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7年第二期 >> 正文

养生堂里

日期:2017-04-13 11:52

艾灸


没有风暴的早晨

火光和爱,同时出现

缕缕青烟是夏天血


扶绿色忧郁从穴道口冲出

胸内被解冻的盈盈土地

弯下腰,局部摇曳阻在回忆后面


崎岖的山路像羊肠小道

雪花走出一亩稻田、一粒鸟啼

缕缕祝福,骨头活动我的名字


脏内最后一声祈祷,活了过来

心室重新布置,手臂将死亡折起来

失眠的推土机发动了新鲜血液


光和爱暖了身体,暖不了尘世间落差

火把敢接近高寒,因为华佗处方买下了

天空

日月星辰重新排列


拔火罐


抽根肋骨取暖

面对斑驳的前世

屏住呼吸


有一条小虫粘乎乎火焰下爬

有一袭痉挛骨裂倒挂在肠壁上

听声声莺啼从袖子往裤腿里移


禁锢在小小的电视片里

不知道那一片月色是怎样逃出的

从黑暗到黑暗,发出一阵呓语


他逆着方向不张扬

山盟海誓,从肠内流放到肠外

拔,小窗口上收网,不留饭粒一粒


暑天,站起火焰日子的那一天

如章,耕耘在一片年迈的身体对决

红叶礼赞,几片权力与风寒对决


刮痧


我的身子,如破碎的瓶子

痧和沙,有两只虫子

吞噬我的健康身体


我这个治沙而衰竭的痧人

刮板在我身上推过来,又推过去

身子擦亮那天,草原上灯火高过腰腹


有一只红狐常舔一缕乡愁

一刮,心满足了豹子心愿

河流和沟渠,养活了经络沙漠


如草原仰望一朵新月

指缝间的色彩,沙尘暴被提前收藏

一缕奶香驻进绿草队伍


我知道,体内的花和草,越长越幸福

我要乘一架飞机到心脏,到肺腧钓鱼

再潜回治痧(沙)博物馆,或参拜哈达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