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银色百合

日期:2011-09-29 09:26

3

屋里暖烘烘的,笼罩在一片神秘的黑暗里。他不敢开灯,只有慢慢让眼睛去适应。他熟悉这里的环境,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包括这户主人。户主是个漂亮的女人,他做保安的时候,经常看见她从小区出来。女人身材高挑,脸颊有些瘦,黑黑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着装讲究,气度优雅,透着一股健康的美。她很少笑,也很少看见她跟小区的人打招呼。对什么似乎都不屑一顾。许多时候,他看着她进进出出,出出进进,很想找个借口说话,却从没有这样的机会。后来,她的宠物狗丢了,寻找未果,于是就到保安室问他。很少看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脸上的矜持荡然无存,像个平常的妇人。他觉得有些好笑,有些幸灾乐祸。她求他,说只要找到了,有重谢。他知道她有钱。这个小区,像她这么有钱的女人很多,但似乎都没有她那样高傲。几个保安都不喜欢她,每当她进去或者出来,大家都会议论一番,甚至冲着背影吐口水。后来,女人似乎与男人离婚了,萎靡了一阵子,脸上的红有些暗,有些青,显得更清瘦,形单影只,孤孤凄凄的。那段时间,他曾想,如果女人需要帮忙,他一定会好好相帮的。这个女人是做什么的呢?他一直感到很神秘。直到离开这个小区的时候,谜底都没有揭开。

女人住在13层中户,没装防盗网,并且,他发现她的窗子经常开着,很少有完全关闭的时候。开始,他想提醒她,注意防盗。几次面对,却又觉得不好说,弄不好遭人白眼,自找没趣呢。

今天一大早观察地形,发现女人出去了。这是一个好机会。但白天不能动手,会被人发现的。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一直蹲在小区外面,远远能看见13层中户,灯光一直没有亮,看样子今晚不回来了。

眼睛适应了一会,终于看清了屋里的形状。这是一个两居室的房子,透过窗外朦胧的光,能感觉到屋子的装修格局。客厅似乎很大,墙上的液晶电视少说也有42英寸。电视的两边放着音响,旁边有DVD及功放等设备,看样子女主人喜欢看碟;转角的皮沙发很宽敞,坐上去一下就陷进去了;客厅的一角被玻璃推拉门包围,里面是衣橱间;卧室的门开着,一股淡淡的幽香飘了出来。他轻轻地走进去,忍不住躺在阔大的床上。床很松软,弹性十足。那个男人跟她就在这张床上疯狂吧?他想。在这样软和的床上睡一夜,死了也不亏啊。他走到窗前,把厚厚的窗帘拉紧,关上门,打开灯,屋里一下子清晰起来,角角落落都豁亮了。

卧室有一扇门,推开,原来是卫生间。出于好奇,他走了进去。卫生间很大,里面有冲浪浴缸。他突然想体验一下冲浪的滋味。小时候在村子的池塘里玩耍过,池塘一到夏天就注满了水,绿汪汪的,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这种浴缸在电视上见过,注上水,开动电钮,水流便开始旋转起伏,坐在里面的人象神仙一样陶醉,真令人羡慕。想想自己洗澡的地方,都是公共浴池,里面什么人都有,霉味尿骚味,透着一股恶心的味道。要是在这里洗一回澡,多美!长这么大,还没享受过这么高级的玩意呢。

——要是主人突然回来呢?躺在浴缸里的时候,他突然想。回来就回来吧,豁出去了。说不定会把她吓个半死!半夜三更,家里的卫生间有人洗澡,不是鬼是什么?!如果她报警呢?那就报吧,自己束手就擒,也算值了。

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是洗澡啊。他需要钱,需要钱给母亲治病。母亲还躺在医院里,明天要做手术,需要两万元。他借了好多人,好多人,都没借到。万般无奈之下,才到这里来“借钱”。他想过,就是借。等他赚了钱,他会还她的。一定还。

匆匆地从浴缸出来,把自己穿好。钱会藏在什么地方呢?床头柜里有一沓,点了一下,才一千块。客厅不会放钱。另一间卧室似乎不住人,堆的都是杂物,估计也不会搁钱。衣橱间的衣服里没有,她都翻遍了。听说有钱人的钱都在银行里,但家里最少应该留有几万元的“零花”,那么这几万元在什么地方藏着呢?

他又回到了主卧室,在靠近床的柜子里找。找到了!柜子里有个保险柜。保险柜不大,但作为家用绝对不算小。令他惊喜的是保险柜的门竟然没锁,轻轻一拉,里面摞着一堆纸币。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啊,最少有八九万!他的手开始颤抖,手心出汗,抖得无法控制。没出息的鬼!他骂了自己一句,伸手从最上面拿了两沓。一沓应该是一万,母亲做手术,两沓就够了,再多,他还不起。这时,一个信封掉了出来。他想,那可能是存折,或者银行卡。有钱人的家里不缺这些东西。她有多少存款呢?他打开信封,想看看究竟。

信封里没有折子,也没有卡。里面有一封信,内容是向这个世界告别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