辟地,黄帝统一华夏,炎帝教民稼穑,舜尧礼贤禅让,大禹治水龙门……中华民族经历了若干发展阶段,每一个发展阶段都是通过不断奋斗、不断创新才进一步发展的。可以说,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

除了创新,还有自强不息、包容进取的精神。《黄帝传》中的轩辕朝气蓬勃,奋发向上,威武不屈。面对艰难险阻,他带领有熊氏民众一往无前、势不可挡、无所畏惧。这些都是古代开拓进取精神的表现。

当下,弘扬黄帝精神对中华民族具有很大的凝聚作用。黄帝文化形成发展的过程,与中华民族的形成融合过程几乎是同步的。在历史上,无论朝代怎样更迭,黄帝文化的传承始终如一。长期以来,海内外华人均以“黄帝”为中华民族始祖的象征。因此,我们应该大力宣传和弘扬黄帝文化,充分发挥其具有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作用。我们需要对这种精神的守望,需要这种精神的坚守、延续和再现,更需要黄帝文化伟大精神的重生、拓展和升华。只要有了这样的精神,就拥有了坚韧不拔、拼搏奋进的意志,就拥有了不达目的誓不休的斗志,就拥有了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壮志。

这种精神长城的夯筑,需要一代一代人的传承和接力,才不至于脱轨和滑道。我们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的长征路上,黄帝精神就是我们永远的精神图腾。

李延军除了撰写《黄帝传》,还成立了“华夏黄帝文化研究院”,聚集数百位热爱黄帝文化的学者进行讨论和研究,不断提出新的学术观点,促进黄帝文化推进发展。

一个人的一生是短暂的,对于历史而言,更是浮光电闪,白驹过隙。这个世界,你我都是过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能留下脚印的凤毛麟角,当为少数。鉴此,一个人在有限的生命里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雁过留痕”,实属不易。

在此,让我们向《黄帝传》的作者李延军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