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五期 >> 正文

老子与孔子的故事

日期:2017-02-23 14:21


 老子故里——鹿邑


鹿邑县是河南省东部最具古文化特色的一个县。鹿邑,即是有鹿的地方。成书于春秋时期的《诗经》,就有“嗷嗷鹿鸣,食野之萍。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的佳句,就是描写鹿邑一带草原绿野,麋鹿成群的美丽景象。更重要的是公元前571年,中国古代哲学家老子李耳就诞生在鹿邑县的太清镇。他的伟大著作《道德经》,是中国古代的一部百科全书,对宇宙、社会、人生都做出了哲学的思考。他创立了道家思想,成为中国思想史上两大主干流派之一,东汉末年道教成立时,被尊为道家鼻祖,鹿邑又成了道家祖庭。到了唐王朝,开国皇帝李渊尊老子为始祖,唐高宗、武则天等皇帝前来鹿邑太清宫朝拜祭祀,成了当时一大盛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出现了“老子热”,各地纷纷成立老子学术思想研究组织,鹿邑县十分重视对老子学术思想的宣传和研究,对老子生地遗迹的开发和保护。自1991年“中国鹿邑老子学会成立”以来,每年农历215日,都要进行老子诞辰纪念活动,举办国际国内老子学术思想研讨交流会。经过20多年的努力,鹿邑老子学会先后同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北京大学哲学系、河南省社会科学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机构建立了密切联系,国内20多个省市成立了老子学会,发展会员500多人,鹿邑已成为中国老子学术思想研究基地,成为国内外老子学说专家研讨交流的场所,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思想文化古城。


 老子与《道德经》


老子的著作《道德经》,是道教的最高经典。《道德经》全书共81章,5000多字。文辞言简意赅,思想博大精深。

老子是中国古代哲学宇宙论和辩证法的创始者。老子认为“道”是哲学的最高范畴和天地万物的根本,是天地之根,万物之母。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第42章)。”意思是说,道是世界的本原,它产生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又产生阴阳二气,阴阳二气的对立与结合又产生了冲和之气三,三又演变成万物。既包含着对立面的相互依存和斗争,又包含着对立面的相互转化,深蕴着辩证法的哲理。

老子的政治主张是无为而治。老子认为:“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为无为,则无不治(第3章)。”即道作为宇宙的最高准则,是自然存在的,是合乎规律的,按照自然规律办事,“无为”便能“无不为”。老子告诫人们,凡事要顺应自然,不要违抗自然,悖道而行,而是要驾驭自然,按照道的规律办事,就会达到“无不为”的目的,这是一种治世处事的最好办法。

老子有浓厚的爱民为民的民本思想。老子说:“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第49章)”。意思是说,统治者要有奉献精神,不要贪,不要占,老百姓是本、是基、是根,要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与老百姓同甘苦共命运,只有这样,国家政权才能稳固,才能长治久安。

老子提倡干事创业要脚踏实地从小事做起。他说:“天下大事必做于细”(第6章),“治大国若烹小鲜”(第60章)。意思是说,干大的事业必须从小事做起,从细节做起;治理大国就像烹煮小鱼一样,小心谨慎,专心致志,操作时要用油适量,温度适中,时间适宜,不生不焦。

老子的《道德经》,内容丰富,博大精深,每一章每一句包含着深刻的哲理,闪耀着老子思想智慧的光华,是中华古代思想文化的宝库,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


  老子与孔子的交往


在鹿邑太清宫遗址,有一处老子与孔子相处对话的雕塑,栩栩如生,引人入胜。这幅景象蕴藏着两位圣人许多有趣的故事。

老子与孔子是同一时代的人,相处于我国古代的春秋时期,老子出生于陈国的鹿邑,孔子出生于鲁国的曲阜,两人相距并不遥远,只是老子比孔子大20岁。老子与孔子相处对话,探讨学问的故事,《史记》《庄子》《礼记》等书都有记载,但问礼对话的次数,学术界意见并不一致,有说三次,有说五次,也有说八次,这里只简述大多数认可的四次。


(一)


第一次相见问礼的时间是鲁昭公七年(公元前535年),地点在鲁国的巷党。因为西周王室闹内部矛盾,老子受到陷害,被免去守藏史职务后,游历各国。老子游历到鲁国时,正好他的一位住在巷党的友人去世了,人们知道老子是一位精通周礼的人,就请他去帮忙安排丧事。

出葬的那一天,年仅17岁的孔子也去了,并担任助丧。少年孔子十分好学,特别爱钻研周礼,每逢祭祀活动,孔子总要赶去参加。这天当出葬队伍正在进行的时候,突然遇到了日食,老子让出葬的队伍停止前进,停止哭泣,靠右站立,等日食过后再走。孔子在前面担任引导,很不理解老子的这一做法,但面对精通周礼又比自己大20岁的老子,他当时顾全大局,没有提出不同意见,继续引导出葬队伍按照老子的安排去做。

送葬归来,孔子向老子表示了自己的不同看法,认为即使有日食,送葬的队伍也不应该停止前进。老子见年轻人态度诚恳,虚心好学,就耐心向孔子解释说:诸侯国王朝见天子或出国访问,都是日出上路,日落而归而息,送葬也一样,应在有日出的情况下出殡送葬,没有日出黑夜赶路的,只有罪犯或者急于奔父母丧的人。日食的时候,天空很黑暗,如同夜晚,不应该把刚去世的亲人置于这样不吉利的环境之中。所以,出殡时遇到日食,应当停下来,等日食过后再走,这才是懂礼仪的君子所为。

孔子听了老子的一席话,消除了心中的困惑,明白了礼仪的深奥道理,并对老子产生了好感和敬意。


(二)


老子与孔子第二次相见对话是在公元前526年。

公元前530年,陷害老子的大臣被杀,老子的冤情得以昭雪,重新回到了朝廷,恢复了守藏史的职务,居住在都城洛阳。孔子得知老子回到都城,精心研习周礼的情况后,他和好友南宫敬叔商量后,向鲁昭公提出去周王城向老子学习周礼的要求,得到了鲁昭公的重视与支持,赏给他们一辆车,两匹马和一名童仆。

孔子一行风尘仆仆来到都城洛阳,老子十分高兴地到门外迎接,把孔子领进客堂。两人寒暄过后,孔子直接问道:“在什么情况下,各宗庙之神主需要请出来呢?”

老子回答道:“天子或诸侯去世时,由太祝把各宗庙的神请到太祖庙里,这样做是表示列祖为国丧而聚会,这是礼规定的。等待安葬好,哭丧事办完后,又把各祖庙的神主请回各自的庙里。”

孔子又问道:“大夫家中八到十一岁的孩子死了,能用衣棺吗?”

老子答道:“八到十一岁的孩子死了,葬于园,不葬于墓,不用衣棺。”

孔子又问道:“如果是在战事进行中父母去世,是停战服丧呢还是继续打仗呢?”

老子答道:“如果是在战事进行中,要服从国家大局需要,家庭父母是次要的。如果子女在为父母服丧期间,按礼说是不能打仗的,不能因为打仗而不认真服三年之丧。”孔子问了老子关于周礼的许多问题,老子都认真地一一做了解答,孔子感到受益匪浅,十分满意。

当孔子向老子告辞时,老子认为很有必要向这位年轻有为、博学才广,但又急于从政、口无遮拦的青年做一些有益的忠告。老子说道:“我听说富贵的人赠送给别人钱财,有优良品德的仁人送人良言。我没有钱财送你,就送你几句话吧。一个人自以为聪明,高人一等,好议论别人的长短,这种人也就接近死亡了,真正聪明的人是不多言不善辩的,因为他懂得言多必失的道理;一个人自以为知识渊博,懂得一切,总是爱揭露别人的隐私或错事,这种人已身处危境了,真正聪明的人无知无识得好像愚笨无比,因为他懂得多事多患的道理;真正有钱财的人总是把钱财深藏起来,给人以贫穷的表象,真正有道德的君子也总是看起来像个傻瓜。希望你切记在心,深思慎行。”

老子的良言教诲,孔子身体力行,他在后来的人生道路上谦虚谨慎,学识渊博,成为儒家学说的创始人,成为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


(三)


老子与孔子第三次相处对话是在公元前511年,这一年老子60岁,孔子40岁。

西周王室自周景王死后,王室内部发生内讧,王子朝和王子猛为了争夺王位,打了好几年仗,王子朝战败,掠走大量文物典籍逃亡楚国,老子当时在周王室任守藏史,因此老子蒙受了失职之责,再一次丢了官职,只好回到家乡陈国苦县(今河南鹿邑县)。

孔子自洛阳问礼求学后,更加谦虚谨慎,学识大为长进,鲁国一带前来拜他为师向他求学的人更多了。有一天,弟子子路对孔子说,听说老子被免官回到家乡,老师想把书籍典册收藏于周王室的事,不妨请教于他。孔子听了十分高兴,就带上子路等弟子以及书籍典册来到苦县。

孔子见到老子后,说明了来意,出乎孔子的预料,老子却拒绝了。老子拒绝推荐把书籍典册收藏于周王室,不仅是因为王室内乱,名存实亡,藏书无异于飞蛾扑火。更重要的是老子的价值观念有了变化,有了新的思想境界。孔子不知变化,仍然坚持想说服老子。

孔子说道:“六经的根本在于仁义,我就是以仁义为标准来衡量一切的。”

老子反问道:“仁义是人的根本吗?”

孔子回答道:“是的,君子不仁便不成为君子,不义便不能生存。仁义,确实是人的本性。”

老子又问道:“请问?什么叫仁义呢?”

孔子回答道:“心中正而无邪,愿物和乐而无怨,泛爱众人而不偏,利于万民而无私,这就是仁义的大概。”

老子摇摇头说道:“你说的这些话真是危险哪!现在讲泛爱众,不是太迂腐了吗?不论是历史经验还是现实生活,都明白地证实了所有讲无私的,恰恰都是为了实现自私。”

孔子这次访问老子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而且两个人在对社会和人生的看法、思想观念上发生了重大的分歧,对话中谁也说服不了谁。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的阅历越来越丰富,思想观念越来越成熟,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两人的这些思想观念为后来的道家和儒家学说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和理论基础。


(四)


老子与孔子第四次相处对话是在公元前500年,这一年老子已71岁,孔子也51岁了。

由于吴国和楚国的战争多年不断,战火烧到了鹿邑,已被罢官回家的老子时常受到战争的骚扰,老子在众人和弟子的劝说下,来到了江苏沛县避乱隐居。孔子得知这一情况后,就带了几个弟子,来到了沛县老子隐居的地方。老子见到孔子,便问道:

“你来啦,我听说你现在已成了北方的贤者,你已经懂得了天道吗?”

孔子答道:“我还没有懂得天道。”

老子问道:“你是怎样寻求天道的呢?”

孔子答道:“我是从制度名数、阴阳变化来寻求,可5年还没有得到。”

老子说道:“是的。阴阳之道是目不可见、耳不可闻、言不可传,是通常的智慧所不能把握的。因此,所谓得道,只能是体道。……你努力寻求道,关键在于内心的觉悟。心中不自悟则不能保留住道,心自悟到道,还需与外界环境相印证。如果得不到印证,道就不会畅通无阻。名,是天下公用的工具,但不是大道,不可以多取。你所宣讲的仁义,也只是先王使用过的旅舍,也只供他们在人生旅途上居留一宿,而不是可以长久居住的。大道是没有行迹的,一个人如果不懂得和其光、同其尘的大道,一定会遭到很多责难的。”

老子的一席话,孔子听后如在云雾中,回到客栈,三天一言不发,心中反复琢磨老子所谈的大道。看来,他们在认识上有很大的不同。

孔子的学生子贡刚20岁,年轻气盛,很不服气地前去和老子辩论,却被老子开导教训了一番,惊慌失措地回来了(载《庄子·天运》)。

孔子在回鲁国的路上,一边回忆一边对学生颜渊说:“我在30 岁时悟到周礼的精髓,以仁礼为立身之本,这可以叫做三十而立;四十岁时我访问老子于苦,坚持仁义之说,不受迷惑,这可以叫做四十而不惑;我对天道的认识一直未能入门,今年五十一岁了,从老子处得悟天道,这可以叫做五十而知天命。尽管人生短暂,我们还应当努力修身立业。仁义是救世良方,是不可须臾舍弃的,这是我与老子始终不同的。但行仁义,亦须懂得天道。老子说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不入世奔走,焉知不得其时?用之则行,舍之则藏,你我今后共勉吧!”

老子与孔子的相处对话,两位圣人对学问的探讨研究,为后人树立了典范。两人的思想观念曾发生过共鸣和相互影响,如两人对周礼的认同,对天道的争论与探讨,老子在《道德经》中出现“道”字有60次,而孔子《论语》中出现“道”字达100次,并说:“朝闻道,夕死可矣”等语句,可见相互影响之深。

老子道家学说和孔子儒家学说的不同与区别,是千百年来学术界和学者争鸣探讨的重大问题,至今难有定论。

汉朝学者司马迁在《史记》中说:“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儒学亦絀老子。道不同不相为谋。” 司马迁距老子和孔子时期刚过去200来年,儒道即产生了对立。

晋朝学者葛洪曾说:“道者儒之本也,儒者道之末也。”从春秋战国到西汉初期,在我国学术和意识形态领域的百家争鸣中,占主导地位的是以老子为代表的黄老道家学说。自从西汉武帝刘彻提出“罢绌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思想后,孔孟的儒家思想一直占据着官方的领导地位。孔子被尊为万世师表,至圣先师,被尊为文官祖、帝王师。

可是到了唐朝,老子和老子思想得到了统治者的尊奉和崇拜。当时的道教宫观遍布全国,道教信徒众多,道教的地位在儒、佛之上,居三教之首。老子不仅是道家学说创始人,道教教主,而且被尊为唐宗室的“圣祖”,先后被册封为“玄元皇帝”“大圣祖玄元天皇大帝”,成了唐王朝的保护神。当然,唐王朝捧奉老子是有其政治目的和用意的。

当代学者林语堂就儒道的不同曾形象地指出:儒家饮用城市标准出售、经过消毒的甲级牛奶,道家则是以农民的方式直接从奶桶中取用鲜奶,这样才不会失去自然的乳香(林语堂《中国人》)。

总之,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道家和儒家两种学说,既相互对立碰撞,又相互吸收影响,从而使各自的思想文化体系更加完善完美,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影响最大的两大干流,犹如中华大地上两条母亲河——长江与黄河,滔滔不尽,奔流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