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烟火

日期:2011-09-29 09:24

    韩思中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高研班学员,山西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吕梁市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歌谣》、《温柔乡》、《死去活来》,中短篇小说集《毒日头》、《嫌犯在逃》。作品多次被《中篇小说选刊》选载。曾获《黄河》首届中篇小说奖,《山西文学》优秀作家奖, 赵树理文学奖等。

    

    

    门卫老丁把一个卖豆腐的小贩拦住了,他并没有说话,只把一只手抬起来,接连冲大门外使劲挥了几下,赶小鸡也似。老丁的腿旁,那条狐狸犬故做一副凶恶状,毛茸茸的身体直如安好弹簧装置,笨拙而节奏地前后一挫一挫,假模假式释出一连串的大吠。看上去,这小贩倒不甘心,呲牙笑一下,一手扶着自行车车把,另一手伸伸缩缩的工夫,已将一盒“红旗渠”香烟塞到老丁的手上。就在老丁顾自愣怔间,这小贩已经把自行车推进家属院,随即嘶哑嗓门,嘹亮出一声:“豆腐——”

    把个门卫老丁弄得好没意思,自忖:敢情他拦下小贩,图的就是这盒“红旗渠”?

    何止是豆腐贩子,多了。每天上午一过九点钟,你就看吧,一个个肩挑手拎的、骑自行车的、拉小平车的、推独轮车的、开小四轮的各色菜贩子们走马灯一样你来我往,简直和赶集上会没什么区别。也难怪,自从今年春上城管部门取缔了就近的菜市场,家属院的人若想买菜,须得跑到300米之外的一个蔬菜集散地。当然谈不上方便。如此,倒是活跃了这些腿脚长的菜贩子。问题是,这是县工商银行的家属院住宅小区,又不是出入自由的蔬菜市场!

    老丁看到几个人买好豆腐,一个个离去。

    老丁看到更多的人手持盘、碗之类,从各个单元门里探头出来。

    然后,老丁看到了马鸣。

    早在三年前,马鸣曾经在老丁的村子里下过乡,当时,老丁刚刚过罢43岁的生日。初次见面,马鸣对老丁说:“你老人家高寿?”其实,老丁和白白胖胖的马鸣同岁。由此可见,老丁不独是精瘦,他的面相具有多么大的欺骗性!

    这是一栋拥有20岁龄的老楼房了,拢共住着三十余户人家,而且,大部分是退休下来的老头老太太们,自然不存在赶时间上班的问题。至于工商银行后来修起的24层高的住宅楼房,老丁倒是大老远瞭过一眼。是在去年初冬,马鸣找到老丁,问他愿不愿意到他们单位的家属院当门卫。老丁还没有说话呢,婆娘倒抢先应承下来。来到县城后,马鸣远远儿指着那栋最高个子的灰色楼房,对老丁说:看啊,那就是我们单位的住宅楼。结果呢,需要门卫的并不是那栋气派十足的高层建筑,而是这栋毫不起眼的老楼。这样,反倒对了老丁的脾性,他觉得,如果让他守护那栋高层住宅楼房,他会眼晕,他会整天不舒服。

    站在大门口,老丁想,家里的秋庄稼应该都拾掇好了吧,那么,婆娘来县城,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

    这时候,一个骑着三轮车,满载红红绿绿白白黑黑各种蔬菜的年轻女人,一路“嘎吱嘎吱”呻吟着过来,门卫老丁刚把手抬了抬,还没等他开口呢,不料,这女人先自挨过打般尖叫起来:“卖豆腐的可以进去,我就不行吗?”很快再补充一句:“你忘了,昨天我可给过你一大把葱呢,你这个人……”

    马鸣已经打好豆腐,听到动静扭头过来,先扫一眼恼悻悻推车往进走的年轻女人,又看一下身旁时,忽然惊叫起来:“这个老丁真是不简单,你们看啊,他不哼不哈的一个来月时间,就把‘贝贝’的肚子搞大了。”

    话音声中,几个老头老太太“哄”一声笑了,一律把脸面以及善意的眼神儿交给老丁。

    虽然事实并非如此,门卫老丁还是被窘得面皮红了。

    “贝贝”就是那条亲昵在马鸣腿边的狐狸犬。

    显然,这是一条走丢或者干脆就是被人遗弃的狐狸犬。月余前的一个早晨,老丁拾掇地下室过道的一堆破纸箱,拾掇着拾掇着,这条狐狸犬一下子就从纸箱里面跳出来,着实把老丁唬了一大跳。“贝贝”以前叫什么名字大家都不知道,但就在“贝贝”落户到门卫室后的第二天,院子里的一个孩子随口称呼了一声“贝贝”,此后,这条狐狸犬便就有了名字。好在,狐狸犬自己好象也认可了,每听得有人叫“贝贝”,便自欢天喜地、摇头晃脑地应诺。

    正自胡思乱想的当儿,又一个面相粗糙黢黑,身体肥胖得有些夸张的中年女人,“吭哧吭哧”大喘着,吃力推着满满当当一平车红薯,迟迟疑疑停顿在大门口。下意识地,老丁第三次把胳臂抬起来,他正想赶小鸡一样把这个女人轰走时,嘴巴由不得咧一咧,愕然睁大眼睛。因为他发现,这个中年女人居然是他的婆娘翠香。

    

    

    实际上,当初收留下“贝贝”时,老丁还没有觉出“贝贝”的好。不过,有一点老丁倒是相信,人和人相处得讲究缘分,那么,人和小动物之间,是不是也存在着缘分呢,不然,“贝贝”遇到的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他?

    老丁当初把“贝贝”从地下室带出来时,并不能看清楚“贝贝”皮毛的真正颜色。在此之前,仲秋的一场透雨,不歇气地下了一日两夜,旁的就不说了,“贝贝”浑身的毛发被泥水结实粘连在一处,看上去,活脱脱就像披着一身坚硬的铠甲。老丁由此推断,“贝贝”应该是前天或者昨晚避难到此的。

    打来一盆温吞吞的水,而且抓进去一把洗衣粉。等到老丁细微把“贝贝”洗出来后,很快,“贝贝”就由一只脏哩吧唧的逃难狗,变成乖巧、伶俐、讨人喜欢的骄傲公主。

    这条尺把大的狐狸犬,不大的尾巴时常蜷曲在后背上,厚密而长长的毛发居然是金黄颜色的,显得十分的高贵、雍容,两只尖小的耳朵,不显山不露水地玲珑在脑壳两侧的毛际之中,眼睛倒是纯真无辜的,任是打量谁,或者任是谁挑逗她吧,都是一样。又是,这只狐狸犬并非寻常的走路,要么活泛平稳地一溜小跑,长长的毛发看起来竟似水一般微波轻拂,要么就是前蹄后腿齐起齐落地蹦跳前行,把金黄色的毛发舒展蓬松得像一块毛茸茸的毯子,跳舞也似煞是好看。如此,满院子的老头老太太们,还有就是几个上学的娃儿们,哪里有不喜欢“贝贝”的道理?

    翠香第一次见到“贝贝”后,也是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了。居然动了心思,想把“贝贝”带回村里,好给家里的那头大猪去守圈。

    现在,翠香已经把家里的那头大猪卖掉,把家里的一应事体安排妥当。翠香现在的打算是住在这儿,一边卖烤红薯,一边照顾儿子丁有根。

    

    

    翠香用手摸一把“贝贝”,软着眼睛惊讶说:“我的个娘吔,肚子这般大了?”

    又怯生生低语道:“看样子,‘贝贝’快生产了吧?”

    十几天前,翠香曾经来过一次,在这儿拢共停留了大概两小时不到,后来她就去办儿子转学的事了。但是看样子,“贝贝”已经把翠香给记住了,摇头晃脑快活吱唔着,笨拙的身形扭来扭去,先是热扑扑吞吐着柳叶般大小的舌头,逮着去舐舔翠香的手心手背,跟着呢,喉嗓里急促出肉感十足的“呼哧呼哧”的声音,埋头急煞煞去叼翠香松松垮垮的裤脚。

    这个时候,翠香的注意力却不在“贝贝”身上了,累极地蹲蹴在那儿,拿眼睛虚虚怯怯扫一下卖豆腐和卖菜的一男一女,再扫一下有说有笑的老头老太太们,莫名嘟喃出一句:“我的个娘吔——”

    趁着老丁往回搬弄红薯的这个时间,翠香把桌上的半碗汤饭热一热,草草吃过后,就将身体平展展摊到床上。累了。拉着一平车红薯和一只高脚火炉,从十几里地的村里一直拉到县城,怎么可能不累?眼见得精瘦的老丁大耗子一般出出进进来回跑。然后,老丁就虚汗淋漓站在她的面前,支奓着两只手说:“起来起来,就剩下那架高脚火炉了,你得起来和我抬一下。”

    翠香使眼睛把老丁剐了半天,一时挺身下地,粗门大嗓赌气说:“我的个娘吔,吃货!”

    果然不用老丁帮忙。

    老丁跟出门外,他看到翠香赳赳走到小平车跟前,张开两手一哈身,起起落落的工夫,小平车上那架笨重的高脚火炉,业已被挪放到地面。那一刻,老丁忍不住笑了。就在刚才翠香弯腰蹶腚搬火炉时,他猛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小说,说某个婆娘“屁股磨盘一样大”,敢情作家写得那个婆娘,就是婆娘翠香?

    有些事情是不能多想的,想想就浑身上下不自在。比如翠香足足比他高过半头,比如说翠香的要强。这都不是要紧的。翠香不光是力大身板大,脾气也是大的,两口儿有时关起门来干仗,哪次老丁不是被她轻而易举压趴在炕上或者地下。这种时候,翠香总要问老丁一句话:“你服气不服气?”

    返身回到门房,老丁说:“要不要把红薯送一些给马鸣?”

    翠香说:“送,当然得送。”

    “那么副行长呢,就是马鸣带我去见的那个副行长,是人家答应把我留下来的。”

    翠香迟疑一下,恍惚看定老丁,说:“马鸣不也是副行长吗?”

    老丁笑了,扭头看看门外后,才压低声音说:“你以为副行长只有一个?多了!马鸣前一段争取当行长来着,结果上面倒把一个年轻人派下来,他现在推说有病不上班了。马鸣有什么病?无非就是闹心。你记着啊,这样的话自己知道就是,可不能在外面随便说。”

    翠香“噢”出一声,无奈说那就送吧。

    老丁接着小声责备道:“怎么一到县城一来这儿,你就变得胆子小了,和人说起话来都是低三下四的,这样可不好。你自己可能还不觉得,你看人的眼神儿都是软的呢。我告诉你,这个院子里的人都不错,不会有人欺负你。”

    翠香不吱声了,蹲下去探手从床下挑拣一些不大不小的红薯,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装。等到她把塑料袋快要装满时,忽然赌气说:“谁愿意来县城?谁愿意看别人的眼色?假如不是因为有根,我才懒得来这种地方呢。”

    老丁木着脸不吭声了。心里倒想:翠香来到县城后的种种怯懦,并不见得都是坏事,起码她的凶悍会收敛些吧。

    翠香眼见老丁不再搭她的腔,顾自叹一口,说:“有根这几天来过没有?”老丁说来过。翠香又说:“有根在他姨家挤住十多天了,娃心里受治呢,今晚就让他过来?”

    老丁说行。

    副行长马鸣下乡期间,曾经多次在老丁家吃过饭,彼此早就熟络了。因就,老丁的意思是让翠香去送红薯。翠香并不推脱,也说行,说早早儿和大家熟悉了,不是坏事。于是强打精神,拎起那袋红薯走出门房。

    直到这个时候,老丁才注意到“贝贝”。事实上,“贝贝”刚才看见他们忙,一直懂事地不声不响站在门口一侧。而今,“贝贝”笨重着将近拖到地面的大肚子,身体一左一右大幅度地扭着,扭进来。

    

    

    晚自习后,15岁的丁有根从学校步行回来。那时候,在满屋子光光鲜鲜的灯光照射下,丁有根看到他爸老丁蹴在窄憋的地上,正在给狐狸犬“贝贝”洗澡。

    丁有根蔫蔫站在门口,有气无力抽了抽鼻孔。屋子里,漂浮着一股浓密的廉价皂香的气味,无处不在。眼见得在他爸老丁的抚弄下,“贝贝”颤悠悠趔趄于一个硕大的铁盆之中,浑身长长的毛发,已经被皂粉鼓弄得白白胖胖、柔柔嫩嫩,看上去,简直就是一条水做出来的灵物儿。虽然满腹心思满心委屈,一时间,丁有根脸上还是由不得绽出开心的笑,惊喜道:“爸,爸,‘贝贝’肯乖乖地站在那儿,让你洗?”

    现在,狐狸犬“贝贝”当然没办法睁开眼睛,但还是举着夸张成肥白的脑壳轮廓,扭向丁有根,“吱吱唔唔”快活吟叫几声,算是打了招呼。

    老丁回头把儿子看了一眼,说:“你去打一盆水吧。”丁有根眼睛盯着狐狸犬“贝贝”,恋恋不舍将书包丢到床上,屁颠儿屁颠儿顺手操起脸盆,去了。

    很快,丁有根一脸喜色,快步把一盆温吞吞的水端进来。老丁的两只手还在忙活,头也未回,说了句:“倒吧,慢些个倒。”

    等到一脸盆水倒得差不多的时候,“贝贝”也被洗出来了,低语般乖巧“噢儿——”一声,把水湿淋淋的脑袋举起来,探向丁有根。丁有根亮着眼睛,腾出一只手送到“贝贝”嘴前。在“贝贝”贪婪而急切的舐舔下,不一时,丁有根竟被这种柔柔痒痒的感觉弄得没办法,忍不住“啊呀啊呀”笑出声音来。

    老丁把“贝贝”抱出铁盆,顺手取过一块抹布,显然是为“贝贝”擦拭身体用的。不料却被丁有根抢了过去。慈爱看着个头比他还大出一些的儿子,看到儿子眉开眼笑俯下身了,老丁连忙把他拦住,狡黠说:“你等等,你等等看。”

    接下来,丁有根发现“贝贝”变得小心翼翼了,一摇一晃笨重着身体,走到距离他父子二人稍远的墙角边,然后摇头晃脑猛烈抖动身体,一时就把皮毛上残存的水抖落得四处飞溅。

    欣喜着一双眼睛,丁有根说:“爸,这狗狗是怕把水溅到咱们身上?这狗狗好啊,真好!”

    老丁也笑了,说:“不晓得‘贝贝’原先的主人是哪个,是怎样训练‘贝贝’的,她精着呢,通着人性呢。”

    门卫室原本显得宽敞,昨天下午,当老丁独个儿把单人床挪放到墙角,又在马鸣的帮助下,将他家退休下来的双人床挤进来后,门卫室马上就显出窄憋了。除了紧紧连接在一起的单人床、双人床,以及床底下添塞满了的红薯外,再加上床对面一台粗笨的老式写字台。写字台肯定是必不可少,不然,丁有根如何做作业?至于早先宽宽松松睡在床底下的“贝贝”,老丁只好抱起她的窝,也就是一个小纸箱,勉强挤放在双人床下的红薯间隙。

    潦草把地上的杂物拾掇拾掇,老丁就准备带“贝贝”出门去了,好给儿子空出做作业的时间。这是下午老丁和翠香商量好的事。临出门前,老丁叮嘱儿子有根:“好好做作业啊。我告诉你,你马鸣叔叔给你留下一辆自行车,明天上学,你就可以骑着自行车去了。”

    丁有根挂在脸上的笑意立刻没有了,做难地看着老丁,蹙了一下眉头,说:“爸,你能不能和我妈说一声,让她别在我们学校门口卖烤红薯?有几个同学都笑话我了。再有就是,我们又不是乞丐,干嘛总要接受别人的施舍?”

    又埋下脑袋,小声嘟哝道:“县城有什么好?我还是想回村里上学呢。”

    老丁吃惊地打量儿子有根,急巴巴说:“你想回去?这儿的条件不比村里强吗?我和你妈这样辛苦,为了什么?你都这般大年龄了,还这样不懂事?”

    眼见得儿子有根眼圈儿红了,再就苦巴巴没有了话,默不做声坐在那张老式的写字台前。

    

    

    乘着门卫室的灯光,还有单元楼各户人家屋子里弥散出来的光线,老丁和狐狸犬“贝贝”在院子里溜达了半天。看看时间已过十点钟,老丁于是去到开水炉房,用提早准备好的一簸箕煤末,把“兹儿兹儿”燃烧正旺的炭火压制住。

    这个时候,“贝贝”又用嘴巴把老丁的裤脚给叼住了,孩婴哭泣一般支吾几声,可怜巴巴望着他。“贝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就在刚才,在院子里溜达的那会儿,“贝贝”就用这样的声音提醒过老丁了,但是呢,老丁隔着玻璃窗户,看见儿子有根还坐在那儿做作业,就没有搭理“贝贝”。那么现在,儿子有根肯定还没有做完作业。老丁弯下身子把“贝贝”的脑壳轻拍几下,接着把“贝贝”抱起来,返身坐到一张条椅上。

    老丁一手抱着“贝贝”,另外的一只手,则是从“贝贝”毛茸茸的脑壳摸起,一路迟缓抚摩到她的尾尖,如此反复抚摩了一遍又一遍,慢条斯理说:“咱们再坐会儿吧,影响了有根做作业,可不是耍的。”

    “贝贝”不再说话了,只把脑袋固定一样仰着,用那种纯净无辜的大眼睛,持久盯在老丁脸上,像是要从老丁脸上横横竖竖的皱纹之间,破解出什么深奥答案。

    如此又熬过一会儿时间,老丁察觉到门口似有些微的响动,扭头看时,翠香已经蹑手蹑脚走进来。从翠香止都止不住的满脸喜色上,老丁猜想,她今晚的收入一定可观。

    二人从开水炉房走出来,老丁终究忍不住问道:“今天晚上卖烤红薯,还行?”

    翠香左右看一眼,方才压低声音说:“你这样高的声音说话?我耳朵又不聋。你看看,好些人家的灯已经熄灭了,你就不怕大家讨厌?”

    大门当然是锁着的,只余下大门里面套着的小门开着,以供人行走。老丁摸黑用钥匙打开门,帮助翠香把停放在门口的小平车推进来。小平车的辕架上,那架高脚双耳的铁火炉还亮堂着,一股烤红薯的浓密香味,长了腿似地一路不屈不挠跟进来,嗅着,老丁就觉得心里面塌实。

    一进到门卫室,翠香就急不可柰开了口,声音倒还是小的怕人:“你知道吗”,翠香紫涨面孔说,“今儿晚上我赚了85元呢。路上我就细算过了,除去红薯和焦碳的成本,我至少可以净赚60元……”

    正“唧唧喳喳”兴奋地给老丁说着话,翠香忽然不言声了,因为她看到,已然睡过去的儿子有根脸颊上,居然湿漉漉的。再探下身子细看时,有根脑袋一侧的枕头上,竟被洇湿了一大片。翠香赶忙拦住张罗了给她做饭的老丁,让他也来看,失神般顾自站在那儿嘀咕:“娃这是怎么了,娃住在你这儿心里还受治?”

    老丁没有说儿子想要返回村里的念头,扯开话题道:“好端端儿的不在他姨家住,哪儿离学校近,又能吃现成的饭,多好!”

    翠香不满地白了老丁一眼,压低声音说:“他姨是我远方的一门老亲,八辈子都不晓得和人家走动一下。那天咱们上门,人家答应的就很勉强,你憨啊,没有看出来?”

    埋头轻叹一声,翠香说:“娃住在那儿,心里受治呢。”

    狐狸犬“贝贝”早就钻入床下的窝里,这时探头出来轻吠一声。翠香恼着脸弯下腰,兜头一巴掌下去。

    苦巴巴坐在床上,翠香说她不饿,说她晚上买了两个烧饼吃,另外不小心把一个烤熟的红薯掉到地上,也被她吃掉了。老丁于是默不做声取过立在墙角的脸盆,眼见得狐狸犬“贝贝”可怜兮兮看着他,一副既想跟他出去,又有所顾忌的恓惶神色。老丁去到开水炉房,很快打回来半盆温水,发现翠香倒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就说:“娃嘛,谁家的娃能不受一点治?不要多想了,你赶紧洗洗手洗洗脸,睡吧!”

    就在翠香洗脸的当儿,狐狸犬“贝贝”怯生生又把脑壳钻出来,低微“汪汪”叫了两声。翠香扭头的工夫,湿淋淋的巴掌已经下去,再一次将“贝贝”击打得不哼声了。

    老丁实在看不过眼,生气地说:“你打它?你做什么把它打了一次又一次?”

    却在此时,大门外猛可间炸响一连串小轿车的喇叭声音,把正准备说话的翠香惊得跳起来,小心颤瑟说:“娘吔,我的个娘,深更半夜是谁这样打喇叭,就不怕旁人讨厌?”

    倒看见老丁一溜烟跑出门。

    又过了会儿,等到老丁返回来时,他的身后,居然跟进来笑摸笑样的马鸣。一时间,翠香变得拘谨起来,忙惶惶退到一边去给马鸣让座,忙惶惶地张口结舌好半天,究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马鸣站在门口,乐呵呵把门卫室打量一番,却没有进来坐的意思,随口说:“都安顿好了?不错,不错。”说话间,抬手抖一抖手里拎着的红色塑料桶,抖落出一阵“吧唧吧唧”的闷响,又说:“辛苦了一天,结果就钓到这么几条小鱼。老丁你把稍大的鱼帮我收拾出来,几条小的,干脆慰劳‘贝贝’算了。另外我告诉你老丁,答应让你留下来的那个副行长,他早就想养一条狗崽呢,你得把‘贝贝’好好养着,等它产下崽,好送给人家啊。”

    说罢这番话,马鸣就离开了。

    也就是马鸣来来走走的这个时间,老丁看到翠香紧张得竟像虚脱了一样,笑道:“马鸣又不是外人,看把你怕成什么样子了。你忘了?马鸣在村里下乡的那会儿,一次在咱家喝醉酒,你不是还当面骂过人家?”

    翠香的脸红了一下,软蔫蔫坐回到床上,嘴巴倒是不软,说:“怕他?你说我怕他?”

    但是接下来呢,翠香的情绪又不对了,憋着一股气匍趴在床上,说:“这个马鸣也真是的,在村里下乡时都把咱们家当成是他家了,现在倒好,放着那栋高层楼房不住,放着老婆孩子不管,他倒一个人在这儿躲清闲,他就不晓得把这套旧房子腾出来,让我们住?”

    老丁眯眯笑一下,慢条斯理说:“你什么都敢想啊,倒是想得美!”

    翠香追问:“那么地下室呢,他家的地下室也不舍得腾给我们住?”

    老丁慢悠悠说:“当初修的地下室都小,再说了,谁家没有些杂物存放。”

    刚才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马鸣留下的那只塑料桶里,简直就像长出了毛茸茸的翅膀,鱼腥味十足地飘飞得满屋子都是。恶着脸,翠香把惊奇探头出来张望的“贝贝”猛敲一记,然后厌恶地冲老丁说:“拿出去拿出去,快——”

    老丁看见翠香又打“贝贝”了,心里自然不畅快,直了眼睛说:“‘贝贝’又没有叫唤,没有吵了你儿子睡觉,你平白无故打它?”

    刚刚把这句话说过,老丁兀然听到翠香的牙齿“嘎巴嘎巴”响了几声。随即,就见翠香匍趴在床上,肥实的身体肉虫一样疾速往前挪一挪,抢出一只手伸进纸箱,一时提拎着“贝贝”的耳朵,把惊恐地呜哇乱叫的“贝贝”拖拽出来了,然后不顾头脸一顿打,直把“贝贝”击打得东倒西跌、哭爹喊妈……

    这种时候,老丁就没办法说话了。他知道,假如他再说些什么话出来,接下来挨打的,恐怕就不止是“贝贝”一个了。

    

    

    翌日一早,挨等翠香睁开眼皮坐起身,她发现儿子有根已经不见了。再看时,老丁居然也不在屋里。翠香心下一番懊丧,寻思她来县城的意思,主要就是想照顾儿子的衣食起居,现在倒好,儿子几时上学走的,她竟全然不晓得。转念又想,原先她以为老丁在这儿做门卫,每天应该很清闲,无非就是坐在门口晒晒太阳,和别人多说几句话的事情。看看吧,晚上夜猫子似的睡不了觉,一早就得打鸣公鸡一样起床开门,烧热水锅炉,当真也是不易的。

    屋子里行走着一股骚臭难挡的气味,无处不在。翠香寻找了半天,才晓得这股骚臭是从床下,从狐狸犬“贝贝”栖身的纸箱当中生发出来的。埋头细看,纸箱里面业已屎尿横流得不成样子。

    翠香皱眉头打开门窗,又别过脸面,拎起那个肮脏的纸箱扔出门外,正想张口骂几句什么时,在红彤彤新鲜的晨光下,她看到两个衣着光鲜的老太太相随着,一路匆忙向大门外走去。接着,翠香又看到一个精瘦的老头手持一柄雪亮宝剑,从一个单元楼探头出来,当他走到当院间时,顺手把宝剑舞出一片好看的花。

    来到开水炉房,翠香看到老丁果然在。不独是老丁,那时候,狐狸犬“贝贝”正大喇喇歪斜脑袋坐在那儿,认真看埋头剖鱼的老丁。当狐狸犬“贝贝”看见她时,立刻见到鬼似地哀叫几声,拖着笨拙的身体张皇隐身到老丁背后。

    翠香现在可不想搭理“贝贝”,她对老丁说:“有根几时走的,他吃过饭没有?”

    老丁埋头继续剖巴掌大的一条鲫鱼,一边说:“有根每天六点钟就得去上早自习,我给他泡了一碗方便面吃。”

    翠香小声埋怨:“方便面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又狠狠用眼睛剐了一下“贝贝”,说:“这个狗东西啊,它把满屋子都弄臭了。”

    这时,老丁已经把鲫鱼拾掇好,缓缓站起身来,先扭头看一眼身后畏畏缩缩,浑身哆嗦的狐狸犬“贝贝”,再转向翠香,说道:“看你把‘贝贝’给吓的,以后你可是不能随便打它了。‘贝贝’懂事理呢,它想拉屎拉尿时,就会提前叫人开门。昨晚咱们俩个光顾着生闲气,我倒忘记‘贝贝’的习惯了。”

    “你是说,‘贝贝’想拉屎拉尿时就会叫唤?那我问你,儿子晚上还做不做作业、睡不睡觉了?”翠香质问老丁,眼睛倒如刀子一般戳向狐狸犬“贝贝”,气恼地说:“不行不行,你得想办法把它处理掉!”

    见有人来打水,翠香着恼的神色一时和缓下来,接着说:“你收留下‘贝贝’,就不怕有根学习分心?你倒是想想,咱们一家来县城到底图的是什么?”

    看到那个人打好水离开,翠香的声音一下子大了,厉声道:“说话!”

    老丁张口结舌了半天,究竟没有说话,倒把拾掇好的鱼放入空桶,再蔫蔫巴巴走到门旁,将立在门后的一把大扫帚拖拽过来,往翠香的手里递时,方才吞吐说:“待会儿我和马鸣说说,反正他喜欢‘贝贝’,就让他养着吧。另外我告诉你,你住在这儿,总得适当做些事情啊,省得大家说闲话。要不这样,以后每天早晨打扫院子的事,你替我干好了。”

    听得老丁总算是松了口,翠香爽快接过大扫帚,去了。工夫不大,老丁果真听到院子里传来“哗啦,哗啦哗啦”打扫的声音。

    然后,老丁拎起水桶去到马鸣家。

    在马鸣家,老丁好说歹说了大半天,马鸣就是不同意收养“贝贝”,并且不高兴地说,“贝贝”得由老丁继续养着,因为答应把老丁留下的那个副行长,还等着要小崽呢。老丁没办法了,垂头丧气正想离开时,马鸣倒热热络络把他留住了。马鸣说他现在连个说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了。结果老丁还是没办法,只得干巴巴坐在那儿,听马鸣说些和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如此,等到老丁从马鸣家出来时,已经快到正午时分了。

    老丁当然不会晓得,上午发生过两件事:一是狐狸犬“贝贝”刚要进门卫室的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翠香恶着脸,虚空冲它扬了扬巴掌。“贝贝”一时被骇得哀号连连,屁滚尿流一溜烟儿窜出大门。二是,翠香把烤红薯的小平车推到大门外,结果被几个城管人员给打了。

    

    

    事情发生的原由,老丁很快便就搞清楚了。翠香因为有昨晚卖烤红薯的经验,因就把烤炉挪到门卫室旁边,早早儿把炉火点燃。翠香的意思是,把红薯多烤熟一些,等到晚上出摊时也就热一热这么简单,不然,到时候大家想给她钱,她都没有办法收。当烤红薯的香味随风弥漫开来时,翠香想不到她竟然提早开张了。先是院子里的老头老太太们买了一些,更多的,则是途径此处的路人。后来有人提议,让翠香把烤炉推到大门外,省得大家出出进进的麻烦。翠香脑子一热,倒忘了老丁提醒过她的话。

    老丁还知道,如果不是院子里的老头老太太们看不过眼,七嘴八舌去和城管人员理论,事情恐怕还不能算完,最起码,他们会把烤红薯用的烤炉收走。

    翠香躺在床上。看上去,翠香伤得其实并不重,伤得比较重的,倒可能是她的自尊心。

    老丁顾自唉声叹气半天,到了儿,他哪里能有什么办法?看着迟滞眼睛,呆傻了一样的翠香,老丁小心劝解道:“最近城管管得严呢,他们手下雇了一帮子青皮后生,哪个是善茬茬?不过话再说回来,假如他们一个个文绉绉地讲道理,这个工作真的还不大好干。”

    翠香的泪止都止不住,哽咽说:“我正卖红薯呢,眼看从远处飞过来一辆工具车,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哗啦啦从车上跳下四、五个后生,疯抢疯抓烤炉里的红薯,又要把烤炉往工具车上抬。我拽着烤炉不放,结果他们就动手打我。”

    翠香稀松了眼睛,使劲压抑着行将号啕出来的声音,嘴巴委委屈屈抖动说:“娘吔,我的个娘,打人不打脸,可他们不打别处,专门逮着打我的脸,你让我以后怎么活人?”

    刚刚把话说到这儿,这时候,他们俩个都没有料到,儿子有根会不声不响凑过来。

    昨天晚上,儿子有根赌气说不骑马鸣给他的自行车,到了儿,还是骑车走了。这样,需要步行半小时的路程就变成十分钟不到。现在,有根看到他妈翠香嘴角的血迹,又看到他妈红肿的脸,当然不可能无动于衷。翠香赶忙从床上往起坐,抢先说:“没事没事,妈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再强颜欢笑说:“有根你得争气啊,你看看你马鸣叔叔,人家每天不上班到处闲逛,工资倒比你爸三个人加起来的都多。”

    老丁咧嘴笑,也说:“就是就是。”

    有根疑惑把翠香看过几眼,再左顾右盼一番,悄悄把老丁拽到一边去,小声问道:“‘贝贝’呢,‘贝贝’哪儿去了?”

    不料,这话到底是让翠香听见了,顿时忍不住呜咽道:“你个白眼狼啊,你妈被人打成这样子你不管,倒惦记起一条狗来。告诉你,它跑了,它嫌咱们家穷呢,自个儿跑了。”

    整整一个下午,老丁闷头在家里、开水炉房、地下室、院子的各个角落仔细寻找了半天,最后又溜达到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大圈,最终还是没能找到狐狸犬“贝贝”。傍晚时分,当他蔫头蔫脑返回来时,发现翠香业已把出摊的傢什准备停当,正站在门口等着他。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

    这一天,翠香准备到村里再拉一平车红薯过来。这已经是翠香第三次回去拉红薯了。实际上,自己家收成的红薯,早在第二次就拉完了,不过不要紧,这次,翠香计划从村里多收购一些。要知道,烤红薯是可以一直卖到来年春上的,假如红薯卖脱了,怎么行?

    吃过早饭,老丁催着让翠香早点儿动身走。从县城到村里十几里地的路程呢,何况还得拉一辆小平车,早些行动自然没错。不料,老丁不催时翠香一副要起身的架势,一催,倒把她的心劲儿催没了。老丁看到,翠香拎起一把折椅,出去稳稳当当坐在大门口。

    天气渐冷。翠香一个人坐在那儿,她的用意老丁怎么可能不晓得。

    这段时日,老丁不能不服气翠香的适应能力了。比如说,每天上午十点钟左右,翠香会把烤红薯的小平车推到蔬菜集散市场去,在那儿,无非就是额外交几个税钱、管理费,钱又不少赚。又比如,等到天色暗下来,翠香还是把车推到儿子有根的学校门口,因为那儿,是正经八百的大马路、热闹处。只是,翠香就算看见儿子有根从校门出来,也装着不认识,不去打招呼了,省得他难堪。晚上城管人员一般并不出来,如果偶尔遇到怎么办?这种情况下,翠香倒学会说好话了,另外再加上几块烤红薯。假使碰到不讲情面的城管人员,怎么办?翠香也不恼,就继续说些好话说些奉承对方的话。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至于早上打扫院子的差事,翠香也不耽误。只是,每见到院子里衣着光鲜、出手大方的老头老太太们,她一如先前那样底虚的不行,感觉就像欠着他们的债。

    每天上午一过九点,那些卖豆腐、卖肉、卖各色各类蔬菜的小商小贩们,照旧会陆续前来,不过,管理他们的不再是老丁。翠香的办法其实简单,绷着脸面坐在那儿,不说话!

    临近十一点钟,老丁走出门卫室。那时候,老丁看到翠香脚下,已经杂七杂八凌乱了一大摊蔬菜。这真让老丁的面子上过不去。老丁凑过去悄声说:“你每天都这样,有意思吗?”翠香回敬:“我怎么了,我坐在这儿一句话都没有说,怨我?”又扬手催撵老丁:“去吧去吧,赶紧忙你的事情去。”

    老丁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忽然听到几声虚虚怯怯的狗吠,扭头看时,他就把一双吃惊的眼睛睁大了。天啦,那一刻,老丁发现失踪一个星期之久的狐狸犬“贝贝”,正胆怯从一个单元楼门洞里晃出来。再细看呢,狐狸犬“贝贝”的身后,居然歪歪扭扭、踉踉跄跄、懵懵懂懂跟随着三条小猫般大的狗崽。

    老丁惊喜着把翠香看一下,再回头的工夫,狐狸犬“贝贝”显然也看到了翠香,兀然哀号一声,不顾头脸张张皇皇退回去了,只留下三条毛茸茸不知所措的狗崽。不一时,就在老丁往过赶的时候,狐狸犬“贝贝”又一次露头出来,倒惶恐得更加厉害,猛可叼起一只狗崽返回去,泼命也似再二再三露头出来,忙慌慌叼起狗崽隐身进去,把个老丁看得都不忍心往前走了。

    于是,老丁满脸无奈退回到翠香跟前,苦笑说:“怪不得呢,这些天咱们扔掉的红薯皮总丢,原来倒是‘贝贝’。可怜见的,你看看,它瘦得就只剩下一堆皮毛了。”

    又搭讪说:“因为‘贝贝’走丢的事,马鸣没办法送狗崽给那个副行长了,你看他那副整天不满意咱俩的样子。现在好了!”

    翠香用很厉害的眼珠子瞄着老丁,缓缓道:“儿子有根呢,你不管他了?”

    老丁赶忙赔下笑脸,说:“这个好办,我把‘贝贝’和狗崽全都锁到地下室,不让有根知道就是。”

    说好回去住五天时间。除了多收购一些红薯外,翠香还打算把家里安顿安顿,做好长期在县城居住的准备。因为牵念儿子有根,也因为怕狐狸犬“贝贝”和三条狗崽影响到有根的学习,所以翠香在第三天头上,就提早赶回来。

    翠香很快知道,老丁并没有把狐狸犬“贝贝”和狗崽们锁到地下室,而是安置在开水炉房。所幸的是,儿子有根现在还不晓得“贝贝”的事。另外,翠香还知道,马鸣已经把一条狗崽抱走,屁颠儿屁颠儿给那个副行长送去了。

    又过去几天。这日下午,马鸣从外面回来,当他风风火火把车停放好时,看到老丁正蹴在开水炉房,给狐狸犬“贝贝”以及两条狗崽喂食。马鸣于是取过刚刚在宠物店买的一袋狗食,笑笑地走进去。那一刻,狐狸犬“贝贝”忽然冲过来,隔了两三步远的距离,对着马鸣一阵穷凶极恶的大吠。

    狐狸犬“贝贝”虽然不会咬人,但是吓唬人的本领,却是有。

    在狐狸犬“贝贝”声嘶力竭的狂吠声中,马鸣退后几步,尴尬再把两条小狗崽看一看,就抬手将老丁招呼出来。二人一前一后往门卫室走的工夫,马鸣讪笑说:“前几天我把一条狗崽抱走,想不到‘贝贝’竟然还懂得记仇。它过去和我亲热着呢,哪里对我这样凶过!”

    老丁接口道:“就是就是。”

    回到门卫室,马鸣吞吐说:“那个副行长倒是会做事,他把狗崽转送了我们行长,返回来倒又跟我要。我说狐狸犬可是老丁的,给与不给,得人家老丁说了算!”

    然后,马鸣就把问询的眼光定在老丁身上。老丁看出来,马鸣分明就是想给的意思。

    埋头想一想,再把头皮搔一搔,老丁说:“因为这几条狗,翠香这些天总跟我怄气,要不这样,既然副行长喜欢狗,干脆全都送给他好了。”

    马鸣的嘴角不易察觉往上挑了挑,嘲讽一笑:“狗的寿命一般也就十二年左右,‘贝贝’往小里说,至少也有十岁了,有谁会要?”

    又不耐烦说:“去吧去吧,我的车门开着呢,你挑拣一条精神点好看点的,抱进去就是。”

    当天晚上,等到儿子有根睡熟后,老丁就将这件事告诉了翠香。令老丁想不到的是,翠香的反应居然那样强烈,她气愤地说:“马鸣怎么这样厚脸皮,一次一次拿咱们家的狗白白送人,他倒好意思!”

    

    

    天色渐亮。

    看着儿子有根背起书包匆匆出了门,老丁趁翠香不注意,悄悄把放在桌几上的一块烤红薯捏在手里,然后就理直气壮了,说:“翠香翠香,昨天马鸣留下来的一袋狗食,你放到什么地方了?”翠香埋头在那儿洗锅,头也未抬道:“你又没有交给我保管,谁知道呢。”

    老丁于是站在那儿蹙了眉头想,想过半天,才记起昨天下午,马鸣是拿着一袋狗食要留下的,结果,当他把一条狗崽抱进马鸣的车,马鸣开车走了以后,他光顾着安抚狐狸犬“贝贝”,倒把狗食的事给忘了。现在想来,难不成马鸣是又把狗食带走了?

    心里着恼着马鸣,老丁去到开水炉房,闷头先将炉火捅开,接着把红薯丢入灶口下方的炭灰之中,打算把红薯热热再给狐狸犬“贝贝”。做好这一切,老丁才扭头去看狐狸犬“贝贝”。那时,“贝贝”正从墙角边的纸箱口处探头出来,不做一声警惕着他,而剩下的那条狗崽,显然还蜷缩在纸箱里面睡大觉呢。

    看到狐狸犬“贝贝”,老丁的心一时间软下来。因为怕影响到儿子有根,每天临近中午,他都得把“贝贝”和三条狗崽锁进地下室,晚上有根放学之前,也是这样,及到有根熟睡以后,他才敢把“贝贝”它们释放出来。这才几天时间呢,倒好,三条狗崽只余下了一条。老丁温软眼睛打量“贝贝”,心想,如今这个季节是最难对付的,等天气再冷下来,冷冻结实了,就该烧暖气了吧,那样的话,完全可以把“贝贝”母子安顿到地下室去。

    当炭灰当中弥散出阵阵香气的时候,老丁就把烤红薯取出来了,小心拍去上面的灰尘,呲牙咧嘴忍着烫一掰两半。等到老丁捧了冒着热气的烤红薯,刚刚往前靠近几步时,果然,“贝贝”又像昨天那样大吠着,开始恫吓他。老丁只得把烤红薯就近放到地上。蔫蔫往出退的工夫,老丁想,最后一条狗崽,任是谁,任是他们说破了大天,都不能往出送了。

    照样是艳阳高照的好天色。

    吃过早饭,再把锅碗瓢盆洗罢,翠香一如往常那样收拾她出摊的一应所需。接下来呢,时间就到了九点钟。九点钟翠香自然有九点钟该做的事情。临出门前,翠香拎着折椅对老丁说:“家里没有面了,你出去买一袋面吧。”

    老丁出去时间不长,那个菜贩又骑着三轮车来了。

    实际上,翠香早在几天前就注意上这个菜贩。的确是怪,旁的菜贩进到院子里,哪个不是起劲地大声吆喝,哪个看见有人凑过去,不是热络络像看到亲人那般。这个菜贩却是不同,每天几乎都是第一个到,明明载着一车的菜,倒并不在意有人买没人买,眼睛总在狐狸犬“贝贝”和狗崽身上打转转。他的心思,翠香如何会猜不到?

    翠香不动声色坐在那儿,看着菜贩把一小捆芹菜放到她面前。然后呢,翠香并不搭理冲她讨好地笑的菜贩,抬手将虚奓起来的大肚子摸一把,皱了眉头嘟囔道:“不行了,倒又不行了。”说着话,双手按紧肚子,一溜小跑着去到开水炉房旁侧的厕所。

    接下来,果如翠香所料,这个菜贩四处张望一番后,立刻兔子也似窜进开水炉房。稍后,狐狸犬“贝贝”哭一样的嚎叫声音传出来。哪又能怎么样?半蹲半蹴在厕所的花栏处,翠香一时看见菜贩抱着狗崽冲出来,即刻返身一脚踢飞紧随其后的“贝贝”,手忙脚乱把门关闭严实。再是手忙脚乱着,把三轮车上的各色蔬菜拨弄开来,将狗崽丢进蔬菜的空隙处。

    翠香很快又看到,那辆张皇而去的三轮车,差点撞上扛着一袋面走进大门的老丁。

    

    

    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走到半路的翠香又折身回来。

    那时候院子里的人已经多了,卖菜的、买菜的、看热闹的人足足有十好几个;那时候大家不干别的,都看发疯一样大吠着,在院子里四处张狂的狐狸犬“贝贝”;那时候老丁其实和“贝贝”差不到哪里去,茫然直着一双眼珠子,细碎了匆忙的足步,慌乱地在开水炉房、院子里、各个单元楼的地下室来来回回踅摸;那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没办法了,没办法了,儿子有根很快就会放学回来,假如让他看到这种场面,怎么行?情急之下,翠香从门卫室取出一条装红薯用的蛇皮袋,她哈着腰身,母鸡一般张开双臂,很快就把癫狂的狐狸犬“贝贝”逼到墙角处,迅捷一脚踏定,手疾眼快把它装入进蛇皮袋中。

    这会儿,翠香都不敢看七嘴八舌围拢过来的人了,面红耳赤拎起蛇皮袋,别别扭扭匆忙一路疾走,当她走入地下室的拐弯处时,倒和老丁撞了个满怀。

    在一盏昏昏噩噩的灯光照射下,老丁吃吓地听到狐狸犬“贝贝”嘶哑的呻唤,再俯身把翠香手里跳荡不休的蛇皮袋看一眼,惊叫道:“你要做什么?”

    翠香慌怯怯说:“儿子有根快回来了。我的个娘吔,大家都在外面看热闹,有事咱们回去说,我嫌丢人败兴呢!”

    毕竟心里底虚,回到门卫室后,翠香就把菜贩偷走狗崽的事告诉了老丁。之后,反倒埋怨老丁:“我从厕所出来时,看见那个菜贩骑车往出跑,差点儿没把你撞上,不是?他心里有鬼呢,你倒好,也不晓得拦住他盘问盘问。”

    事已至此,老丁除了唉声叹气,哪里还有别的法子可施。但是接下来,翠香就说出要把狐狸犬“贝贝”扔掉的事。她说:“咱们打辆车一起去,把它扔得远远儿的。”

    “你是说,你准备把‘贝贝’扔掉?”老丁一下从床沿上跳起来,拿很厉害的眼睛咬住翠香,说:“你这样做,还有没有人性?”

    翠香的脸色即刻沉下来了,沉着,牙缝里低沉挤出一句话:“你再说,你再说,你再说。”

    老丁于是把嘴巴闭严实了。他知道,假如他再把一句多余的话说出来,就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说到底,他不能因为一条狗,让婆娘翠香把自己按倒在床上或者地下,那样的话,他的人可就丢大了。

    接下来,翠香沉着的脸子也收回去,顾自埋头叹一口,说:“我哪里没有人性了?看见‘贝贝’的这个恓惶样子,我心里也不好受呢。”

    又说:“你看不出来吗,‘贝贝’疯了,假如它每天就这样疯跑疯叫,怎么办?”

    再说:“如果因为一条狗,惹得满院子的人烦了咱们,怎么办?”

    翠香还有话要说的,空洞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把要说的话吞咽进肚子。那时候,翠香小心指了指窗户外面让老丁看。透过光洁的玻璃窗户,老丁和翠香看到儿子有根把那辆山地自行车骑得风快,一时从外面飞进来,眨巴眼皮的工夫,就站到他们的面前。