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二期 >> 正文

《偏方》:给乡愁寻找一条出路

日期:2016-05-17 14:08

《偏方》是媒体同仁安康日报社吴昌勇先生抒写乡愁的散文集。

初看书名“偏方”两个字,令人感觉怪异,明明是医学名词,作者为何偏偏拿它做了散文集的名字,因而就吸引了人。继而翻看目录浏览文章标题,发现绝大多数都是三四个字,如老屋、写对联、杀猪匠、两掺面等等,对于陕南的读者而言,似乎平常而又平常。然而耐着性子读过一两篇之后,慢慢地,心底渗出了一种“貌不惊人而内在丰富”的深刻感受,由是勾引得人放不下手,移不开眼目,做不成其它事情。

在异乡的深夜,随着他的笔墨所到之处,我看到了我的童年,看到了我的乡亲,看到了现在再也看不到的故土曾经快乐的生活。虽然昌勇写的是他的青少年生活,写的是他的乡土,写的是他的乡亲,但让我感同身受而又无比欣慰,他用心写出来了,且写得美好。如今,在现实中已经很难看到那些乡愁记忆中的生活场景,对今天的孩子来说,那也已成了一种传说。从这个层面上讲,与其说这部散文集是他青葱岁月的生活实录,还不如说是他写给乡村的一部史诗。

《偏方》从微观的视角,细致真实地记录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陕南汉江北岸山区农村一隅的生活景象。在作者昌勇的笔下,乡愁是具体的、细腻的、生动的,其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而性格又都有不同,甚至可以让读者触摸到他书中每一个人物的跳动神经。每一个情景都是那么真切而灵活,闪耀着他所在的那个乡村曾经生活的灼热光芒。在散文有限的篇幅中能够做到如此,可见其描写环境、刻画人物形象之功夫。这一点尤其让我刮目相看。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虽为文时间不短,但全身心都在做新闻采编的本职工作,未承想经年的积淀后突然捧出了这么一部冒着浓浓生活热气的集子。思考琢磨后便也不再疑惑,他学的是医学,却从事了专职文字工作,就是缘于他骨子里爱好文字,对文字对生活的热恋。

昌勇年龄不大,但从这部散文集里,我能感受到他把山里农村娃娃的苦境和难处都遭受过了。因为少年丧父,家庭不幸而长时期感到自卑,羞于表达,因而他把生活的酸甜苦辣都藏在了心里,但他没有消极,而是积极地用眼睛在看,用心在感受生活。我之所以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情涌动,要写出一点自己的感受,是因为在这部散文集里看到了我曾经生活的绝大部份影像。从某种意义上说,昌勇的乡愁通过《偏方》传递给读者后便不再专属于他,而属于集体,属于这个时代。沉浸在他的乡愁里,让人再次思考一个问题:于当今日益趋好的生活环境之中,吃饱了穿暖了,为何却快乐不起来,开心不起来?我发现,《偏方》于不露声色处告诉读者,乡亲们曾经贫穷着却是快乐的,但不是因为贫穷才快乐,而是因为真诚、朴实和简单。而这也是这部散文集带给读者的人文关怀和人生思考。

昌勇给人的印象比较老诚,他的散文亦是如此。这种老诚,表面看来是太实在太正统,我以为这种老诚的散文才是正宗的散文,纯正的散文,有力量的散文。从《偏方》文章的标题到内容,都可见得他对文字的爱惜和敬重,每一篇文章对文字的使用都非常珍惜,整体布局和表达都简洁干净。从风格上,我感受到他的散文有刘云散文的明显味道,劲道,有味,耐读,耐品,经得起咀嚼,能够让人回味。读他的文章,就像畅饮家乡醇香的杆杆儿酒、柿子烤酒。毕了,嘴巴啧啧地,还想再喝几杯,宁愿沉醉。

如此,我才发现昌勇肚子里藏得有货,而且修道深着哩。与此,我还感受到,他在每篇文字的表达中心情显得很平静,带给读者或捧腹或揪心,或沉重或欢喜等等感受,都自然而然。正是因为他的平静,在他的这些乡愁散文里,我没有看到浮躁之气、矫揉造作和仇视怨恨,我看到的是充满了善良,充满了友爱,充满了人性的光辉,充满了对美好的无尽回忆。由此,“感恩”形成了他这部散文集的主色调,也因而给予了读者温润心灵的享受和力量。

乡愁是令人心痛的,但也是美好的。之所以这样说,是有了乡愁后我们该如何对待乡愁,如何来为乡愁找到一个出路。昌勇给予的出路在他的“偏方”中,我所看到的成分是心存美好和感恩生活,包括感恩生命里曾经遇到的所有人、事、物。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各种就业形式的人口频繁流动,乡愁在今天已成为社会普遍流行的一种通病。与此,这个时代涌现的集体乡愁还将继续存在,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消除,而个体的乡愁或轻或重,在很多人心底形成的情结,亦是不会立马消除,也无法完全消除的。因而,给乡愁寻找一条出路,不仅是这个时代人们需要的精神关怀,也是文化工作者应该持有的一份社会担当。昌勇在抒写个体的乡愁中无意于履行这份担当,却自觉而事实上完成了这份担当。他让乡愁有了一个可以触摸的载体,有了一个可以引起情感共鸣的精神乐园。我以为,这便是《偏方》的价值和贡献所在。

[责任编辑 潘飞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