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银色百合

日期:2011-09-29 09:26

4

她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她不知道这地方离家有多远,只知道从省城到这里,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女人到站后就不见了,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说是接她们去上班。一辆吉普把她们带到一家洗浴中心接受培训,培训的内容是做按摩。其流程不说大家都知道。她虽来自偏远地区,可是也明白即将面临的危险局面,于是闹腾着要回去。代班的是个长相很凶的女人。她说你闹,你闹我们就将你们在这里做小姐的事告诉家里。你们每个人家里的详细地址我都有。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但老家那样的地方,封建思想很严重,知道她在这样的地方,父母还不给活活气死?!那样的话,她一辈子都别想再进家门了。同来的一个女孩嘤嘤地哭了起来,长相凶恶的女人上前就给了两巴掌。她不寒而栗。那天晚上,那个女孩就被人做了。女孩第二天哭了一整天。据说那个男人很恶心,膘大油肥,一脸横肉,看见都想吐。凶恶女人说你们都放聪明些,客人可以自己选,选你们自己喜欢的类型。她想到了逃跑,刚准备行动,一位逃跑的女孩被抓回来了,她被剥光了衣服反缚在椅子上,一个粗壮的男人拿着布条蘸水抽打,女孩凄厉的叫声让她心惊胆战。逃的心思就这样被吓跑了。

同来的女个女孩,她算最有姿色:身材高挑,眼睛灵动,面露矜持。虽皮肤黝黑,难掩其天生丽质。这种气质与生俱来,她虽生长于乡间,却一点也不像乡下女子。因为模样出众,她被藏掖到了最后。出台的那天晚上,领班一再告诫她,今晚接待的是个重要人物,人家给3000元的酬钱(破处费)。表现好了,说不定能改变她一生的命运呢!一定要好好服侍,好好服侍。重要人物?什么人出手这么阔气?3000元,那可是一家人一年的收入啊!他是市长吗?市长肯定不会来这种地方;那么就是老板了。做大生意的老板。这个老板年纪大吗?他长相如何?长相好又能怎样呢?自己又不是相对象,这样的交易,皮肉买卖,完事各自走人,谁也不认识谁……如果又老又丑呢?一身肥肉,一脸麻子——恶心死人了!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刷刷就下来了。唉,都怪自己一时莽撞,跑出来了。嫁给跛子,委屈一些,但哥哥上了大学,光宗耀祖,一家人都能跟着沾光。现在好了,鸡飞蛋打,如今自己又做了丢人败兴的勾当,一辈子都没脸再见人了啊……

一整天都处于惶恐之中,感觉如坐针毡。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暗了下来。她被安排在了豪包,等待重要客人上门。

惴惴不安中,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位年逾六十的老人,两鬓斑斑,比她父亲年纪还要大。老人文质彬彬,面带微笑,样子很和善。他是客人吗?来这里的客人多如狼似虎,表情猥琐。这个人,像极了她的中学校长。看见他,不由得让人想到“德高望重”几个字。这么稳重的一位老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他不会是嫖娼吧?怎么可能呢?她面色潮红,感觉晕晕乎乎。一天来积攒的害怕,都没了。剩下的都是疑团,百思不解。

姑娘,别害怕。咱们啦啦话,好吗?老者抿了一口茶,盘腿坐在垫子上,脸上笑咪咪的。

你是干啥的?她忍不住就问了这句。

我退休了,没有工作。你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来这里?老人一脸慈祥,丝毫没有要侵犯她的意思。

……我。她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说吧。不要紧张。他和颜悦色,慈眉善目。

我……她突然觉得嗓子有些堵,像遇到了自己的亲人,眼睛开始湿润起来。这个人,他那么大年纪,那么亲切,那么和善,那么关心她——他怎么可能是嫖客呢?不会,肯定不会。他应该是一个好人,也许就是她的贵人呢。他来这里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救她出去呢。

眼泪于是夺眶而出。含着泪,她将自己的经历讲给他听。他听得很认真,像一位爷爷听自己孙女在倾诉。末了,他拿出一笔钱,3000元,让她拿着。

这怎么行?你又没要我,我不能收你的钱啊!她诚惶诚恐,坚决不要。

拿着。离开这个地方,回去找你的父母去吧。他们一定急坏了呢。老人说。

不行。我不能拿你的钱。再说,这里的女孩,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离开的。她说。

怎么?他们限制你们的人身自由?老人的表情严肃起来。

嗯。她点点头。

你放心。我给他们讲,让你离开这里。老人说。

老人说到做到。第二天,领班通知她,可以离开了。她想跟同来的姐妹告别,领班不让。门口停着一辆车,领班让她上去。

我送你去车站吧。上车后,他才看清开车的是昨晚来的那位老人。

谢谢你,爷爷。她发自肺腑地叫他。

不要叫我爷爷。我不配。——来,这钱你拿着,作路费。老人拿出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厚厚一沓钱。

这咋能行呢?我不能要你的钱啊。她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

别犯傻,拿着吧。车站到了,你去售票厅买票。我走了。这里很乱,一定要注意小偷哦。

嗯。含着泪,她目送老人离去。

师傅,我买去A城的票。她伸手去信封拿钱,信封却怎么也找不见了。

天杀的小偷!她呜地一声哭了出来,疯了似地在车站乱找,似乎那小偷就在眼前。

几千元钱不翼而飞。她瞬间身无分文。

那晚,她漫无边际地在这座城市游荡。莫非天要绝我?怎么办?思来想去,她又回到了那家洗浴中心。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她又遇到了那位老人。老人有些吃惊,问她为什么又回来了?她说自己考虑再三,觉得这里还可以,不想离开了。老人沉默了半响,说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她说以后也在这里啊,挺好的。

那晚,他们聊了很长时间。她知道了老人的一些情况:退休。丧偶。孤独。希望找年轻漂亮的女孩解闷。

那么多的钱,一个人怎么也花不完,我也没其他嗜好。老人说着,脸上涨起一丝红晕。

老人付给洗浴中心一笔钱。接下来的日子,她只需要陪这样一位客人。她很惬意。他如果几天不来,她就会打电话,问长问短,像关心自己的亲人一样,心里暖暖的,润润的。她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这个老头了,喜欢他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甚至,想委身于他。只有这样,心里才会觉得平衡。她在他洗澡的时候主动提出给他搓背。她发现,他是有欲望的。他们于是就有了第一次。那也是她的第一次。他体恤她,很体恤,让她感动。

其后的日子,她离开了那个地方。老人给她在城里租了一间房子。那是他们的小窝。她甚至幻想着跟他结婚。如果他愿意。相爱的人,老夫少妻,年纪大些又怎样呢?何况他保养得很好,不像是六十岁的人。生活中,处处体贴着她呢。

梦醒时分是一个冬日的清晨。震天的擂门声把她吵醒了。她睡眼朦胧把门打开,一个体大腰圆的老妇人站在门前,猝不及防给了她几巴掌。接着,两个男人冲了上来,重重地给了她几拳。她昏倒了。

那天之后,老人再未出现。手机一直关机。她终于明白,来者是他的妻子。他欺骗了她,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她离开了这座城市,来到省城。没有生活来源,她徘徊在大街小巷。饥饿,寒冷。她走进一家洗浴中心,成了一名包房DJ。

直到姜峰出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