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五期 >> 正文

书边杂写

日期:2017-02-23 14:19

《书话史随札》


这几天,陆续给各地师友寄去我的小书《迷恋纸月亮》。以书会友是我这几年坚持做的事情,由此也结识好多爱书人。这些书人书事,增添了生活乐趣,也使自己情操得以陶冶。尤为感动的是,江西新余的易卫东老师,我要给他赠书,他却坚持要付钱给我,我知道,他也是爱书之人,他的《学步集》我看了几遍,深受教益,写成了书评《杂读览闲终有成》。

《书话史随札》断断续续读了几个月,还没读完。王成玉先生功底深厚,学问扎实,每一观点,都有大量的史料事实作支撑,从不下妄语。他从《毛诗序》出发,简笔勾勒,大致梳理分析了“书话”这一独特文体发展、演变、繁盛的历史轨迹,道出了许许多多感人至深的藏书家、爱书人的喜怒哀乐,点出了极为丰富的书话著作的特点,对书话一体的再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最近,听说他又在撰写《书话点将录》,预祝他创作丰收。


《中国当代才子书—贾平凹卷》


从年前开始,我在淘宝网、孔夫子旧书网上买了一些旧书。虽是旧书,但它们品相完好,有的竟是库存的新书,翻都没翻过,更别说墨迹污渍了。我喜欢它们。

《中国当代才子书—贾平凹卷》,野莽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19979月第1版,19985月第2次印刷,印数8000册,简精装,定价28元。这套书共四卷,分别是贾平凹卷、冯骥才卷、汪曾祺卷、忆明珠卷。前三人都熟悉,读过他们的作品,忆明珠陌生了点。之所以编选这样一套书,野莽说,上世纪80年代,中国文坛在王蒙的倡导下,掀起了一股“作家学者化热”,导致出现了两件新事,一是国内各名牌大学纷纷举办作家班,二是借着这种口号,文坛上出现了各种各样主义的旗帜,并以此标榜自己的作品。然而真正的“才子”型作家在哪里呢?古有徐文长、郑板桥、唐伯虎、曹雪芹,他们诗文书画无所不工。就20世纪而言,鲁迅、郭沫若等人,这些有着明显民族特色的才子型作家,他们远离文坛的功名,但他们作品中艺术的真气,却能得到广大读者的由衷喜爱。鉴于此,编辑一套当代才子书就很有必要。 编选这套书,有两个四项基本原则,一是品种上诗文书画齐全,二是品格上高雅清奇。以此遍访文坛,逐一搜求,这样的四栖作家还不少,首辑就选了贾平凹、汪曾祺、冯骥才、忆明珠。

贾平凹这一卷,收入书法8幅,绘画10幅,诗歌10首,散文13篇,小说8篇,除此而外,书前收有贾平凹自序一篇,书后附录孙见喜《三秦怪才贾平凹》一篇。阅读是书,使读者对贾平凹有了一个较为全面的认识。新时期文学以来,贾平凹以故乡商州为根据地,扎根故乡大地,以独特的视角和艺术手法,写出了一部部别具一格的作品,在文坛上,他是一棵常青树。每一两年,就有新作发表,单这一点似乎目前无人可以比肩。他早期散文作品的清新空灵、中短篇小说的玄秘怪异,到后来散文的平淡自然、小说的平民情怀、民间立场和民族情愫,都独树一帜,已卓然成为大家,令人敬佩不已。


《书店病人》


对爱书者来说,泡书店,淘自己喜欢的书,那绝对是一桩很风雅的事儿。

书店的故事,书店的情怀,书店的风景,还有书店那温暖的灯光,书店里那些可爱的人,可心的事……都是爱书者流连忘返的所在。更有甚者,像扫红,自己开个书店,《坐店翻书》也是不错的人生选择吧。像朱晓剑,俨然成了《书店病人》,用眼光和思想打量着书籍,展示了这一流动着的风景的生动和丰富。

时尚,咖啡,清茶,一册书籍,一个个下午或晚上的时光,就在迷人的书香中消磨掉了。如果说,图书馆就是天堂的样子,书店即在天堂的隔壁。对书的热爱,让朱晓剑在书店里访书淘书谈书而不亦乐乎。书店的灯光那么明亮,好像在每一个夜晚,给迷失的城市人带去一点希望,那一缕缕书香,才是城市精神和生活的延续,舍弃了这一点,即便是高楼再多,也不过是一个建筑的集合而已,何谈精神呢。

《书店病人》囊括了朱晓剑对书店的思考,这样的思考是开放性的,有很大的前瞻性,也有一定的现实指导性,这当然与朱晓剑自己开书店的实践不无关系。朱晓剑是独立书评人,出版家,专栏作者,他的目力所及,不仅仅是书,写书、编书、访书、淘书、开书店,他还喜欢美食,他的美食小品,是一种日常生活的关照,无论形式,都呈现着“快乐”的美食主题,读来令人快慰。


《书林漫步》


淘宝网上购得陈原《书林漫步》,大部分写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些书,那些人,已经远去,但随着时光的磨砺,有的黯淡了,有的却愈加灿烂。陈原是语言学大家,他的书话,写得真诚、朴素,没有架子,这很难得。

终于在忙乱中可以静下来了。出了一本书话集《迷恋纸月亮》,该赠送的都赠送了,还有最后几个书友未寄出,让他们期待已久。好多人都不理解何以起这样的书名,也怪自己疏忽,未在后记里说明。原来写好的后记里约略交代了一下,但限于篇幅,就在后期删改时改掉了,真对不起读者。本书里有一篇文章写到了董桥,迷恋纸月亮的话就是他说的,他说:“爱书爱纸的人等于迷恋天上的月亮。”实际上,起书名实在是一件费心费力的事情。我偷懒了,就把其中的一篇文章题目直接拿来做了书名,也正合我目前爱书读书的情境和心意。

年前年后买下的书大部分还都躺在那里,未翻动一页,让人心生不安。买书是为了读啊,可是总会有太多的理由,使我们失去了与书们对话的机会。这几天,我一直想,买书就好比猎色,关键是要对味。有的书,买来翻翻就不想动了,也懒得再看一眼,任其蒙尘;有的书,却是一看再看,日思夜想。想想自己的书,在读者那里,也该是如是遭遇吧。贾平凹说,每一本书都有自己的命运。该是啥还是啥,任谁也改变不了,唯有心灵真实,写出真正属于自己内心的东西,才会与读者交流。只是我的这一本小书,有个小小的缺憾,编辑把字体弄成了楷体,到印刷也没调整过来,阅读起来觉得有点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