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二期 >> 正文

亮丽生命河床上的一抹新绿——读高一宜《别说话》

日期:2016-05-17 14:03

 

在早春的薄寒里,我读到了咸阳渭城中学高一宜同学的作品集《别说话》(青岛出版社2016年3月版),立刻被作者清新而犀利的文风深深地感染了,仿佛早春小雨后那一抹跃入眼帘的新绿,让人喜爱。

对于高一宜,我早就熟悉,也在报刊上看过她发表的作品。她的父亲是作家高鸿,咸阳实力派小说作家,他的长篇小说《农民父亲》获得过很多奖项,深受读者喜爱。许是受家学的熏陶,许是后天的刻苦努力,高一宜从小就表现出了独有的文学天分。8岁就开始发表作品,12岁加入陕西省作协,14岁加入中国散文学会。而今,不到18岁的她,又一次性推出三卷本个人作品集《别说话》。在学校,高一宜品学兼优,还是渭城中学的高材生呢。如此优秀的“文学人生”,怎能不令人对她刮目相看?她的出色的“成才之旅”,让我对她的作品的集中阅读有了几多期待。

及至拿到她的书,我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她的作品。应该说,高一宜是一个有思想、会思考的女子。读她的作品,你会觉得这不是一个中学生的手笔,而被她独特的艺术感染力所征服。这些作品,是一个花季少女对俗世生活的咀嚼,对多味人生的体悟,无论是夜深人静之时灯光下的静坐独思,还是晨曦初现时上学路上的瞬间感悟,无论是课余饭后临窗远眺之时的“思维散步”,还是午后斜阳里的“精神体操”,都汩汩滔滔流淌着对生活的挚爱,这种爱,浓浓的,酽酽的,像新沏的龙井,香飘淡远,经久不绝。而这,在我看来,就是高一宜身上所独有的一种难能可贵的思维品质和精神境界。诗人说过,生活中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高一宜凭借自己深广的阅读,敏感的观察力,独特的艺术感觉,以思想为经,以笔为纬,将生活的浪花采撷于笔端,呈现给我们的是香喷喷、脆生生的精神盛宴、艺术大餐!在这里,我们深刻感受到了生活的富足,青春校园的美丽,家庭生活的温馨幸福,社会万象的斑斓多彩。散文《贫瘠的狂想》,激荡着花季少女的青春畅想和自我张扬,对现阶段应试教育弊端的批判,如一把锋利的尖刀,直刺中国教育对个性的束缚:“你凭什么强加自由人以你的思想!”这种直面现实、直陈当下的言说,正表现出她善于独立思考的可贵品质,而这样的品质,正是当今校园莘莘学子所普遍缺失的。

语言的犀利,行文的流畅,来源于高一宜勤奋刻苦、锲而不舍的广泛阅读。高一宜从小就爱听故事,爱看书。识字不多的时候,是缠着作家父亲讲故事,等到自己能阅读了,家里的书都被她翻遍了。年龄的增长,学习任务的加重,并没有成为她放弃阅读的理由,反而,她的阅读量越来越大,涉猎的范围也越来越广,哲学、社会经济学、古典文学研究,甚至“一战”“二战”史,她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而且有的书她会反反复复读。阅读,滋养了她;阅读,也成就了她。她的文章,越写越活泼大气,越写越内敛成熟。

高一宜的目光不局限于校园,她把艺术的触角更多地伸向广袤的历史和现实,关注着当下,关注着社会生态和价值取向。她写《卖土豆的大爷》,把“说话算数”作为人生信条,为了自己一句送货上门的承诺,他不失做人本色,苦苦守候在买主的楼下一整天,尽管只能挣到几块钱,但他的践约履责,为“我”和“父母”上了一堂生动的人生教育课。他的形象愈“高”,愈能显示出“我和父母”的“小”来。《生活在别处》不是一般的观光游记,而是理性思维的“体操”,作者反问:“生活在别处,就一定能忘掉烦恼么?”对于“时间的背后是什么”的追问,引发着作者的思考和探究,对社会现象的思索,对人生意义的追问,不是“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无病呻吟,而是源于作者内心对真善美的自我认知,这是一个积极进取、向上求善的文学少年精彩夺目的精神世界,这也是一个超越自我、艰难跋涉的高三学生走向文学世界的铿锵足音!

读高一宜,让我们感到高兴。她是时代青年中优秀的一员,是“醒着”“前进着”的青年中的“这一个”。她的《别说话》,是用心思考的结晶,绽放着青春生命的亮丽,是岁月河床上一抹动人的新绿!祝愿她的文学人生会因文学而更加灿烂。

 

[责任编辑  汤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