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六期 >> 正文

阿秀的早晨

日期:2017-02-23 11:39

天蒙蒙亮,阿秀挣扎着起身。看她一脸蜡黄,婆婆心疼地说:“不行就请个假吧,别硬撑。”

“请假?!妈,你怎么也说这个?虽说他们一定会准。可我怎能请假,才评了服务之星,怎么好意思。”秀一脸嗔怪。

“也是。想不到学校竟然给临时工颁奖,这个职院就是不一样,咱得好好干。你在那儿干了六年,啥都好。你看你妹,当时不愿去,说是要多挣钱。现在都换了三份工作了,昨天又不在那个小区干了,听说老板扣了两月工资,这不硬逼着走人么?”婆婆絮絮叨叨。

“职院好哩,去年你病了,家里紧张,他们还给了我一千元补助,咱得记着好不是?好了,不和你说了,有点晚了,就不给你做饭了,你凑合一下。我得走了。”阿秀骑上自行车,叮铃走了。


还不到七点,学生没几个到教学楼。阿秀拖完地,拿着抹布慢慢擦拭着玻璃窗。觉得有人过来,她回头,看见小洁站在她身后。

“阿姨,你怎么啦?病了吗?”看她一只手捂着肚子,蹙着眉。小洁很关切。

“没事。小洁,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吃早饭了吗?钱够不够用?”阿秀摇摇头,示意自己真没事。

“够用。阿姨,上个月你们给我捐了三千多块钱,学校也补助了五千元,还减免了学费。我告诉了妈妈,她都哭了,一个劲让我感谢学校和你呢。”小洁说着说着,眼泪盈眶。

“谢我啥?都是学校和那些好心人帮忙。你这孩子真是,家里有了困难,就要吭声,不言不语地,谁都不知道。说了,大家都会帮的,谁没个急事?你是学生,用心学习就是了。”阿秀说着,不由得想起那个早晨,那个在垃圾筒偷偷捡着学生扔了小半块面包的愁眉苦脸的女孩。原来是妈妈得了重病,没钱给她生活费。她当时给了两百块钱,开导了半天,告诉了领导。现在看她,开朗多了。

“阿姨,我给你去接杯热水,喝了会好一些。”小洁吐了吐舌头,拿着杯子走了。


洗手池边,一个黑包。这么早,就有人上厕所了。她等了一阵,好像没人。“洗手间有人吗?”她喊。静悄悄的,没有人应声。她又喊了几次。

“可能是不小心丢在这儿了。”她想到。看看时间,上班还得一阵子,她把包锁起来。学生陆陆续续都来了,不少和她打着招呼。她笑着一一回应。这些学生,懂礼貌,不愧是大学生。她想。

上班后,她拿着包去办公室。“你看包里装了什么吗?”科长问她。

“我没看,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是在教学楼一楼东边的厕所捡的。我想丢包的人会急的。你是领导,我交给你,就放心了。”她坦然地说。

“好的,我们想办法联系失主。先谢谢你,你去工作吧。”科长笑着说。

“嗯。”


“楼梯扶手半小时清洁一遍,无污渍无灰尘。”她自言自语,边擦扶手。这些都是每年培训时都必须学的制度,烂记于心了,她还是一遍又一遍地提醒自己,生怕有疏漏。

脚步声响起。一大群人朝楼梯转角走来。她抬头,看见院长和几个陌生人进来,后面还有她认识的学校领导。“我们校园的卫生一直保持得不错,您看看这楼梯扶手。”院长介绍道,并用手擦拭一下给来人看,示意没有灰尘。

“确实很好。我看和省上机关的卫生都有一比。”陌生人应道。

来领导检查了。她有点胆怯,想悄悄退出去。但是陌生的领导已经看见她了,向她伸出了手。“保洁员同志,你辛苦。”他和煦地笑道。

“不,不辛苦。”她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被那只大手一握,她有点晕眩。

“这些保洁员为保持我们的卫生整洁,做着默默无闻的工作。他们和我们的教师一样,都很优秀。”院长也笑着说。

人群继续向前走着。队伍后面,陪着的后勤中心主任对她说:“刚才和你握手的是省上的大领导,来我们学校视察的。”

“是吗?大领导和我握手了!”她突然有种幸福的感觉。


“科长让你去办公室一趟。”同事小李告诉她。

办公室。科长笑容满面地向一个中年人介绍:“她就是拾到你包的阿秀,我们的保洁员。”

中年人向她伸出了手:“谢谢,谢谢。我昨天来培训,不想把包丢了。也不知道在哪儿丢的,没有一点印象。感谢你。我要给你们送锦旗,还要给你钱。”他掏出五百块钱,就给她手里递。

“不不,这不行。我应该的。”她坚决推辞。

“算了,别给钱了,她不会要的。我们会表彰她的。把你的包拿上走吧。不过你要送锦旗我们不会拒绝的。”科长笑吟吟地说。

中年人千感万谢走了。科长告诉她,包里有八千块钱,还有身份证,银行卡。他是按照包里名片上的联系方式找到的。中年人还是一个小单位的领导。

“包找到了,他就不急了。我去干活了,科长。”她说。

“好。我们一定表彰你,给你奖励。这可是个好的宣传题材。”科长说。她觉得,科长今天的笑容很灿烂。


到教学楼,听见洗手间有人喊。她赶忙过去。一群人围着。“怎么啦,是不是有脏东西?对不起。”她喊道。

“不是。张老师上厕所,不小心把钥匙掉进便坑里了。”一个学生解释道。

“我来,我来。”她赶过去。便坑很小,她跪在前面,掏了几次,最后还是用一节短铁丝把钥匙勾了上来。上面还沾着粪便。她用清水冲洗了几次,递给了张老师。

“谢谢。”张老师的眼神有几丝异样,几丝感动。周围有人哇了起来,看着她。

“没事了,大家走吧。我还得收拾厕所呢。”本来好好的,被大家这么注视,有些不自然了。


手机响起。她看,是儿子。职院毕业半年了,被推荐去上海的一家公司工作。“儿子,想妈了?”

“妈,我想你。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当上小组长了,一个月工资会涨一千多块呢。怎么样?儿子厉害吧,嘻嘻。”儿子的声音很喜悦。

“真的?那得祝贺你。你很棒。”她也很高兴。

“是呀。妈你不知道,我们职院机电专业一起来了六个同学,这次有三个都当上小组长了。公司老总夸我们工作踏实,学的东西多。我们职院的同学特自豪。赵老师、刘老师也经常给我们打电话,关心我们。”

“那就好好干,儿子。也要注意身体。家里人都好,甭惦记。过年回来吗?”她问。

“回来。我好好孝顺你。你也注意身体啊。”儿子殷勤地说。她觉得孩子一下长大了许多。


“阿姨,你的照片上报纸了。”熟悉的小东笑嘻嘻地说。

“这怎么可能?”她不相信。

“是真的。你打扫卫生的照片在学校报纸上登了,是最美的职院人,好多劳动的场面。我们同学觉得你好美哦。”小东忙解释。

“嗨,美什么。我就是个保洁员,有什么美不美的。”她诧异。

“真的很美。阿姨,我给你去要张报纸,下午给你。”小东拔腿就走。

“嗨,这孩子。”她收拾东西,推出自行车。下班了,还得赶紧给婆婆做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