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5年第五期 >> 正文

曹建平《一碗荷包蛋》品读小记

日期:2016-05-17 11:44

    这些从心今年前半年我的读书,大多属学术范畴,散文仅有一部,就是咸阳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曹建平著《一碗荷包蛋》。书由县文联主席孙彬强从咸阳远道带回,沉甸甸的,汇集了作者27万余字的笔耕心血。我花费了一周闲散时间,一字一句地读完全书,仿佛行进于“一百里间春似海”的秦山陇水之间,心潮逐浪,思绪万千。

    为了更全面地把握建平的创作意图和写作主题,我对梁衡的序言《久违了,泥土的芳香》尤为看重。我想,梁衡是我十分钦敬的散文家之一,他从宏观上为《一碗荷包蛋》一书把脉,从大处着笔,文直事核地揭示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特点与意义,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其心殷殷,其语谆谆,不由让人肃然起敬。为此,我再品读,只好从微观上另辟蹊径,并落笔凑感了何平写了一本《说散文》的书,其中一篇文章的题目发人深省,叫做《出版史即思想史》。引申开来,不妨称为“写作史即思想史”。目前,建平已出了两本书:《一把酸枣》和《一碗荷包蛋》。从《一把酸枣》走向《一碗荷包蛋》,既是量的扩展,更是质的跨越。相对而言,《一碗荷包蛋》比《一把酸枣》的营养更丰富,思想力度也有所增强。

    曹氏思想大厦,即人格力量的支柱是什么?通过对《一碗荷包蛋》的通读,我体悟到主要是四个情怀,即桑梓情怀、亲友情怀、教育情怀及文学情怀。

    桑梓情怀表明,尽管作者从北极原一个小山村出发,落脚到彬县县城,进而落脚到咸阳市,但始终没有忘记这个生他养他的小山村,没有忘记这里的山水天地,没有忘记这里的父老乡亲,没有忘记这里的风土民俗。因为这里是作者的“根”!无论是总写这种情怀的《乡愁——龙年忧思录》《乡思今犹在》,还是侧写这种情怀的《马牛羊》《麻狗》等篇,。

    灵深处流淌出的文字,让人情不自禁地默念:“这是一位乡党吐出的乡土之音呀。”桑梓情催发了故国情,便升华出《玉树,你会枝繁叶茂的》《司马迁祠前的沉思》《走进凤凰城》《夏日伟人故里行》等具有阔大胸怀的佳作。

    亲友情怀,同样是书中的重头戏,因为在这个红尘滚滚的世界里,亲人、友人与自己的距离最近,关系最亲,是作者获取人生力量的重要源头。作者是位极重感情的人,对母亲怀有刻骨铭心的爱,在书中一记再记,《一碗荷包蛋》《慈母情怀》《三世同堂也是一种幸福》都是从血脉里催生的文字;《阳光总在风雨后——写给女儿的信》则是另一种爱,充分表达了一位父亲情挚意切的关怀。综观全书,我觉得作者具有独特的观察力,也有写人之长。譬如,《辛酸》中的六叔父,《堂弟》中的堂弟,《老马,我为你祈祷》中的马振宏,《感恩》中的张姨,《怀念挣工分的方老师》中的方老师,《肇事》中的骑摩托车的小伙子,都在我心中扎下了深长的根须,虽说他们均来自像泥土一样再也普通不过的草根阶层,但他们各自反映出的真善美和人格魅力都在熠熠闪光,也让我一览作者热爱人民大众的悲悯胸怀。

    教育情怀,这是作者因平生职业之所在产生的情怀,因为作者不管是在彬县教书育人,还是在彬县、咸阳市从政为官,大多时间都奋战在教育战线上。难能可贵的是,作者无时无刻未忘肩负的神圣使命,未忘对教育问题进行独立而全面的思考,表明了作者务实进取、勇做内行的工作作风和精神追求。从《家庭教育缺失什么》到《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再到《从“耕读传家”说起》《乡村教师》《名师未必出高徒》《我的语文教学观》……都有一些崭露头角的真知灼见,成为教育发展进程中启迪人智的思想浪花。

    文学情怀,这是作者业余兴趣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也是思想追求的闪光点。著名的翻译家傅雷将文学家定位于“解剖社会的医生,挖掘灵魂的探险家,悲天悯人的宗教家,热情如沸的革命家”,可见文学情怀是一种大大有益于社会进步的情怀。作者的文学情怀在《一碗荷包蛋》一书中有所发展,不但把感情触角伸向老一辈作家学者队伍中的冰心、钱钟书、沈从文、傅雷、启功、吴文藻等,而且把感情触角伸向当代作家队伍中的梁衡、贾平凹、莫言、李娟等,甚至把感觉触角伸向彬县作者队伍中的李忠堂、胡忠伟等,丰富了文学情怀的内含。作者的业余兴趣不只局限于文学范畴,对艺术类的摄影也情有独钟,使《一碗荷包蛋》图文并茂,美意盎然。

    我们阅读一部走向成熟的散文集或已经成熟的散文集,总感觉一股独特的神秘的力量不时拨动着我们的心弦,呈现出戛戛独造的人生智慧。这种力量,就是孙犁所主张的决定文章高下的关键因素——“作者的情操”;就是吴组缃所定位的“人格的流露”、“心灵的投影”——文章的风格。读完《一碗荷包蛋》散文集之后,又经历了剥茧抽丝的梳理、劳心伤神的思悟、追流溯源的总结的艰难过程,为的是实事求是地弄清曹氏散文的整体风格。以我个人的看法,曹氏散文的整体风格主要体现在以下两点:一是真实展示人格魅力,着力解读人生智慧;二是通过自己的创作实践,留给广大读者一个情感真挚、思想敏锐、艺术爽雅、语言明丽的独特印象。初步形成这样的散文风格,建平下了十多年水滴石穿之功,因而值得倍加珍惜。

    我觉得,建平在散文创作上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还可取得更大的成绩。与此同时,更要为上升进取付出艰巨的努力,在写作内容上要突破“四个情怀”的束缚,着力开拓新空间、新视野,写出更多富有思想含量、艺术品位的作品;在写作艺术上更多地向古今中外散文大家学习、借鉴,丰富写作手法,创造多种风格,实现更为个性化的美学追求;在阅读上全力做个杂家,读书领域要更广阔,勇于将触角伸向学术、史学、哲学等新领域。实际上,这些问题极具普遍性,我愿与建平文友共勉。

    

    [责任编缉    汤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