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三期 >> 正文

有效阅读是读书的最佳方法

日期:2017-02-23 14:34

对于一个从小热爱文学的人,阅读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热衷于读书,漫无目的地读,如饥似渴地读。那时候,对于一个爱读书的农村孩子来说,最大的烦恼是没有书读。村里除了《毛泽东选集》以及各种语录选本外,能找到的书很少,于是人家炕围子和顶棚上糊的报纸都能令我读上半天,直仰的脖子酸痛,头晕目眩。路遇一张书纸,哪怕是别人擦过屁股的,我都会看得津津有味,遭到人家的耻笑。遗憾的是那没头没尾的东西,常常令我十分懊丧,不能自拔。记得我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叫《渔岛怒潮》,如痴如醉之时,母亲唤我干活,于是躲到沟里,只看到月亮出来,实在看不见了,才爬上塬来。后来到文化馆学美术,管理图书的阿姨见我嗜书如命,就让我在馆里挑选。黄色的挎包是用来装馍的,掏空后用来装书,沉沉的能有五六本。回到家放学后我如饥似渴地读,几乎忘记了一切,常常被母亲训上半天还没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村里人都说不能让我这样肆无忌惮地读书了,都成书呆子了,回到农业社啥也干不了的。母亲嘴上说得很硬,实际上对我还是蛮包容的。上高中后,县城里可以找到的书很多,我便开始选择性地读——不合口味的放弃,感觉美好的就反复咀嚼,精彩段落抄录笔记,举一反三,收获颇丰。是时学校举办作文大赛,我的文章一鸣惊人,读书的积极性便更高了。

走向社会后,面对花花绿绿的世界,我最爱的还是读书。家中四壁徒空,唯有两只一米长的箱子满满当当,装的都是书。93年洪水泛滥,睡梦中被惊醒后发现水已漫及床上,顾不得攒了几年钱才买的彩电,甚至顾不得穿上衣物,与妻子抬着一箱书就往外跑。后来,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书架,一个,两个……五个,六个……最后满屋子都是书。我食性较杂,除了文学还有美术绘画、陶瓷工艺、历史哲学、天文地理、书法摄影等等。一些书买来只翻了几次便弃之一旁,一些则被我翻得稀烂,甚至不得不重新装订,背上书皮。特别珍惜的是借来的书,读完后想买却买不到,于是就抄。抄了一些觉得太累,就拿出去复印一遍,备上注释,装订成册。有些心爱的书被人借走后一去不返,我便想法再买一本珍藏起来。数年来搬家十多次,每次最沉的就是书了。家里没啥贵重的物件,唯有一架子书据以自傲,每每反复揣摩,乐于其中。后来互联网越来越发达,大部分书几乎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但我喜欢的还是纸质阅读。晚饭后坐在台灯下,沏一杯浓浓的香茶开始读书。我喜欢那种淡淡的油墨香味及沉甸甸的感觉,喜欢翻阅书纸的窸窣声。读到痛快处哈哈大笑,凄惨时则黯然神伤,或涕泪横流,忿忿难平。

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除了工作,用来读书的时间总是不够。面对浩如烟海的书城,除了有选择地阅读,还必须高效快捷,有效阅读。所谓有效阅读,我以为便是有目的性的阅读,而不是泛泛的、走马观花式的浏览。现实生活中不乏所谓的“书呆子”,一生可谓“博览”群书,终究一无所成,基本都是看热闹,凭感觉漫无目的地“浏览”。阅读需要深读和精读,边读边想,不断“反刍”,汲取书籍的营养,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起来。喜欢的书很多。中国传统文学名著、世界文学名著、历史人物传记、天文、地理、书法、绘画等等,这样的书籍家里就有很多,看见不同的版本还会继续购买。世界文学名家最爱法国和俄罗斯的,巴尔扎克、福楼拜、雨果、莫泊桑、大仲马、小仲马、凡尔纳、左拉……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高尔基、屠格涅夫、契诃夫、肖洛霍夫等等。当然,哈代、罗曼·罗兰、梅里美、卡夫卡、泰戈尔、杰克·伦敦、欧·亨利、海明威、福克纳、马尔克斯等作家也是我十分喜欢的。中国当代文学名家除了莫言、张贤亮、苏童、毕飞宇等作家,特别喜欢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曾反复阅读。这是一部浸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现实主义小说,深刻而真实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社会历史的变迁。读的时候感觉第一遍兴趣所趋,通览“悦读”;第二遍注意人物个性描写、心理描写及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综述;第三遍站在时代的高度来审视作品,其中对生命玄学的揭示、人性道德的批判、儒家思想的宣扬等方面,都值得我们深思。此外,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也令我欲罢不能。感觉书中人物的命运与自己那么贴近,因此倍感亲切;余华的《活着》《在细雨中呼喊》《许三观卖血记》读来十分震撼,久久不能平静……除了这些优秀的长篇外,一些中篇小说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如张贤亮的《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苏童的《妻妾成群》《米》《红粉》,莫言的《红高粱》,刘恒的《伏羲,伏羲》,毕飞宇的《玉米》《玉秀》,贾平凹的《鸡窝洼人家》等,都曾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部好的作品带给你的感受是方方面面的,许多作品能够引起读者共鸣,激发自己的创作欲望,所谓触景生情。那么不妨拿起笔,拓展引发自己共鸣的那部分内容,精心构思,用心铺陈,兴许就成了一部了不起的作品。当年自己便是在看完路遥的《人生》后激动难抑,写了第一部长篇小说《沉重的房子》,网络连载后引发读者强烈共鸣,点击4000余万次,评论20000余条,从此一发不可收,成了一名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