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机关趣话

日期:2015-04-02 12:58

我在安康和咸阳两地党委办公室工作二十多年。地市级机关说大不算大,说小不算小,对多数民众来说这里蛮神秘,有些高深莫测。常在机关工作的人,老想在严肃的气氛中寻找一种乐趣,放松自己。离开机关十年了,世事沧桑,人员更迭自是必然,沉淀在记忆中的一些非雅非俗的话题倒是可以公开传播的。简录如下:

 

其   一

 

一九八六年,我去家乡一村检查村级整党工作。路过一村民家门前,一副对联深深吸引了我。上联:你上台我下台人人都上过台人人都下过台;下联:你整我我整你人人都整过人人人都挨过整。横批:真的真的。我感到这里必有隐情,便和村上几位长者聊天拉家常。很快真相大白。说村子有党员十五名,有新中国成立初入党的,多数党员年纪五六十岁了,最年轻的也四十五六了。这十五名党员先后都当过党支部书记,又先后被其他人告下去了。现在的支部书记已是第十五位了,才当了两年。

村级整党工作结束后,我回到机关。一天,我到地委阎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特意说了这副对联及其内幕。少有笑容的阎书记竟开怀大笑:“这副对联太有水平了!写得好!写得妙!”

 

其   二

 

九十年代初,地委宣传部老刘和第二位妻子老闹仗,离了婚。老刘中等个儿,敦敦实实,人很和气,还能写大文章,也算宣传部的才子,在机关小有名气。我俩相处甚好。不少人关心他的个人问题,帮其介绍女友。他经历二次婚姻后,更加谨慎,老怕折腾不起。过了好长时间,他结识了一位离异的女士,高个,苗条,善良,开朗。交往了一段时间,双方都觉得合适,领了结婚证。老刘这是第三次结婚,加之第二次婚姻的情况大院人都知道,他只想悄悄结婚,不想张扬。部里的同事见老刘找到了漂亮的伙伴,纷纷催促他们举办婚宴。老刘实在拗不过大家的好意,便备了一桌酒席,请同事亲友一聚。部长是安康一大才子,趣话不断,妙语连珠,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笑声。老部下找到了新相好,他自然高兴。可老刘是三婚,女方是二婚,部长不便参加他俩的婚宴,又想表达对他俩结合的贺喜之意。部长沉思良久,写了一副对联致贺。上联:喝三粮液久旱逢甘露;下联:开二荒地抢墒插红苕。横批:有种无收。对联一经公开,不胫而走,闻者无不惊叹:“神对也!神对也!形象!生动!文雅!回味无穷!”

二十年过去了,这副对联已经成为安康政坛经典趣话,说不定将来还会成为非遗呢。

 

其   三

 

九十年代后期,我调到咸阳市委办公室,负责综合文字工作,经常和打字员接触。打字室的一小伙,瘦瘦的身子,尖尖的下巴,成天笑在脸上。他打字速度快,误差少,有时还能修改个别不够准确的字句,我便公开表扬了他。办公室的老同事告诉我:“您不知道,这小伙子还会写诗呢。有一首诗在市委大院很有名。”我好奇地问:“什么诗?”他说,有一年夏天,很热。蚊虫很多,又没蚊帐,咬得人睡不着。小伙子烦闷不已,于是写了一首诗:“天热蚊子咬,到处睡不好。想打敌敌畏,不知打多少?”我不禁拍案:“太妙了!古有《春晓》,今有《夏眠》嘛!”

 

其   四

 

市委机关部门不少,乃藏龙卧虎之地。政研室就是一个才子相对密集的部门。老刘是资深的笔杆子和研究员,熟悉他的老秘书给我讲:“老刘不光研究文章很有见地,他的诗也写得很有特点。尤其是他擅长写孱劲诗。”我一愣:“孱劲诗?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诗!咋写的?”他说:“有一年冬天清早,老刘开门一看,大雪纷飞,满院白雪皑皑。老刘凝视半天,激动地吟道:‘大雪纷纷下,下得这么大。要不这么下,咋能这么大?’”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不愧为孱劲诗!一句比一句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