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三期 >> 正文

我的家乡我的爱

日期:2017-02-23 14:36

大约因为我的家族是移民的缘故,我对生我养我的家乡城固县,有种异样的深情。记得小时候,从湖北来到这里落户的父亲总是说,他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城固地面是最好的。他说这里气候温和、土肥水美、五谷丰登、人杰地灵,神话里的天堂就是这般模样。于是,“城固是天堂”的概念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一次,有位外地朋友与我讨论城固地面一年四季的大致气温,我说四季如春。他怀疑我的记忆有错。我脱口说道,城固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熟悉的地方,连那里空气的味道我都会准确说出,别说是气温。那朋友说,呵,这么自信啊!我回答道,当然啊,城固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嘛。

的确,城固这个地名是刻在我心里的爱,是流淌在我血脉里的情,

虽然在外地工作了几十年,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始终没有隔断,家乡发生的每一点变化,都令我兴奋不已。记得县城新区初建成,为了了解它的全貌,我特意不坐车,绕着所有的街道走了一遍,一边走一边感叹街道的宽阔,设计理念的先进。为了加深印象,我选择了两个地方作为观摩的重点——首先去看了城固一中的校园建设。城固一中校园建设的大气磅礴和浓厚的文化氛围,使我感叹不已。我当时的感慨是:一个舍得为教育投资的政府绝对是有远见卓识的政府。难怪城固县的教育一直走在全省前列,难怪这里考出了三个理科状元!我接着参观了县医院。县医院宽阔的地盘,干净的大楼,设施齐全的医疗设备令我惊诧不已。参观后出来,我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这下好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生病再也不用愁了。南沙湖景区建成,我一连好几次去游逛,看了春水,又想去看夏花;看了秋天的芦苇,又想去看冬天叶落水静的安宁。2014322日,汉中市油菜花节在城固举办的时候,我像自己家里过喜事一样高兴,一遍遍看现场直播,一遍遍听主题歌《油菜花儿开》,感受家乡“花的世界,爱的海洋”,体会“花在山上祝福,爱在花海飘荡”的幸福。我还写了极具煽惑力的诗歌《我妈叫我回去看油菜花呢》发在网上,以不倦不休的热情,歌唱家乡那遍地油菜花的美丽。在我的工作之地安康,我常常会犯这样的错误:在参观安康某个茶园的时候,我会脱口说,这茶园太一般啦,我们城固天明的茶园,那才叫一个漂亮!直到对方善意地提醒我,哎,你可是在安康地面哦,我才幡然醒悟。更有一种情况,若别人说到哪里的河流漂亮,我马上就会激烈地说,哪里的河流都没有我家乡的南沙河漂亮。我的南沙河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河流。这样说了还嫌不够,我滔滔不绝地告诉人家,南沙河如何的水浅沙净,河滩的小树林如何充满诗意,沙渚上漫步的朱鹮鹭鸶如同神鸟,堤岸高大的橡树胜过俄罗斯风光等等,甚至搬出著名作家路遥曾在南沙河流连忘返,赞美南沙河是天国河流作为佐证,直到人家笑我痴笑我傻,我还不肯住口。朱鹮回归南沙河,是我最为欣慰的事情。我曾在看见成群朱鹮飞过南沙河上空的时候热泪盈眶,并且,立即坐在河边,写就《神鸟回归》,发表在2011711日《人民日报》的大地副刊上。尤其,说到中国的现代文明与文化,我更是充满自豪地大谈城固县如何在抗日烽火蔓延的时候,敞开胸怀接纳了西北联大,保住了祖国文化与科学的火种,使中华文脉与科学之光得以延续。若谁说到历史上的伟人和英雄,那我就更得意了。我会立马给人家开一个张骞凿空西域的讲座,赞美我亲爱的同乡张骞是第一个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人,是旷世英雄和伟大的探险家、伟大的地理学家、伟大的外交家、伟大的政治家。这样的时刻,人们往往会被我对家乡的痴爱而感动,会诚恳地说一句:真正城固的女儿啊。

同样,家乡若有一点不好的事情,也会令我久久忧伤。记得201010月的某一天,我从火车站出来,发现沿途都堆满了橘子。就和一位卖橘子的人攀谈,问他多少钱一斤。他长叹一声说,不要钱,你想拿多少拿多少。我不解地望着他,怀疑自己听错了。那卖橘子的人说,今年橘子卖不出去,我见人就送,只要吃了,我就高兴。吃了比倒了好啊。我立即想起,这是谣言惹的祸。有人传闻橘子里有种肉眼看不见的虫子,吃了会使人得怪病。网络时代,谣言比风还传播得快,刹那间,我那以金橘而骄傲的故乡陷入了绝望的深渊。据说,那年的橘子开始卖五毛钱一斤,后来就全部烂掉了。很长时间,我都为此难过。直到今天,我也不能忘怀卖橘子的人那眼里的忧伤。当然,我牵念最多的当属我的出生之地南沙河。有一年,我发现人们倾倒的垃圾污染了南沙河,竟难受得寝食难安,当即致电有关部门,请求制止。并以省政协委员的名义奔走呼号,经多方努力,终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之后回乡,无论时间多么紧迫,我都要去南沙河看看清理垃圾的情况。南沙河的老橡树被砍伐了,我像失去了亲人一样忧伤。我写过《哭泣的南沙河》,写过《我那穿林越水的忧伤》,写过《在南沙河畔游走》,以抒发我的情和爱,表达我的伤与痛。

在这里,我不能不引用艾青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要说,城固,你是我的故乡,也是我的精神家园,更是我灵感的源泉。在我几十年的奋斗历程中,每当遇到挫折,只要踏上故乡的土地,我就有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在我的文学生涯里,每当灵感枯竭,只要回到南沙河边,我就会立即文思泉涌。故乡啊,我的故乡,我曾经用那么多的文字歌咏过你,赞美过你,都还觉得不够;我一直用最炽热的深情爱着你、敬重着你,都还觉得不够。我只有怀着敬畏之情,在心里仰望着你,一如仰望天堂!

2015年初冬,当我随省“送文学下基层”采风团回到亲爱的家乡,第“N”次地亲近城固县城,拜谒张骞墓和魁星园里的先贤们,参观浩瀚的万亩桔园和天明茶厂茶园,瞻仰西北联大旧址和天主教堂,追寻家乡经济文化建设的豪迈脚步,我心里的爱与自豪,像鼓满的风帆。千万次,千万次地,我在心里说,家乡啊,我为你自豪为你骄傲。我愿意用我的笔我的情,为你歌唱为你呐喊为你鼓与呼!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女儿,还愿意降生在美丽的南沙河畔。


作者简历:张虹,女,汉中市城固县人。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安康市作协主席。出版有小说集《黑匣子风景》《魂断青羊岭》《天堂鸟》《都市洪荒》《记住月亮升起的地方》《野蔷薇》;散文集《回归青草地》《白云苍狗》《歌唱的鱼》《心海拾贝》《婆屋那边的事》;长篇报告文学《白河纪事》;诗集《红 我的颜色》2002年在日本翻译出版;20集电视连续剧《爱无尽头》(与人合作)在全国各大媒体播出;担任副导演及责编的数字电影《村支书和他的媳妇》在央视六套播出。作品入选《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中国年度最佳小说短篇卷》《21世纪年度中篇小说选》等,曾获首届吉元文学奖、首届柳青文学奖、首届省作协年度文学奖、第四届特区文学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