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2015年第五期 >> 正文

真的,好感动

日期:2016-05-17 11:40

    今天,好感动。原想得到一本赠书和签名,谁知他给了七本,每本都签名盖章!我激动得如同这五月的石榴花,吹开鼓鼓的喇叭,向着蓝天白云把欢歌尽情地唱。提着一袋书,穿过一片片美丽的花圃,那粉的红的黄的花儿纷纷向我招手致意。喜滋滋地返回教室,看到大家惊异的目光——唯独我有书啊!禁不住暗暗下了决心:高老师呀,我一定认真拜读您的佳作,等待时机答谢和汇报。

    

    偶然相识

    

    认识高鸿老师纯属偶然。无意中从朋友的博客进入他的博客,发现他竟然是我们陕西的著名作家。从简介中得知,他已出版长篇小说《沉重的房子》《农民父亲》《血色高原》《青稞》,中短篇小说集《二姐》《银色百合》,散文集《遥望陕北》《走进西藏》,长篇报告文学《艰难超越》,20集电视连续剧《血燃烧》等300余万字。《沉重的房子》被新浪网评为“2006年十大重磅经典小说”;《农民父亲》入选“改革开放三十年新闻出版署献礼作品”、陕西省第二届柳青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奖;散文《卞姨》荣获第二届“孙犁文学奖”优秀散文奖,《父亲的葬礼》荣获2013年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那年的月亮》等入选《中国散文大系》《2013年中国最美散文》《大学语文》等国内多种版本,并屡次获奖。

    作为文学爱好者,我立即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仔细阅读他的一篇篇博文,小说、散文、评论等。他的散文真是大气磅礴精美洒脱,小说又具有史诗般的悲剧色彩,令人动容。我边看边评论,成了他的忠实粉丝。从他转载的文章中,我又知道了他出生于富县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凭借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对文学的挚爱,饱尝生活的艰辛与苦难,终于走进了文学的神圣殿堂,被誉为陕军东征“后来的骑手”。他的《农民父亲》被许多读者评为“继《平凡世界》和《白鹿原》以后,陕西又一部全景式展示农村生活的厚重之作。有望入围茅盾文学奖。”看到这里,我不由肃然起敬。多想见到他的真人看到他的大作!更让我惊羡的是,他还培养出了一个优秀的作家女儿。

    他的空间,有一小半在展示女儿的文学成果。高一宜,1998年出生于延安。8岁开始发表作品,12岁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现在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在国内正式期刊发表散文、小说、诗歌数百篇,作品还多次获奖。看着他们父女俩双双获奖的照片,我都嫉妒了。可是发现他就在咸阳职院任《西北文学》(原名《新叶》)文学期刊的主编,我又高兴起来,我们每个暑假要到他们学校培训的呀!今年培训时,我不就可以借机去拜访他?向他请教学习吗?!多好的机会呀!

    

    初次相见

    

    真是只要想到,天公都作美,我们很快见面了。2月6日上午,在咸阳职工美术馆举办“2015年迎新春联谊暨文学、书画交流座谈会”,我有幸参加,刚进去便发现高鸿老师在观赏书画作品。和照片上的衣着一模一样,只是身材比想象的矮了一些,其貌不扬但凝重睿智,沉稳坚韧。我怎么能错过时机呢?急忙走过去打招呼,自我介绍。

    “您就是高老师吧!我经常看您的博文,几次评论你都回复了。特别是去年暑期你们去新疆采风,我看了照片和你的文章后,写了一首诗《哦,新疆》附在后边。你留言说挺好。”他疑惑地望着我,好像有印象又说不出来。我忙解释,“我的网名叫蝶梦。”“噢!那首诗登在《新叶》上了,收到杂志了吗?”“谢谢!谢谢!还没有呢!不过没关系。”真是没有想到啊!《新叶》虽然是咸阳职院创办的内部文学刊物,但是它的档次高、知名度高,我这个初学者的诗歌能刊登其上真的不容易。这时,正好有熟人过来,我连忙邀请高老师合影。那天,高老师第三个上台发言,谈自己的创作思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说:如果艺术是人类向时间争取永恒的手段,那么文学无疑是其中最理性、最具思想性的一种。写作是有根的,有原乡的,对原乡形象的呈现也成为文学的一种自觉使命。从五四以来鲁迅对故乡的抒写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京派作家沈从文、废名等缅怀故乡的淳朴秀丽;从福克纳笔下的奥克斯福镇,到莫言笔下的高密东北乡、贾平凹笔下的商州、路遥笔下的陕北等等都属此类。而我的作品,无论散文还是小说,也多是以故乡为原型的。这是一块肥沃的土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故乡在我的精神版图上永远是最神秘和神圣的那部分,值得毕生歌唱,用心描绘……

    

    正式拜访

    

    高老师讲得深入浅出,关于原乡的话题给我很大的启发,更增加了我拜访的决心。谁知,没有等到暑假,五月初上级就安排我到职院参加培训。报到后我忙联系高老师,他外出了,直到今天终于相见。

    利用课间休息,我找到了《西北文学》编辑部。高老师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桌上一摞摞书籍文件,本来就不高大的他好像要被淹没了,还在电脑上操作呢!我好奇地问道:“您的生活经历那么曲折艰辛,怎么坚持写作的?您都出版10多部大作了,一定像路遥那般‘早晨从中午开始’吧!”他淡淡地说:“只要喜欢,什么都阻挡不了;只要喜欢,时间是挤出来的。现在约稿较多,经常得加班……还有很多社会活动,也只能选择性地参加……”看样子,写作对他来说,已是生活的常态。

    可是,说到女儿,那张沉郁冷静的脸上立时绽放出欣慰的笑容。他说自己对孩子并没有刻意引导,只是潜移默化。女儿从小就爱看书,涉猎面广。好多次,他们不得不把书房的门锁了——她钻进去不出来。现在,她对文史哲尤其感兴趣,讲起来滔滔不绝,做父亲的也只有听的份。最近获得了“青春年华?中国梦”全省诗词征文大赛二等奖!老师报喜的时候,她居然想不起来啥时候写的。最后搞清楚了,是学校组织上交的征文,原本不想参加,老师发了命令才写的,连草稿都没有留下……孩子说了,当个作家也不错呀!是呀,小小年纪已经初露锋芒,只要坚持,前途不可估量!

    谈到他的代表作,高老师起身:“我给你看看,这儿还有几本吧!哦,你写的纪念汪国真的诗歌《你就是那一片云彩》,这一期刊登了。”我心中狂喜,高老师要赠书给我,还刊登了我的诗歌!说着,他翻开样书,指点着。“谢谢,请您多多指导!”“你的诗歌热情奔放,清新纯净,直白不晦涩。第一次看还以为是个年轻人!”“没有想到,原来是个中年妇女!令您失望了吧!”“哪里!挺好的!难得你有这样的心境,好好坚持!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谢谢您的肯定!《新叶》更名为《西北文学》,更像大刊物。每期都有国家级、省级名家佳作,真是高端大气!这样的刊物,能选登我的诗歌,是给我莫大的鼓励!高老师,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我激动得语无伦次。高老师又是淡淡一笑,“既然喜欢写作,用心写,写出好作品就行!”说完,转身去隔壁办公室拿书,我趁机四下打量这间房子。

    

    获得赠书

    

    进门左首放一大案,铺着毛毡,上边墨迹斑斑,靠墙一溜儿摆放着笔墨纸砚字帖。那些毛笔有细有粗,有的挂着有的站着有的躺着,各就其位。桌上还摆着一幅工笔彩画《霸王别姬》,墙上方张贴着一幅装裱在镜框里的书法作品……题款都是高老师!没有想到,他的书画也非同凡响!我愈加敬慕。正品味着,高老师进来了,拿了一摞书!“这些,都给我吗?我怎么承受得起?”我真的感到难为情!我想着给一本呢!

    “书,要给喜欢读的人。你爱看,就拿去吧。我的书是付版税形式出版的,因为有稿费,出版社只给20本样书。为了送文朋好友,经常自己得花数千元买书。”“啊!您自己买自己的书!”“这很正常,因为付过稿费,书就是人家的了,呵呵。不过,出版社给作者优惠价。”“那,您选一本给我签上名吧!您可是著名作家!我要长久地保存留念!”

    “给你都签上名,再盖上章。”我一本本翻开扉页,他大笔一挥,留下一行行潇洒的行书。“《沉重的房子》是长篇小说,《二姐》《银色百合》是中短篇小说集,《遥望陕北》《走进西藏》是散文集,《艰难超越》是写我们学校的长篇报告文学,《另一种性质的底层写作》是评论……”这一本本厚重的大作,都是老师的心血呀!听着他的讲解,我一边点头感慨一边想着如何感谢。

    “高老师,如果您有时间,我们共进午餐吧,我希望更多地聆听您的教诲!你一定要答应,否则我心难安!”我热切地说。

    “改天吧,我还要给领导汇报工作。”他又是淡淡的。说着,拿来一个印有“咸阳职业技术学院”的手提袋,把七本书装进去。看到他拿起文件,我只好告辞。真是一个淳朴厚道、外冷心热的人呀。

    提着一袋沉甸甸的书,走过一步一景的绿化带,真想蹲下来与娇艳的月季、优雅的鸢尾、挺拔的剑兰说说我的激动我的开心!可是又有些惭愧,我只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刚刚练习写作,就得到老师如此的肯定和鼓励!怎么报答他的知遇之恩呢?我想只有努力再努力,认真再认真……

    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记录下对高老师的感激之情时,传来好消息——高鸿老师的长篇小说《农民父亲》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在此,真诚地祝贺了!更希望这部作品能像《平凡的世界》一样改编成电视剧,走进千家万户,走入广大民众的心里,掀起新一轮的文学热潮!

    [责任编缉    汤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