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二期 >> 正文

默向长河思古今——说说咸阳作家贾松禅

日期:2016-05-17 14:04

——说说咸阳作家贾松禅

一个作家的名气究竟有多大,这有什么标准可以衡量吗?提出一个绝对的标准当然是很困难;但是,大体上看这个作家对读者的态度如何,读者对他的态度如何了。去年秋天,我作为陕西援苏丹医疗队的队长,带领几十名队员从北京登机去苏丹,在阿联酋首都迪拜转机时,看见好几位队员手捧着一本《大汉将军李广》在看,出于好奇,我要过来一本翻看,作者“贾松禅”三个字映入眼帘,这不是我的同学吗?这本书应该是他的新作,没想到他的作品这么深入人心,都和队员漂洋过海来到非洲了。在心里,我对贾松禅产生了几分佩服。几位队员对我说,看贾松禅的作品,感到他是一个善用历史告诉未来,善用历史讲故事的作家。他们听说作者和我是同学,非常想知道我对他的评价,非要我说说贾松禅其人其事。在此,我把在机场给队员讲的也说给大家听听。

 

一  其人

 

介绍贾松禅这个人,我就用几件事来说吧,这样更真实些。1990年8月,在新疆军区某部当新闻报道员的我,被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录取,成为该学院新闻系二班的一名学员。因为新疆距南京路途遥远,再加上交通工具不发达,我是班里比较靠后到学校报到的学员之一。虽说报到较晚了点,但是遇到的待遇却是最高、最热情的。报到那天下午,我刚到班级门口,一位外貌英俊,眼睛很大,军容严整的战友一把接住我的行李说:“我叫贾松禅,也是新到的学员。欢迎你!我亲爱的同学。”说着,他一手提着我的行李一手挽着我,把我送到我的床铺前。这就是我和贾松禅的第一次见面。

报到的当天晚上,全班学员到齐了,班主任李文强组织点名,点名前他让全班唱一首歌,于是就向学员队列里喊了一声:“谁来指挥?”“我!”贾松禅响亮地回答了一声。“唰!”只见贾松禅从队列里迈出了一大步,迅速向后转立正后,很正规地指挥全班学员唱了一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从此,贾松禅以胆大、勇敢的形象引起了我的格外注意。

作为新闻系二班三区队的副区队长,我调阅了贾松禅的档案。贾松禅,男,陕西兴平人,1986年10月入伍,任陆军第十一集团军六十一师报道员。1990年9月因新闻报道工作突出,被破格录取进入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学习。

进入正常的学校学习阶段,贾松禅担任了由兰州军区学员、二炮学员、总参直属队学员组成的七班党小组长。他爱学习,更有善心,特别关心其他学员。刚入学没多久,同班学员王君(陕西商洛人)过生日,作为党小组长,他积极组织全班学员为王君过集体生日,并在生日活动仪式上号召大家向当年南京市遭受洪灾的群众捐款,这件事南京日报在其重要版面进行了宣传。

1991年夏天,南京发生了严重的水灾,长江大堤抗洪抢险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当时的军委主席江泽民亲自到长江大堤看望三军。此时,贾松禅也随新闻系二班战斗在滁河大堤。三天三夜,贾松禅和同学们背沙袋、打木桩,又抢修电线杆,帮群众搬家转移物资。累得实在不行了,贾松禅和同组同学们一起睡在农家鸡棚里,待体力恢复,又投入到战斗。一个热爱人民,为人民冲锋陷阵,可以牺牲一切的英雄形象深深地走入了人们的心里。

毕业分配时,一些同学都忙着找关系往好地方分配,贾松禅谁也没求,把行李卷一打,带头回甘肃河西最艰苦的部队去了。这时,他又以一个“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共产党员身份,为国家和军队做出了贡献。

 

二  其作

 

评论贾松禅作品的文章很多,如著名评论家李星的《为中华民族的“脊梁”立传》;军旅作家张茂龙的《传唱装甲兵之父军旅人生的“游骑兵”》等等。我对贾松禅的作品只说一点,那就是热爱历史,看好未来。从古到今,凡是有成就的人,当他活着的时候,大都是热爱劳动,多工作,多学习,不肯虚度年华,不让时间白白浪费的。在军校上学时,贾松禅受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教授蔡会福、韩丛耀等老师的影响,对知识产生了浓厚兴趣,求知欲大开,整天泡在图书馆里如饥如渴地阅读黑格尔、尼采、莱辛、车尔尼雪夫斯基、马克思、恩格斯、达尔文等伟人、名人的书籍,抢看孔子、孟子、孙子、李白、苏轼、王安石等文学巨人的著作,记了上百万字的笔记。这时,我有一个发现:松禅偏爱研究历史,剖析名人,以古思今。

我这个感觉是对的。无论是他创作记录二战女俘的《指控没有终结》,演绎大汉名人传奇的《大汉将军李广》,还是描写我军装甲兵建设的《铁甲雄师》等作品,都是在还原历史、解剖历史、正视历史。以其长篇历史小说《大汉将军李广》为例,松禅把自己植入到汉初中原与匈奴长达十年的残酷的战争背景之中,为读者讴歌一位忠诚爱国、品德高洁、英勇无畏、受人爱戴的飞将军李广,还历史一个真实的李广。再看其作《铁甲雄师》,通过记叙戈壁剿匪、营建施工、军事演习、科技练兵等重大事件,史诗般塑造了我军为西部某坦克师的历史进程,讴歌了老一辈革命军人的铁血气质,得到了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和陕西作协主席贾平凹的认可,许多军队领导和官兵评价说,这部作品填补了我军装甲兵历史的空白,反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的历史进程。

更难得的是,他把创作的视角还伸向了国外。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写中国历史都觉得是件难事,那么一个没有参加过二战的中国人去写二战时期纳粹集中营女战俘的故事,反思二战女战俘的历史,可想而知应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这三部作品的成功出版,与贾松禅会读书有关。有了创作《指控没有终结》的想法之后,他从创作的需要出发,从最需要的地方下手,很快培养起搜集资料的兴趣,激发研究二战史的热情,日积月累,掌握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才达到了创作时豁然贯通的境界,创作出妙笔生花的佳作来。

 

三  观点

 

当然,对贾松禅的部分作品,朋友们在一起讨论时,意见颇不一致,开玩笑地说有一种“复古派”的味道。这些是朋友间偶尔发生的争论,但是,我心里总不大服气。马克思说:“关于艺术,谁都知道,它的某些繁荣时代,并不是与社会的一般发展相适应的,因而也不是与那可以说构成社会组织骨干的社会物质相适应的。例如,希腊人与现代人之比较,或者是莎士比亚与现代人之比较……在艺术本身的领域里,某些具有巨大意义的形式,只有在艺术发展比较低的阶段上才是可能的。”在我国文学史上,《诗经》《春秋》《史记》等多少不朽之作令人百看不厌,中国传统文化应该得到尊重和继承。贾松禅应该是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干将之一。

当然,任何创作风格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形成的,它是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逐渐形成的。在它已形成之后,仍然会有新的发展和变化,决不可能完全停止不变。由此可见,变即为创新,变不一定都好,不变也不一定都不好。在这些地方,非常需要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提倡实事求是,改革创新的态度,根据不同的题材和人物形象,运用正确新颖的艺术手法,把这个时代的面貌,从各个角度表现出来,把这个时代的人物写活、写得更具有生命力一些。临停笔时,看贾松禅反映呼伦贝尔草原蒙古人民抗日历史的新作《草原枪神》就证明了这一点。他的这部作品出版时,我用著名诗人周涛的话写成信息发给他,评价他的这部作品是“独对群山领元气,默向长河思古今”。

“客舍非洲已两霜,归心日夜思咸阳。”好了,该讲的讲完了。我已打行李准备从苏丹回国了,临走时到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孔子学院向友人告别,无意间在中苏友好协会会长阿明的办公室桌上,看见了贾松禅的大作《铁甲雄师》,我感叹一声:“我的神呀,懂中文的外国人也看松禅的书,松禅真牛!”

 

作者简介:杨天庆,新闻工作者,媒体特约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