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6年第一期 >> 正文

霜叶红于二月花

日期:2016-05-17 12:52

    因为给油田写电视剧,认识了许多长庆的石油人。他们对外人的印象有些孤傲,有些张扬,甚至有些神秘,似乎生活在另一个国度。随着采访的一步步深入,我被一点点地浸润着,融化着,感动着。从陇东的董志塬到宁夏的摆宴井,从陕北的盘古梁到内蒙的苏里格,一年多的时间,我几乎踏遍了长庆的主要区域。到最后,似乎自己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才发现,他们孤傲的背后是不屈,张扬的背后是热情。他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旦打断隔膜便是好兄弟,情同手足。他们是一群本真踏实、坚忍不拔、感情炽烈的人。认准的事便一定做好,认准的人不轻易放弃。如今,这项工程早已告一段落,我和油田上的朋友却并未疏远,感觉越来越近。以前,我们在同一座城市,相聚自是密切;后来,我移居另一座城市,他们会专程赶来看我。一激动,我就喝多了。油田上的朋友性格豪放,感觉都能喝酒。采风的时候在银川醉过,在内蒙醉过。这一次,他们赶到咸阳,把我灌醉了!

    认识王友花是在一次省作协组织的采风活动,我负责采油三厂。接待我的是三厂企业文化科副科长付冰。他嘱咐第二天早晨来酒店接我,去大水坑采访。早晨洗漱刚罢,响起敲门声。拉开门,见付冰的身后站着一位身材非常高大的女孩,拿着相机。他自是介绍一番,我没太在意,只觉得有些突兀——这么高的女孩应该去打篮球、排球才对啊,跑油田上来干啥?!再说,她那么瘦弱,像根竹竿,感觉风一吹都可刮倒。女孩倒是殷勤,简单介绍了自己,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上路了。四月的宁夏风有些硬,紧紧地贴在脸上,很不舒服。再往北就是大水坑,低洼处堆了一绺绺的雪。付冰一路上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女孩不时点头微笑,或拿起相机拍几张照片。紧张的采访进行了几天,我们每天像打仗似的东突西窜,上山下洼,走访了三厂的主要作业区、联合站和增压点。女孩很朴实,每天跑那么多点从不喊冤叫苦。她叫王友花,来自山东农村,毕业于武汉大学影视编剧专业。她的姐姐和她一样优秀。在那样一个偏避的小山村,一个贫穷的家庭走出两位名牌大学生,成了小村的骄傲,也是父亲的骄傲。一路上,这位身材高挑的女孩向我们讲述父亲的故事。记忆深刻的是有一次她寄给父亲的钱丢了,父亲因此大病一场,王友花赶忙回到家里安慰父亲……言谈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朴实善良、乖巧孝顺的女孩。她为人诚恳,踏实勤奋,虽毕业于名牌大学,却是从最基层一步步走来的。参加工作后,她撰写了大量的通讯报道,深受各方好评。可是,就是这么一位优秀的女孩,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一直找不到意中人——从来,拥有高挑的身材是每一位女孩梦寐以求的,可是眼前的她太高了,鹤立鸡群的感觉,一般男孩即使一米八几,站在她跟前也显矮。男孩找对象,一般不愿找比自己高的——这一点王友花倒是不太在乎,她看重的是人品,而不是外象。我搜寻了自己朋友圈的孩子,没有合适的,感觉似乎对不住她。回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向别人说起:油田上有一位女孩,温柔善良,非常优秀,就是身材有些高……

    有意无意间,这位身材高大的女孩婚事,成了我的一个心结。剩下的,也唯有祝福了。

    

    大概在年前吧,一个隆冬的夜晚。已是凌晨两点,发现QQ头像闪动。看时,是王友花。她说高老师我是王友花,你还记得我吗?说实话,距离那次宁夏采风已经几年了,油田上接触不下上百人,我不可能每一个都记得住。可是这个女孩,感觉从未走远。我说记得呀,三厂的才女。有没有再写东西?她说正在写一篇小说。看头像时,是跟孩子的合影,心里为之一喜。才知道她正在休产假,利用休假的时间在写一部小说。我知道,她有这个能力。除了系统的大学教育,多年的油田生活以及新闻采访工作,应该积累了大量素材,根深叶茂,是该营造果实了。

    几个月后,她写完了这部小说,让我看看。说实话,这段时间正在看一位著名作家的书,答应给人家写评论。书已看了一半,我放下了,迫不及待地打开这篇小说。

    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油田气息。对我来说,已经是熟悉了的沟沟坎坎,山山峁峁。作业区、联合站、增压点、采油队……作品从石油技校开始,一群生龙活虎的青年激情四射,碰撞出爱的火花,欲罢不能。他们各自走上工作岗位,爱恨交错,悲欢离合,演绎着一段真挚感人的人生故事。后来,他们的下一代纷纷登场,掀起更加强烈的生活波浪。理想与现实交织,青春在爱情中迷茫……

    小说叙事娴熟,故事设置颇具戏剧性,人物命运跌宕起伏,感情描写细腻传神——应该说,这是一部非常好读的小说。特别是对于熟悉油田生活的人,容易引起共鸣。书中大量鲜活的细节及油田专业术语,没在油田工作过的作家是无法想象的。主人公叶婉晴与林岫可谓命运多舛,事业、爱情都经历了一番巨大的动荡。“霜叶红于二月花”,有情人终成眷属,虽历经千难万阻,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这是读者希望看到的。

    王友花学的是影视编剧,但毕业后一直与新闻体裁打交道,没有中、短篇小说的铺垫,起笔便是洋洋洒洒十几万字的长篇小说,令人十分钦佩。这部小说虽然写得很顺畅,但仍有较大的提高空间。比如叙事手法、人物个性等方面,应追求新意,避免套路化、脸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