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二期 >> 正文

◆ 殷朋超

日期:2016-05-17 14:00

    白描(外二首)

    蓄谋已久的秋雨直直地栽在地上

    过路的蚂蚁吓得魂不守舍

    嘴边的那一粒米早已不见踪影

    藏在树丛中的乌鸦说着东家长西家短

    一阵风将枝头的枯叶恶狠狠地击落在地上

    那多嘴的乌鸦被暴露在外

    羞答答地闭上了嘴巴

    我在纸面上撒下一行诗的种子

    期望它能长成一段佳话

    

    临   帖

    

    总喜欢走进古人,走进他内心深处

    夜被黑色素填满,开始

    失眠

    我试着研开墨块的恩怨

    把一滴滴清泉之水引入,研磨

    摊开岁月的刀刃,临习

    藏锋,露锋,急转。犹如

    一个在交叉路口驻足的行人

    

    细节,直视。放大

    落笔,在最单纯的纸面上落笔

    疼,揪心的疼

    一个飞白,天已黎明

    我草草收拾,不再去打扰古人的梦

    

    冬日帖

    

    碎嘴的落叶早已按捺不住,和风

    谈起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爱情

    雪花瞪着眼,在千里之外的高空

    徘徊

    等待着恰好的时机

    唯有喜好冬眠的蛇和我一样

    做好一切准备

    等待冬日做我的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