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5年第三期 >> 正文

时光呼啸(组诗)

日期:2015-06-01 11:40

    他们一个个都睡着,这群在草地上跑了大半天的孩子

    草继续绿着,小野花儿继续开着,舞蝶继续舞着

    阳光像一支神奇的画笔

    在描绘着一群小天使的轮廓

    没有人能猜到他们正做着什么样美丽的梦

    没有一阵风能把尘世的哀愁强加于他们

    此刻的草地温暖,干净

    远处传来小河哗哗流淌的声音

    他们身边的树影在悄悄移动

    仿佛神的手,在一遍遍抚摸

    他们不知道有一个被命运打得遍体鳞伤的人

    此刻正经过这里,他们不知道

    不远处的寺院中有人正寻求佛的保佑

    他们不知道时间正悄悄让他们长大

    他们是一块块还没有被命运投向水面的干净的小石头

    想一想,我的心就被溅起了

    一圈一圈的涟漪

    

    那些灯

    

    那些灯多好,站在小路边

    有人经过它发着光,无人经过也发着光

    夜深了,小嘴与黑暗一下一下亲吻

    那些灯真好,我不是路人,也不是失眠

    从梦中醒来,看见了那些灯

    天上的星星像刚刚栽下的麦苗,而那些灯

    是一排向日葵,低着头在深夜呼啸的时光中……

    

    清   明

    

    我的寂寞如此刻的落日正在枝丫间跳最后一支舞

    我的灵魂如消瘦的小白杨,在风中唱起了忧郁的歌

    我的马,啃光了我走过的每一个日子

    它在崭新的春日刨着蹄子

    我爱天空,我爱大地,我爱雨水

    我举起铁锹,用新土和鸟鸣一层层垒高了天堂的屋顶

    

    天快亮了

    

    天快亮了

    两只小燕子已开始在屋檐下呢喃

    白杨树的叶子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

    我一个人起床悄悄走到窗前

    天上无数闪烁着即将惜别的星辰

    有一颗特别亮,

    像某个人的眼睛

    天快亮了

    风中有淡淡草木的香味儿

    小鱼儿般的晨光慢慢游进了房间

    墙根下的小草和小野花

    摇晃的影子我也看见了

    它们欢快地跳着,舞着

    天快亮了

    隐约看见山脚的那条小路了

    隐约看见半山腰那朵流云了

    隐约看见山顶上的那尊大佛了

    大佛从来没对我们说过一句话,只是微笑着

    注视尘世间的悲欢离合

    天快亮了,苦难的人们又将洒下汗水……

    天快亮了,善良的人们继续着悲悯和热爱……

    

    一个人走了

    

    一个人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

    他昨天还在我们之间低头劳作,种玉米

    宽宽的脊背在风中,在田野里像一面旗

    可是今天,他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好像他收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加急信

    好像另一个世界有一些事情必须由他来处理

    好像他走上一阵子还会从遥远的地方回来

    好像只是出了一趟远门,他走了

    走得无牵无挂,像一片叶子被一阵风哗啦一下吹远了

    我跟在长长的队伍后面

    跟在一串唢呐声的后面

    大家都走得很慢,每走一步

    大家都要搬起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

    那一天,我们走出村子走进了一个很大的峡谷

    两侧的山像嘴唇一样蠕动着

    一只鹰在空中盘旋,像魂魄

    风吹碎了一群女人的哭声,风继续吹着

    风仿佛要把我们一个个从峡谷中

    吹回到原来的路上

    

    我和母亲

    

    我和母亲面对面坐在小小的庭院里

    一棵大树一棵小树,都沉默,但我听见了树叶在沙沙响

    秋风送来稻谷的清香和炊烟的苦味

    岁月像我们更年老的亲人坐在高一点的石阶上

    我将一条破了洞的裤子递给母亲,母亲

    戴上老花镜,一针针缝起来

    大地静默,天空飘过云朵

    爱 从母亲的手中一点一滴流到我的身上

    我只是噙着泪水,不曾说出一句话

    

    铁路边的桃花

    

    铁路边的桃花开了,一树树粉红,灿烂

    铮亮的铁轨在桃树丛边延伸

    一列火车震颤着春天的大地

    美丽与呼啸,多像被爱击中的两个词

    蜂蝶来了吗,反正桃花开了

    一棵棵树在剧烈的震颤中

    惊悸喧哗了吗?反正桃花开了

    车窗里涌动一张张模糊的脸

    那是一张张赏花的脸

    没有人能注意到花丛边我矮小的父亲

    他种了一上午的地,此刻,正扛着锄头站在小路口

    等着一列火车经过,他默默地看着一节节车厢

    一个个窗口,一张张模糊的脸

    谁会注意到一个农民呢

    一列火车轰隆隆开了过去

    父亲在火车的震颤中,浑身落满

    粉红的花瓣,父亲目送火车很远,很远

    那时,也许父亲突然想起了

    他远在千里之外的孩子

    

    勿忘我

    

    时间开花了,一朵朵像我们来不及说出的话

    那耀眼的蓝中,似乎还响着昨日的掌声

    一本书呼噜呼噜躺在我手中睡觉的时候

    我又想起了很多年前我也曾是一个少年

    吹着笛子穿越花丛

    

    寂   静

    

    寂静是从一棵小草一块石头开始的

    然后是一片小林子,芬芳的花儿和早生的小浆果

    然后是一条河,河边渐渐站直了的庄稼

    然后是整个小村庄,村子里的家家户户

    最后才像一小片月光

    偷偷钻进了一间小屋

    爹和娘正在小声说话

    他们在谈论一年的收成

    声音小得连一盏小油灯都听不见

    仿佛他们劳作了一年的收获

    是上帝的赠予,而不是劳动所得

    仿佛命运里的一切

    随时会被收走

    

    鹰

    

    烧荒人一把大火烧死了逃窜不及的田鼠

    噼啪啪的火苗子里,去年倒下的枯草好像也发出了呻吟

    河面上飘下一根黑木头,经过漩涡

    如指针快速划过表盘,跳动,跳动

    鹅卵石在河滩上爬行很多年了,很少有人

    发现它们的脚

    上午十点钟,鹰,出现在天空

    在蔚蓝的绸缎上振翅,它用高傲俯瞰尘世的死亡和爱……

    

    作者简介:李晓泉,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数十家报刊发表作品1500余首(篇)。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现担任辽河油田作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